一个信号:汪洋三中全会后又开始频繁露面(图)


【看中国2013年11月24日讯】11月22日,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在《人民日报》发文谈论三中全会决定,在这篇题为《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文章中,汪洋称“改革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提升经济整体竞争力的必由之路,体制变革催生的竞争优势最全面、最稳定、最持久”。

团派得力干将汪洋,一直被认为是中共改革派的代表人物,因为敢说敢做,一度是媒体报道的热点人物。但是自7月作为中方代表出席第五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后,汪洋转入低调,淡出了媒体视线。但是此次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前后,汪洋再次频频露面发声,呼应习近平、李克强政权的经济改革。有媒体甚至翻出汪洋2009年的旧新闻再次报道。观察人士表示,汪洋作为李克强的得力助手,是中共改革的重要推手。近期汪洋频频露面提改革,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改革方案造势意味明显。

十八大前的入常热门人选

汪洋被普遍认为是中国民众认同度最高的政治人物之一,是中共进入现代政治语境后第一批以个人面貌出现的“政治明星”。而他在执政广东期间对于法治、民主、改革的积极态度,也让外界认定其时中共十八大的热门人选。

1955年出生在普通人家的汪洋,并不像今天大多数中共高官一样经历过上山下乡的知青经历,而是出身于工人。这个经历在今天海内外观察家看来,是汪洋被认为能够体恤民情、说话“接地气”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2013/11/23/20131123204343575.jpg

1981年10月,时年26岁的汪洋被任命为共青团安徽省宿县地委的副书记。此后,他一直在安徽任职。汪洋的仕途转机发生在1988年赴安徽铜陵,以33岁之年龄出任铜陵市市长。1993年即被任命为安徽省副省长,时年38岁,是当时中国最年轻的副省级高官。

之后汪洋步步高升,接连受到朱﹑温两任国务院总理的赏识,44岁出任国家计划委员会副主任,48岁任国务院副秘书长,并兼任国家机关党组副书记、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委员等职。

2005年12月,汪洋下放地方,接替黄镇东出任中共重庆市委书记。中央高级官员下放担任地方大员,通常被认为是随后将会受到重用的惯例。2007年10月,52岁的汪洋在中共十七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并在中共第十七届一中全会上跃升“两级”,当选中央政治局委员,跻身“党和国家领导人”行列。

汪洋真正受到主流舆论的观察,是在2007年主政广东之后,并在2009年与当时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因“蛋糕论”的左右之争成为世人关注的“政治明星”。与薄熙来“唱红打黑”的极左形象不同,汪洋在中国民众心中一直被认为是改革派的一员,其两鬓现白拒绝染黑的形象,也在千篇一律的中共官员之中特立独行。当时薄熙来和汪洋分别以蛋糕作比喻谈及各地发展方向,薄熙来称“分好蛋糕再来做大蛋糕”,汪洋认为“分蛋糕不是重点,重点还是要把蛋糕做大”,而这场讨论最终随着薄熙来的落马戛然而止。但是外界普遍认为,时至今日,在2009年薄熙来的风头一时无两,而在民意上汪洋能够与薄熙来平分秋色,并且对他的个人评价几乎全持正面。

与李源潮同样出乎外界意料的是,2012年中共十八大上汪洋未能当选十八大常委,这在当时海外政治观察家看来是胡锦涛和其团派的重大挫折。而汪洋“落选”的原因,坊间传言同样是因为中共党内利益冲突,汪洋被盖上了“政治不可靠”的帽子。

事实上,早在十八大前,外界认为汪洋如果不入常,除了人为因素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的年龄。汪洋现年仅仅58岁,比今天常委班子中年纪最大的俞正声年轻整整10岁,这也意味着如果汪洋本届入常,那他可以在常委一职上至少做三届,甚至可以做满四届,而这在中共政治环境中是完全不可能的。但是如果让其做两届,那汪洋在二十大时仅仅68岁,退休也言之过早。从这个角度来看,汪洋延迟入常,显然也是中共左右权衡之下作出的决定。

中美对话脱口秀后一度沉寂

3月16日汪洋出任国务院副总理,不仅从王岐山手中接过对外经贸与旅游工作,还从前任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手中接过了三农以及防洪抗旱、抗震救灾工作。3月22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首次访问俄罗斯时,汪洋先行赴俄罗斯协调,并在习抵达机场时亲自接机助阵。4月20日,四川雅安的7级地震被认为是习李执政后摆在他们面前的严峻挑战之一,汪洋担纲辅佐李克强实施救灾工作的重任,有声音称,汪洋已经成为习李身边的股肱之臣,其政治角色将在未来十年进一步吃重,十九大上入常概率大增。

7月,在中美之间高层次、大规模的年度盛会——第五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上,汪洋再次成为亮眼的“明星”。其发言妙语连珠引得现场哄笑声不断,比如以夫妻妙喻中美经济关系、笑言“美国人鼻子还是比我们长”、重提共匪和美帝国主义的互称。凡此种种,不仅成了汪洋幽默脱口秀中的点睛之笔,还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一阵狂潮,引得各界舆论群哗然。

然而随后有媒体报道称,汪洋把中美比作是夫妻关系,“不能如默多克和邓文迪般离婚”,此语遭批评发言不当。香港《明报》8月21日报道说,汪洋这番谈话被传媒赞为“风趣幽默”,但在官场内招致非议。有中共高层领导批评汪洋说:“你是代表国家开展活动,不是为了听掌声,博笑声。”并要求汪洋要“严肃认真做好总结检查”。

第五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后,汪洋一度淡出媒体视线,不再引人注目。

三中全会前后频繁露面谈改革

10月下旬,在中共即将召开十八届三中全会之际,汪洋开始频频露面发声,呼应中共习近平、李克强政权的经济改革。

10月22日至23日,汪洋出席在四川省成都市举行的第十四届中国西部国际博览会时再次提到改革,称以开放促开发;10月24日,中国国务院召开全国冬春农田水利基本建设电视电话会议,汪洋强调深化改革、完善机制;10月27日、28日,汪洋分别考察了福建漳州、平潭,罕见对台湾问题发声称,探索更加灵活便利高效的管理体制,推动两岸经济合作再上新台阶;欢迎台湾农业企业来大陆投资、兴业。

11月13日,中共官媒新华网报道称,两个月前的9月17日,习近平在中南海主持会议,向党外人士征求三中《决定》的意见。与中共统战工作无关的汪洋罕见出席此次与党外人士的改革座谈会,其在“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中的可能角色引外界猜测。甚至2009年一则《“少帅”汪洋》的旧文,也被冠以《2006年现副总理汪洋因何事拿东西怒砸工作人员?》的题目,在11月22日被再次翻炒。

11月22日发表在《人民日报》6版的题为《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署名文章中,汪洋指出,三十多年来,中国制造业的整体竞争力得到极大的提升,跃居全球第一大制成品出口国,得益于制造领域实行了全面而深入的对外开放。相比之下,中国服务业开放程度低,竞争力弱,仍是经济发展中的一块“短板”。

“重点是推进金融、教育、文化、医疗等服务业领域有序开放,放开育幼养老、建筑设计、会计审计、商贸物流、电子商务等服务业领域的外资准入限制。服务业不仅要对外开放,也要对内开放。”文章称。

十八届三中全会发布的决定仅在“放宽投资准入”部分有两次提到“服务业”,原文是:推进金融、教育、文化、医疗等服务业领域有序开放,放开育幼养老、建筑设计、会计审计、商贸物流、电子商务等服务业领域外资准入限制,进一步放开一般制造业。

汪洋并表示,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总趋势没有改变。区域经济合作蓬勃发展,各类自由贸易协定大量涌现,成为经济全球化的重要动力。中国建设自由贸易区形势紧迫。

截至今年7月,向世界贸易组织通报并仍然有效的区域贸易安排共249个,70%左右是近10年出现的。目前,世界贸易组织159个成员方中只有一个没有参与区域贸易安排。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等超大自由贸易区正在孕育,将对经济全球化的走向产生深远影响。

因此,建立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是改革开放的重大举措,不仅扩大了服务业市场开放,而且试行了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的外资管理模式。今后国家将在试点基础上,选择若干具备条件的地方发展自由贸易园(港)区,为在全国推行这种管理模式积累经验。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