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镕基遭江泽民嫉恨 心腹被整家破人亡(图)


【看中国2013年11月29日讯】朱小华的案件,开始由光大集团内部的权力斗争所引发,而后被中共高层的权利斗争所利用,朱小华则成了中共高层权利斗争的牺牲品,所有这一切斗争,都被赋予反腐败的旗号。江泽民看到这份揭发朱镕基的心腹朱小华的黑材料可谓正中下怀,于是在上面作了批示:〝这八亿元是不是国有资产?如果是,建议把这个人抓起来。〞然而经过一年多的侦查,幷没有发现这两人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但人已抓了,怎么办呢?总得安个罪名吧,何况朱小华还是江泽民下了批示要抓的人。于是,对朱、刘二人的起诉书中,分别坐实了与两人的关系豪不相关的罪名。

2013/11/29/20131129081747236.jpg

早在上海时期,市委书记的江泽民和市长朱镕基的不和在坊间广为传说。由于朱的诙谐睿智,诚恳和平易近人,在美、加政界和华人圈获得了一致好评,让江好生嫉恨。(网路图片)

朱镕基的心腹,光大集团的第三任董事长朱小华的受贿案曾经震惊了金融界。这个案子从开始到结束都充满蹊跷。其案情、背景、司法过程、涉案人情况、特别是涉及到复杂的政治斗争,都被视为是党内机密,被包裹得铁桶一般,外人很难看见里面的情况。《远华案黑幕》一书作者盛雪经过一年多的追踪调查,撰写了系列报导文章,披露出这一案件的曲折内情、复杂背景、司法黑幕,以及牵涉的中共高层残酷的政治斗争。

《独立中文笔会》上发表的由刘轩、盛雪共同撰写的《朱镕基羽翼被翦──浅析朱小华案件》的系列报导称,朱小华的案件,开始由光大集团内部的权力斗争所引发,而后被中共高层的权利斗争所利用,朱小华则成了中共高层权利斗争的牺牲品,所有这一切斗争,都被赋予反腐败的旗号。这些报导揭开了朱小华案背后的重重黑幕。

文章写道:朱小华出生在一个平民家庭,没有任何权贵背景。他属于〝文革前〞的〝老三届〞一代人,1979年回城后,朱小华先在上海的中国人民银行站柜台,后来进入上海财经学院(现为财经大学)夜校学习金融专业。

朱镕基在上海任市长的时候,朱小华崭露头角,得到朱镕基的赏识。当时,有人看到老朱对小朱格外器重,就说小朱是老朱的侄子。老朱说,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他有才华,应该重用。

1993年7月,年仅44岁的朱小华被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并兼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的朱熔基任命为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进入副部级的高干行列,成为朱镕基的金融班底。

96年11月,朱小华被朱镕基派往香港任国务院的直属企业光大集团的董事长,成为1983年光大创立以来继王光英、邱晴后的第三任董事长。

朱小华在入主光大后,为报答报朱镕基的知遇之恩而放开手脚大干一番。他通过一系列的资金重组,使得旗下光大国际、光大明辉、光大科技的股价,一改一向处于积弱的状态,以数倍的升幅飙升,成为港股中最闪耀的股份,朱小华也成为令香港股市震撼的名字,被社会上称为:金手指。这是朱小华的人生高峰期。

然而就在朱小华的春风得意的时候,时任光大副董事长的孔丹在背后悄悄捅了他一刀。孔丹是个太子党,当年朱小华还在上海财经大学读夜校时,孔丹就已经是光大副董事长了。如今屈居在年龄比自己小、资历比自己浅、出身平民的朱小华之下,孔丹心理难以平衡,他想扳倒朱小华取而代之。

作为太子党出身的孔丹对江泽民与朱镕基关系的不和,甚至是属于不同的政治集团,自然有所风闻。于是,1999年7月,孔丹通过国安部部长许永跃,绕过朱镕基,由曾庆红直接把一份有关朱小华的黑材料送到江泽民那里。这样,既可以增强对朱小华的杀伤力,叫朱镕基无法保他,制其于死地,又可以向江泽民提供打击朱镕基集团的炮弹,讨得江泽民的欢心,可谓一箭双雕。

孔丹在这番材料中揭发称,朱小华在担任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时期,先后贷了两笔款子给福建籍的港商刘希泳,总金额达1.2亿美元;在任光大董事长时,又借给刘希泳8亿元人民币,而刘幷没有偿还这笔贷款。

文章称,江、朱嫌隙由来已久。早在上海时期,市委书记的江泽民和市长朱镕基的不和在坊间广为传说。1999年,江、朱先后访问美、加,尽管江泽民刻意表现,又是唱歌,又是弹琴,又唱京剧,又说粤语,还是掩盖不住他的浅薄和庸俗。然而,朱镕基稍后的访问,他的诙谐睿智,诚恳和平易近人,在美、加政界和华人世界获得了一致好评,风头盖过了江泽民,此事叫江泽民好生嫉恨。

99年5月8日,美军轰炸了中国驻南使馆,朱镕基和军方鹰派发生了严重的冲突,而江泽民幷不支援朱,朱一气之下请辞,去杭州休养。江、朱二人的矛盾近乎公开化。

如今,江泽民看到这份揭发朱镕基的心腹朱小华的黑材料可谓正中下怀,于是在上面作了批示:〝这八亿元是不是国有资产?如果是,建议把这个人抓起来。〞并让人把材料及他的批示转给朱镕基。无奈之下,朱镕基也作了〝没有意见〞的批示。

1999年7月23日,到北京公干的刘希泳被中纪委以涉嫌诈骗〝双规〞。刘于2000年1月23日以涉嫌诈骗被正式逮捕。

然而经过一年多的侦查,幷没有发现这两人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但人已抓了,怎么办呢?总得安个罪名吧,何况朱小华还是江泽民下了批示要抓的人。于是,对朱、刘二人的起诉书中,分别坐实了与两人的关系豪不相关的罪名。

在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贪污贿赂检察处呈送给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审查起诉二处的起诉意见书中,朱小华的的犯罪事实是:朱小华于1997年6月间,在中国光大(集团)公司与香港某控股有限公司进行业务往来的过程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收受香港某控股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总经理杨某给予的华利股票36万股,实际获得港币108万元。朱小华于1998年初,在中国光大(集团)公司与新世纪集团公司进行业务往来的过程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伙同其妻任佩珍收受新某集团公司董事长丘某给予的港币300万元。

文章表示,实际上朱小华在〝双规〞期间,向中纪委的办案人员主动交代了收受36万股华利股票的事。但至今只有当事人朱小华和杨某的证词,没有发现股票转名的实据,也就是说,所谓的36万股的股票,从来没有转到朱小华的名下,杨某当时欺骗了朱小华。至于新世纪丘某给予的300万元港币,是朱小华的妻子任佩珍背着朱向丘某借的,曾写下借据在丘某处。任自杀时留下的遗书说此事对不起朱小华。

而刘希泳的罪名由诈骗变成了行贿。起诉书中称,刘希泳分别在1995年和1998年两次赠款共20万元给郑光迪。郑光迪(女),原交通部副部长,当时已退休,是刘希泳的远房亲戚,因此构成了行贿罪。

此后,朱镕基的金融班底相继中箭落马,发人深思。

一般认为,朱熔基的金融班底,有王岐山、朱小华、周小川、王雪冰、李福祥、梁小庭等一班青年才俊,其中最得朱熔基器重幷寄予厚望的是朱小华、王雪冰。而这班人中除了王岐山、周小川外均,其余几位都相继〝中箭落马〞。

文章评述道:这些掌握着国家金融命脉的人一个个相继倒台,是十分令人深思的。其中除了有着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的深刻背景之外,中国金融系统大面积的腐败,却是不争的事实。全国范围触目惊心的金融腐败已经使中国银行存款高达80%的坏帐呆帐,高达百亿元的资金外流。实际上,中国的金融大厦已经被大大小小的金融蛀虫蛀空了,只要一个小小的震动,这座大厦即刻倾圮。

文章最后质问:中国金融系统腐败所涉及的深度和广度,层面之高,为世界金融界所仅见。江泽民自诩中共〝三个代表〞,不知中共领导下的中国金融是代表什么?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