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因超生被没收粮食 喝农药自杀身亡(组图)



艾连坤的家,据村民介绍地上的黄色渍迹就是艾广栋喝农药时撒出的残液。

【看中国2013年12月10日讯】河北省农民艾广栋因不满村干部以其超生为由,强制上门徵收社会抚养费,并没收了家中仅有的粮食,於上周三在村支书家中喝农药自杀身亡。事件引起广泛关注,许多人将事件与导演张艺谋超生相对比,批评当局在计划生育政策上的双重标准,更质疑所征费用的真正去向。

邯郸市邱县梁二庄镇龚堡村45岁的村民艾广栋与其妻谢玉凤共育有5个孩子,四女一男,最小的是4岁的儿子。因不堪忍受被村干部长期征收社会抚养费,甚至被没收仅有的粮食,于上周三来到该村书记艾连坤家中讨要说法,最终在村支书家中喝农药自杀身亡。


艾广栋的妻子谢玉凤及5个孩子。

龚堡村的一名张姓村民周一告诉记者,在早前麦子收割的季节,村支书带人以收取社会抚养费为由,将艾家刚收割的麦子全部拉走,而上周二,艾家刚收割了7000多斤玉米,又遭村支书强行拉走。而这些玉米是其全家一年的全部收入来源。

她说:“前几天刚死了一个人,喝药死的。他家好像是四个孩子,收麦子的时候把人家麦子拉走了,然后现在又拉了人家的玉米,就是没办法了,没法活了,现在孩子多,又没有地,就几亩地。(管计生的)去到就问人家要钱,还拉人家粮食什么的,没法过了。我们这十二岁以下的孩子都没有地,生活确实太辛苦了,就靠打工维生。现在都是官官相互,反映都是没用的,人家就说,你超生了,必须拿钱。头一胎是男孩,到第二胎就是五千、八千,第三胎就要拿一万,如果托人就交七千块钱。”

龚堡村的另一名张姓村民周一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当地的超生家庭一有收入就被村干部要走。

“计划生育罚款不给不行,不给把粮食都拉走了,把玉米都装车带走了,老百姓都是种地的。”

据网络消息引述艾广栋妻子谢玉凤说,“我们家很困难,一次性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然后他们就时不时来上门收钱,有时候拿走2百,有时候拿走5百,都没开过发票。有了第3个孩子后,他们就要求一次性缴6万块钱,我们更是负担不起”。

记者周一按照当地114查号台提供的号码致电邱县计生委,但电话为空号。而邱县政府的一名值班人员则称:“这事情我们不清楚。”

而梁二庄镇政府的办公人员则称多日没来上班,不清楚事件,拒绝回应记者任何提问。

“我一直没上班,你说的这事我不知道。”

而邱县公安局和梁二庄派出所则以不方便接受采访为由,拒绝透露情况。

事件在网络上引发强烈关注,许多网民将同样超生的张艺谋与自杀的艾广栋相比,质问都是中国人超生的命运为何天差地别。

网民“梦想冰蓝”称:“同样是人,张艺谋的三个非法生育的孩子,在上户口的时候可以特事特办,而河北邯郸的农民艾广栋却被所谓的社会抚养费逼得服毒自杀。”

与此同时,北京的“井下蜗居”人群被曝光,人们发现许多人为了生计,为了省钱,住在井底下。

其中一位52岁“井民”王秀青,为想办法赚钱交社会抚养费为超生的孩子上户口,在井下住了十年,直到近期才把7万块钱的抚养费交上去,让孩子有户口上学,而这些征收的费用究竟去了哪里,一直遭到民众的质疑和追问。

据中国媒体上周五报道,迫于民众要求政府信息公开的舆论压力,中国24个省份已公开2012年相关社会抚养费征收总额,共计超过200亿元,但民众要求公布的“明细”却仍未得到回应。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