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妇手术台上亡 院长称医院就是死人处(图)


产妇死在医院手术台 院长称医院就是死人的地方

【看中国2013年12月12日讯】武宁广仁医院屡遭投诉,在业内颇遭非议,12月10日,记者到武宁县公安局拘留所采访时,有民警亦称广仁医院的“名气很不好”。11日下午,中国江西网记者带着患者的相关投诉凭证来到县卫生局。局长汪福箭称,要采访相关业务找分管副局长,如果要采访他,就要经过县委宣传部同意。

记者出示了证件,并一再表明已带来患者对广仁医院投诉的相关凭证,汪局长称,咨询业务上的相关问题,找分管局长,但却拒绝说明分管局长的姓名。如果要采访他本人,根据“相关”规定,记者必须征得当地县委宣传部或其上级卫生主管部门的同意后,他才会接受采访。

在离开县卫生局后,记者来到遭投诉的武宁县广仁医院。不久,院长张宁来到记者身边,直接说“我知道你的身份”。

双方简短交流后,张宁对记者称,当天下午需要做手术,并称“医院就是死人的地方”。当日下午5时许,张宁拨打记者手机约访。事实上,记者除了当天下午用手机拨打过县卫生局长汪福箭的电话外,并未给广仁医院院长张宁留下有关手机号码的相关信息。

有消息人士告诉记者,武宁广仁医院是一家民营医院,存在科室外包和套取国家医保资金等违规行为,但屡次举报屡次没有下文,这里面水好深!情况是否属实,中国江西网记者正在武宁深入调查中。



弟弟从出生就没有了妈妈,现在在医院里已经待了快半个月了。

产妇手术台上死亡 家属质疑医院术前准备不足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不幸的是,产妇李小燕走了,永远离开了那个从自己腹腔中刚降生的男婴、已满10周岁的女儿,和那个感情上恩爱,但在赌博问题上屡教不改的丈夫。 欧阳美云知道的是,爸爸被关进了拘留所。她不知道的是,妈妈已经去了天堂。她还想知道的是,那个刚降生的弟弟在哪儿?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弟弟被寄养在产科

武宁地处山区,夜幕降临后,凉意阵阵。10日的夜间7时,在征得外婆杨承英、姑父范新建的同意后,欧阳美云前往武宁县广仁医院妇产科住院部,第一次见到了出生近半个月的弟弟。

在医院住院部二楼的护士站,一名护士的怀中正抱着这名男婴,用奶瓶给男婴喂奶,边上开着取暖器。得知欧阳美云一家的来意后,护士从椅子上站起来,把男婴递到外婆杨承英手中。接过这个刚出生就失去母亲的外孙,外婆顿时泪流满面。

稍后,欧阳美云从外婆的手中接过胞弟,起初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并一再询问妈妈去哪儿了?见状,护士、亲友面面相觑,不晓得如何作答。

见亲友们和护士都不说话,年仅10岁的欧阳美云似乎知道了什么。她把弟弟抱在怀中,俯下身去,用脸颊轻轻地帖子弟弟的额头,久久不语。

在护士站探访小男婴约半小时后,外婆不忍继续停留,催促外孙女欧阳美云放下弟弟。在离开时,护士背着欧阳美云告诉大家,小男婴目前由医院的护士轮流照看,吃袋装奶粉,状况良好。 谈到这对母子的命运,亲属们都非常难过,说这对母子是苦命人,李小燕怀孕十个月,在分娩后,这对母子都没有见上一面,就匆匆永别。

产妇没有看过儿子一面

孩子的父亲欧阳春目前正在拘留所,对外面发生的一切,他忧心忡忡,却又无能为力。接下来他要做的,首先是把孩子接回家,再通过医疗事故鉴定等程序,为死去的妻子讨个说法。在欧阳春及其亲属看来,武宁广仁医院存在明显的诊疗过错,理由是“一个活生生的产妇走进医院,各项体检都没有问题,却死在手术台上。”

产妇李小燕的母亲杨承英说,当天李小燕刚产下儿子,一名男医生从产房急匆匆地跑到外面,询问谁是产妇的亲属,需要为产妇提供用血。这足以说明医院术前准备不足。对于情况是否属实,中国江西网记者正在核实中。

男婴的外婆杨承英说,女儿死在手术台上,院方至今无说法,如果把男婴领回家,同样无人抚养,目前,家属一方面配合当地公安、卫生部门,委托九江学院对产妇李小燕的死因进行鉴定,同时,在商讨把男婴接回家后,如何妥善抚育。

在赶赴武宁采访的两天中,中国江西网记者发现武宁广仁医院是一家民营医院,存在科室外包、术前签字不规范、对患者病情进行捏造并诱导高价诊疗等行为。对上述存在的问题,当地卫生主管部门是否收集到相关证据?是否存在包庇嫌疑,对此,中国江西网记者正在进一步核查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