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社:中国的武器间谍如何渗透美国国防业(下)(图)


【看中国2013年12月31日讯】(看中国记者原野编译报道)2011年12月4日凌晨,来自美国国土安全部的特工潜入何朝辉位于奥克兰唐人街的公司。他们小心翼翼快速的照了一些照片,并将相关物品归位,以免被发现他们来过。

对Aeroflex起了疑心

会买这类抗辐射芯片的公司通常是觉得这种芯片品质良好的一些回头客,而跨国公司比小型公司多。然而,Aeroflex公司销售人员从来没有听说过“菲利普-霍普”跟他的“塞拉电子仪器公司”。

最可疑的是,在下订单之后的几天,霍普很快通过支票认证支付了全部549,654美元。这是非常罕见的,因为买家通常只会预付订金,没有人会付全额。

Aeroflex员工将此报告给了移民与海关执法局下属的国土安全调查处(HSI),该处在科罗拉多泉水市太空技术中心设有特别反扩散办公室。


美国国土安全部反扩散官员克雷格•希利,在他位于北弗吉尼亚州的办公室展示一组被没收了的美国制造的辐射加固芯片(看中国配图)

根据快速记录索检,国安调查处的特工画了“菲利普-霍普”的肖像。此人是中国移民及合法美国永久性居民菲利普-何朝辉,是加州海湾大桥改造工程的工程师。“塞拉电子仪器公司”则是位于中国城的一间小办公室中。

国安调查处的特工认为:何朝辉是帮别人购买这些芯片的,应该是一个很富有、但无法合法购买该芯片的人。这个人可能在中国,可能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一个几乎承担中国所有军用民用航空项目的国有企业。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没有回应这项说法。该公司上海子公司的一位官员说,他不清楚何朝辉购买芯片这事。

何朝辉订制的这种芯片不是美国市场上最先进的,也无法单独操控一个精密的军事卫星。“但专家们认为,除了作为卫星雷达部件外,该芯片很少有其他用途”。

麻省理工学院太空系统实验室副主任阿尔瓦萨恩斯 - 奥特罗说:“你不会花那么多钱在那些芯片上,除非你打算使用他们在更大的卫星上,这些芯片适合用来做为更大卫星的一个零件,它可使卫星在太空中停留相当长一段时间”。

尽管有不知何朝辉会将这些芯片用在哪些地方的疑虑,但他订购的这312片雷达芯片在美国国内买卖、出口给友好国家都是合法的,但被禁止出口给敌对国家,包括中国。何朝辉订购的芯片只要不走私到国外,一切交易行为都属合法。

国安调查处的两难

国安调查处面临着几乎是每一个反核扩散都会碰到的情境:他们的诱捕有没有效?值不值得?

卧底行动是耗时,昂贵且危险的。美国特工担心如果把这些雷达芯片交给何朝辉,何朝辉可能会把芯片送往中国,这些芯片很可能会用在中国卫星终端零件上。如果把芯片交给他且严加看管,又担心他透过军火网交给北京当局。

更糟糕的是,Aeroflex也涉嫌非法出口雷达芯片给中国。

虽然该项调查仍在进行之中,但该公司已经承认从2003年至2008年已向中国出口了1.45万枚雷达芯片。即使美国官员已指示它停止这样做,Aeroflex公司仍然非法出口超过这些芯片一半的数量。

该公司拒绝说明有关非法出口雷达芯片的事,但从调查报告中得到2项讯息:该公司承认出口雷达芯片到中国,但理由是不理解商务部及国务院相关的法律。

即便如此,美国国务院监管机构最终还是得到下列结论:“这些芯片直接用在中国卫星和军用飞机上,已直接危及美国的国家安全”。

因此,国安调查处特工相信,只要盯住何朝辉,那么他背后对美国更大的潜在敌国将会现形。

2011年7月28日,美国特工伪装成联邦快递员来到他在奥克兰的办公楼。将112个抗辐射芯片交给何朝辉妻子。她将芯片放在墙边。

美国特工携带了隐形摄像头,发现这间10×12英尺的办公室,只有地板上的睡袋和床垫,并没有发现有关卫星的科研设备。

美国特工暗地在他家中装设了监控摄像头,但接下来的五周,发现快递盒没有动过的迹象。美国特工在他办公室外也装了一个监控摄像头,记录他进出时间及手机位置,并将其名字列入机场和边境出入境管理黑名单中。

因为没有布置足够人力全天跟踪何朝辉,9月6日他搭乘航班前往圣地亚哥并乘机顺道溜出境到墨西哥的提华纳。

直到9月7日美国特工才收到警告讯息,但为时已晚,何早在9月7日傍晚已从提华纳飞往上海。

中国有没有接收到这112军用级芯片,并将其用于太空计划,美国不得而知。

现在特工有2个选择:一是放弃这次行动,一是继续出货第2批芯片给何,并在他将芯片带离开美国时伺机逮捕何。

另一个惊喜

10月6日,国安调查处特工再次伪装成快递员,给何朝辉送去了剩余的200个芯片,这次他们不敢大意,派人紧盯着何朝辉。

但两个月过去了仍毫无动静。12月4日凌晨,美国特工潜入何朝辉的家中,发现芯片已不在快递盒中,他们判断何朝辉有再次离境的迹象。

12月10日上午,在美国特工申请搜索令前,他们发现何的手机讯号从奥克兰南部移动到洛杉矶,他们猜测何想再次经由提华纳前往中国,他们紧急联络在洛杉机附近的特工准备行动。

洛杉矶特工跟踪何到了位于该城市南部的Best Western酒店,他们在酒店的停车场找到了他的本田轿车,并确认何朝辉已入住该酒店。

12月11日上午大约8:45,何朝辉与另一名身份不详的人士一起离开了酒店,驾驶何的本田骄车在110号州际公路上向南行驶。从这儿到提华纳大约是两个小时的车程,特工打算在边境将他拦截。

但只跟了3英里,何朝辉将车开进了长滩港,然后利用他在海湾大桥担任工程师的通行证,快速通过安检进入港口准备出境。

特工跟踪何朝辉进入港口,发现他的本田骄车停在一艘悬挂中国国旗的白色货轮旁,船桅上印着ZPMC(上海振华重工),难道振华重工取得加州海湾大桥维修的代理权吗?这些特工也不敢肯定。(对此,振华重工并没有回应路透社的询问)

正当何朝辉和他的朋友走向船长时,国安调查处特工截停了他们。特工打开车子后车箱,在即溶奶粉的空罐中发现了这200个芯片。

美国特工说,船长告诉他们,何朝辉希望他帮忙运送一些家居用品及消费品给他在中国的朋友。船长及何朝辉的朋友获准离开,何朝辉则被逮捕。

在审讯时,何朝辉告诉美国特工,上海的掮客答应给他一套中国的高级公寓做为这次行动的回报。

遗失的芯片

5年后的2013年8月,Aeroflex公司为这项不法行为付出了代价,美国国务院对该公司2003年至2008年的卫星芯片出货到中国事件,宣布800万美元的罚款。但如果该公司完成一些补救措施,例如培训员工不再重蹈覆辙,将暂停其中一半的罚款。

2013年9月,何朝辉在科罗拉多州的联邦法庭认罪,12月18日被判入狱3年。

何朝辉的律师在法庭上为何辨护,他质疑法庭认为何是“将芯片交给中国当局使用”的说法,他说他相信何是将芯片用在了商业卫星上。律师也告诉审判法官,他认为何朝辉的刑期不该超过2年,因为何朝辉在刑满后将面临被驱逐出境,也将和他在美国出生且拥有美国国籍的孩子分离。助理律师说,何朝辉所了解和享受的生活已经毁灭。

而涉及这次交易的其他人,包括船长、上海掮客、与何在一起的同伴,以及奥克兰的一些嫌疑人,因无足够证据没有受到指控或被逮捕。

至于那第一批失踪的112个抗辐射芯片,美国官方强烈怀疑它们或者是在中国,或者是在环绕地球轨道的某颗北京卫星上。

点击看原文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