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山和周永康一样被禁止访问美国(图)

2014-05-20 22:46 作者: 高新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4/05/20/20140520110721332.jpg

【看中国2014年05月20日讯】《自由亚洲电台》发表一篇“刘云山和周永康一样被禁止访问美国”的评论文章,文章中说,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进入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成为所谓“中国(大陆)最有权力的七个人”之一之后,刘云山仅仅出访过上述四个国家,欧美现代化国家一个都没去过,不是他不想去,而是因为刘云这一类纯粹的“党官”在位期间走访外国大都只能以所谓“党际交流”的形式,而欧美现代化国家的执政党也好,在野党也好,愿意以所谓“党际交流”形式邀请刘云山之类的“党官”前去坐客的可能也不是没有,但如果这种邀请不能得到该国政府的背书,就会毫无“正式”可言,到了政治局常委这一级的专职“党官”,无论是过去的李长春,周永康,还是如今的刘云山之流,在位期间的出访过程都是由中共政权的驻外大使馆主动去游说某几个国家的执政党或者能够与执政党抗衡的在野党的党魁,以邀请他们到中国进行“正式友好访问”为交换条件,请他们出面邀请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和书记处中那些没有政府兼职的专职党官去他们国家一游,而对方对此往往都会答应的十分痛快,原因就是中方邀请他们到访的所有费用全部都是由中方负担而中方被邀请到他们那里访问的全部费用,则完全是由中国驻当地的大使馆实报实销。

以刘云山去年造访乌克兰为例子,中共驻当地使馆当时向乌克兰政府要求他们给刘云山以副总统级的保卫待遇,对方答应得非常爽快,但却要求中方支付刘云山到访期间的全部警务费用。

一位经常随团出访的北京记者朋友曾经透露说,在出访所到的国家首都与中国驻当地大使馆成员聊多了以后才知道,中国各驻外大使馆专门负责礼宾接待事务的馆员们最乐意为之的就是接待国内来的“党官”,因为可以“从中渔利”。

简言之,中共中央一级的专职党官无论是书记处书记还是象刘云山这样的政治局“职业常委”,在位期间有机会造访的国家的国家政府也好,具体到访的城市政府也好,都是按照人家惯常的礼宾程序和礼宾规格接待到访国宾,而中共政权的中央级专职党官虽然接受的是某国家的某政党的访问邀请,却一定要按照中共政权内部的“组织级别”要求对方提供相应的礼宾待遇,比如一个中央书记处的书记率领一个“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出访某个欧洲国家时,中共政权的驻该国大使馆就一定事先向邀请和接待单位强调“你们将要接待的访问团的团长在我们国家是和政府的副总理平级”,象刘云山这样的政治局“职业常委”更是要被强调在中国国内是和“政府首脑”和“议长”平级。于是邀请方就说服接待城市的政府满足“中国人的要求”,但所有礼宾待遇的内容,无论是食宿还是警卫,邀请方都会代中国驻当地使领馆向接待城市政府保证他们所提供的都是“有偿服务”。而中共驻当地使领馆在对这种“有偿服务”进行实报实销的过程中,很容易会向国内虚报冒领,藉机中饱私囊。

这位记者朋友借某使馆馆员的话说,到访过几个欧洲国家的那些书记处书记和政治局常委们所到之处能够得到当地白人警察摩托车开道的礼宾待遇,个个都满怀激动,感慨“祖国强大了,我们这些党的专职干部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都和政府领导人一样被尊重了”,殊不知他们接受的这种“礼宾待遇”和当地国家的警察收钱就会为丧礼车队提供警车开道甚至摩托车队开道的“有偿服务”性质完全一样。

记者朋友还转述了中共驻某国大使馆传播的一个笑话,说的是中国在当地的侨民“乡习”不改,无论婚丧嫁娶、红白喜事,都会藉机摆阔炫富,家里老人死了一定要开出很长一列车队,特别是一些当地中餐馆的老板,一场丧礼开销个十来二十万欧元眼都不眨,花车、棺车后面跟随的黑色礼车可以多达几十辆,前面有花重金聘请的警察摩托车开道,后面有警车压阵,无论是从哪个殡仪馆开出驶向哪个墓场,车队一定会被要求在当地的中国城招摇一圈,期间还会悄悄再多塞些钱要求开道的警察摩托车手尽可能放慢速度.....

巧合的是,欧洲某国首都的中国城里有一个类似上述情景的故事发生的第二天,正在该城市访问的一位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临时提出要求让他和他率领的“中国共产党代表团”的有当地白人警察的摩托车开道的礼宾车队“绕道一下”中国城,所到之处竟有围观者议论“怎么连着两天都有老中办丧事”?

回过头来再说刘云山,此公去年出访那几个国家时,对方都给予了中国要求的“对等待遇”,就是说要把刘云山当成国际礼宾惯例中的副总统或者议长来对待,而白俄罗斯和斯里兰卡提出的交换条件到还真的不是到访城市的执行保卫任务的警察们的“加班费”的“偿付”问题,而是国与国之间的经济援助或者“合作项目”,只要中方答应对方的经济条件,白俄罗斯的总统办公厅及斯里兰卡的外交部就同意邀请刘云山前往一游并承诺提供副国级的国宾待遇。

正象中共政权的某些专职党官们所感慨的,“祖国强大了”,意即“祖国财大气粗了”,只要出手大方,就没有买不到的“礼遇”。但是这也只是一般而言,不是没有例外,比如美国政府就不吃这一套。

有兴趣的读者和听众不妨随便查阅一下,就不难发现凡是到美国进行正式公开访问的中共官员,没有一个是以“党内职务”的头衔到访的,无论是过去的江泽民,胡锦涛,还是再往前的邓小平,他们都是以政府职务被邀请到访美国的,包括他们的访问团的随员们也都一样,即使到美国之前是专职党干,也要向美国政府报备一个临时编排出来的“政府职务”,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当年江泽民访美,随团到访的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曾庆红是以“以中国国家主席特别助理”的身份,而另外一位访问办随员,当时刚刚调进中南海,具体职务还只是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室务委员兼某课题组组长的王沪宁则是上了飞机后才被告之“你随团访问美国期间的临时身份是外部部副司长”。

笔者更注意到的一个中共官方媒体相关报道内容的细节是,当年曾庆红随江泽民到访美国时被中共人民日报和新华社报道出来的内容中第一是只提江泽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头衔,党内职务不提,对曾庆红的“职务”也是与报备给美国政府的相关文件内容一致,称之为“国家主席特别助理”。但此后不久江泽民在曾庆红等人的陪同下对日本进行正式访问的中共官媒的报道内容中,首先是把江泽民的“全称”开列出来,即“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而曾庆红在报道中亦是被称之为“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而不是什么“国家主席助理”。

由此可见,相比对日本和其他一些资本主义国家,美国政府虽然和中共的国家政权有正式的外交关系更有日益紧密和强大的经贸关系,但美国方面从意识形态角度为自己划定的“道德底线”至今还继续被坚守,那就是到美国进行正式访问的中共政权的官员不能以被美国的意识形态视之为“反动”的共产党的“党官”身份。这就是自从跻身中共政坛之后从来没有从事过一天地方和中央的行政工作或者“议会”工作的刘云山从来没有正式访问过美国的原因,虽然被美帝国主义的警察摩托车队前呼后拥哪怕只有一次是他的梦寐以求,今生今世肯定是不会有机会了。在他之前的上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也是一样。此公在石油系统任职时数次以商务身份造访美国,花了大把国库的银子享尽人间奢华,但毕竟还是“富而不贵”,而等到他“贵”为中共政权的“正国级”领导人,在中共组织体系内被明文规定与同期国务院总理和“两院议长”平起平坐之后,即使能够被邀请到访诸如澳大利亚这样的资本主义国家,美国政府的大门是绝不会为他这样的“党官”敞开的。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