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将晚景凄凉(图)


养老

对于80后而言,他们承受的压力恐怕也是所有时代中最大的,而最为突出的不是就业,不是婚恋,不是子女,而是养老——既包括对上一代人的养老,也包括自己这一代的养老。

即便财政补上,按照40%的替代率,80后活得越久,晚景恐怕就会越凄凉。

最近流行一个段子,说的是1962~1972年出生是当下最幸运的一代人:躲过大饥荒时期,有粮票就有吃有喝;避开了计划生育,有兄弟有姐妹;错开了上山下乡,在学校里学工学农学军;上大学时公费,毕业时包分配;恋爱时看重人品,相信爱情,盛行裸婚;结婚时房子是单位分配,生娃时母乳喂养,没有毒奶粉……

相比80后者一代人,也有一个经典的段子:夫80后者,初从文,未未及义务教育之免费,不逮高等学校之分配,时值扩招,过五关、斩六将,硕博相继,数年乃成,负债十万,觅生计,十年无休,披星戴月,秉烛达旦,积蓄十万。楼市暴涨,不足购房,遂投股市,翌年缩至万余,抑郁成疾。医保曰:不符大病之条例,拒赔!乃倾其所有,入院一周病无果,因欠费被逐院门。友怜之,赊三鹿一包,冲而饮之,卒!

看到这两个段子,80后者一代人恐怕难免“男默女泪”,因为几乎每一句话都打在他们脸上,尽管段子是有些夸张和渲染的,但大底还是揭示了许多时代的落差:成长的时候,吃喝倒是有了,不过城乡差距也开始拉大,吃的已经不一样了;读书上学的机会多了,但是学费开始涨价了,而且不再包分配;恋爱结婚就更加纠结,意志是自由了,但是钱包可不自由;兄弟姐妹少了,儿孙满堂也没可能,各种有毒有害物质多了,连空气都不那么干净……

这样的对比吐槽,多数人看了还是可以一笑了之,毕竟一代人与一代人的差异,就是因为这些时空的错乱,形成了大不同的经历。虽然公允地说,看待每一代人,既要看到娇艳鲜嫩的玫瑰花瓣,也要看到它支杆上锋利的尖刺。每个时代都可能既是最好的时代,也同时是最坏的时代。

不过,对于80后而言,如果没有像前面段子中那样饮三鹿而“夭寿”,那么现在他们中三分之一的人刚刚踏入而立之年,他们承受的压力恐怕也是所有时代中最大的,而最为突出的不是就业,不是婚恋,不是子女,而是养老——既包括对上一代人的养老,也包括自己这一代的养老。或许,很多人以为,80后退休养老至少还有二三十年,何必急着打算。可问题在于,如果80后在五六十岁才开始计划养老,那就真的来不及了。

养老归根结底就是两个问题,一个是钱,攒了多少钱养老,能花多少钱养老;一个是命,养多长时间的命,养什么水准的命。

对于这两者来说,80后这一代几乎都没有什么优势,因为他们的爹娘这一辈,主要成长壮大在改革开放初期,很多人是没有机会赚大钱发大财,如果大家都如此也就算了,但是却有一少部分先富起来,他们赚取了大量财富,从而把原本相对平均的财富分配迅速打开差距,而这也是当下各种不平的因子之一。

80后工作的时候,即便是大学生也基本上从“天之骄子”变成“天之叫花子”,因为扩招之后的本科生毕业生已经比比皆是,当然,90后本科毕业的时候,也遇到了研究生比比皆是的状况。所以,大量80后的劳动者从事的都是普通工作,不会攒下太多的钱,靠自己的积蓄养老,恐怕退休之后会越活越惨。

而另外一方面,原来政府承诺的养老责任却在逐步减少。有人用图片列举了历史关于养老的口号:1985年,计划生育好,政府来养老;1995年,计划生育好,政府帮养老;2005年,养老不能靠政府;2012年,推迟退休好,自己来养老;2015年,以房养老。这些口号,笔者没有一一查证,但是数据上却着实的说明了这个问题。

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昨天发布《未富先老下的中国养老金制度改革——宏观影响和政策选择》报告就用数据说明,在1997年之前,养老金的替代率(劳动者退休时的养老金领取水平与退休前工资收入水平之间的比率)可以达到80%,1997年之后就只有60%,到了2005年之后,这个替代率就逐渐接近40%。换句话说,越往后退休,你拿到的收入相对你在职时越低。

这个替代率的降低,当然是政府设定的计算公式和系数所致,尽管这种安排也处于某种历史的无奈,因为上一代人领取工资的时候基本上没有同时缴纳养老金,而企业或者单位也没有缴纳相应的部分。如今退休的那个群体,所领取的养老金是当前正在工作的群体缴纳的养老金,于是这就成为一个入不敷出的循环。养老金总量的增速很慢,但是开支却越来越多。所以,如果等到70后、80后逐渐退休,这样庞大的群体加入领取退休金的队伍,那么就不用幻想这个替代率会逆增长。

这并非笔者的臆测,各种现实的数据正在提出警告。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最近发布《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3》显示,如果没有财政补助,2012年,我国19省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当期“收(指征缴收入)不抵支”。其中,辽宁、黑龙江的缺口均超200亿元。当然,眼前的问题也是有后招的,那就是财政补助,包括加大国资收益划入养老金,但问题在于,如果二十多年后80后开始退休,中国的经济就像现在的一些发达国家仅有1%、2%的增幅,甚至隔几年衰退一下,还有多少财政收入可以填补空缺。

即便财政补上,那么按照40%的替代率,80后活得越久,晚景恐怕就会越凄凉。因为,根据目前养老金收益=θ×(μ×社会平均工资+(1-μ)×个人平均工资)的公式,80后退休时的个人平均工资成为一个固定的数字(实践中占比40%),无论你社会平均工资如何增长(实践中占比60%),你的养老金收益相比CPI,相比同期的生活水准,肯定会越来越低。从这个角度而言,不仅80后,其他年代的退休群体也会遭遇同样的问题。

钱的问题就是如此,如果担心养老金不够花,那就只能从现在开始加大个人储蓄,可一旦大家都舍不得花钱的时候,消费无法提振,整个经济又将陷入一个恶性循环:你花的越少,赚的也会越少。

养老花钱的问题还没有考虑医疗疾病的问题,虽然会有一定水平的医保,但是总有一部分是需要自己出的。剩下的养老问题就是命——你的身体和生命,它是一个变数,主要由自己和老天爷掌控。所以,如果你的养老金和个人储蓄还能维持不错晚年生活水准,那么活得长久也还算幸福,但是如果水准不高,人均预期寿命不断增长也未必是一个好的结果。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