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恨在心?国保精心策划殴打胡佳(图)


【看中国2014年07月18日讯】北京维权人士胡佳星期三晚遭便衣人员袭击后,医生诊断他上颌骨骨折,建议住院手术。星期四,又有当局便衣人员对胡佳登门宣布再次对他实行软禁。胡佳对本台表示,他不会因为遇袭和被软禁而放弃自由民主的信念和维权活动。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周三晚八点多,在朝阳区草房地铁站东侧100米处被两名国保便衣人员袭击围殴,造成面部上颌骨骨折。当时他的眼镜被打飞,玻璃划伤眼部,血流披面。他星期四告诉记者,他一夜未眠,目前头部疼痛难忍,医生建议住院进行手术。

“枕在枕头上也会觉得疼,鼻梁左侧不太通气,因为把一侧打致塌陷;上颌骨骨折,医生说要住三、四天医院,要做一个小手术才能够矫正,因为无法自行恢复。现在我基本上决定要做手术,今天想去一趟协和医院或朝阳医院,再确诊一下。”

胡佳说,周三下午他外出会见西班牙的一位朋友,原打算就已故维权人士曹顺利所经历遭遇的相关照片进行交流。

“昨天下午我去会见西班牙的朋友,因为曹顺利的一些事情。他(西班牙朋友)给曹顺利拍摄过非常棒的照片,将来要给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做录像,纪念曹顺利,同时把中国钉在耻辱柱上。”

胡佳认为,他没有私人恩怨,从事民间维权十多年来,唯一的对手是国家机器如国安、国保,而从遇袭情况判断,对方经过精心策划。他说,当时他走出地铁站,正接近自己的车辆时,迎面走来两名男子劈头盖脸的殴打他。

“走到我车的位置时,因为昨天下雨,我打着伞,看到有两个人,这两个人也看着我,当他们确定是我的时候,马上过来像饿虎扑食一样,抓住我,一拳打在我的眼部,打在眼镜框上,一下子血就出来,当时很疼,眼镜在鼻梁上,玻璃划破了皮,估计这第一拳就造成我眼眶下面塌陷。后来连续拳打脚踢,持续两分钟,就这两分钟觉得很漫长。打的过程中又‘咣’踹我一脚。这两个人一个1.78米,另一个差不多1.85米,很像是受过训练的。”

他说,稍后一辆接应的车辆迅速驶近,在十米外停下。

“一辆车从我前面开过,然后急刹车停在十米远的地方。这两个人打完我之后,迅速撤离,什么话都没说。他们在打我的时候,也没有叫我的名字,也没有说明原因。有时候黑社会打人还会撂下几句话。”

胡佳于今年初以来,一直受到公安监控或软禁,尤其在“六四”25周年前夕,更被严禁出门,6月8日才解除软禁,而德国总理默克尔和美国国务卿克里本月上旬访华期间,又遭软禁。

他说:“他们(警方)最为痛恨的事情首先是(胡佳发起)重回天安门,而这件事折腾他们今年搞了半年的‘六四’25周年维稳;其次比如说曹顺利的事情、7月15日(本周二)我去看望伊力哈木妻儿的事情,当局明确说我在挑战他们。还有就是明天(7月18日)上午九点丁家喜律师、李蔚案开庭,我又在网上号召大家去围观,这件事情当局也很不爽。因为,我今年已经策划了好几起对敏感案件的围观。”

从事人权工作14年、无数次遭到打压的胡佳表示,他不会因为这次遇袭而后退,更不会放弃。

“我经历过的殴打、被失踪、长时间软禁,以及送入牢狱判刑三年半,我觉得这次是一种升级性的警告。但是这么多年来,经历这么多的事,如果说我因为这么多事情的其中一件而害怕,那么我根本进不了监狱。而恰恰相反,每当发生这种事情,只能让我对这个党国的体制更加深一层认识,认识到他的不可接受,不可饶恕。没有什么别的选择,一定要结束这个专制,否则这种黑社会手段、流氓手段随时会降临到任何一个公民身上。所以说我肯定不会有任何变化,而且我再出门也不会加小心,因为没有用,你总在明处,他在暗处,你防不胜防。今天我如果准备出门,去医院,我还会把车停在原来的位置,昨天晚上的事情,我看他还会不会重演。”

周四下午,再有便衣人员登门向胡佳宣布他再被软禁,他认为这是当局试图阻止他周五到北京第一中级法院围观声援丁家喜李蔚案二审宣判。

原标题:胡佳遇袭骨折需入院手术 公安登门再度实施软禁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