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我们再也回不去的昨天(图)

2014-07-27 08:43 作者: 小妤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

【看中国2014年07月27日讯】曾经,我身处的这个地方,被誉为东方之珠。

曾经,妈妈对我说,生活在香港真的很幸福。因为知识可以改变命运,只要用功读书,比心机工作,只要肯做肯挨,白手兴家不是梦,只要努力就可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有一个无忧的将来。

曾经,小朋友在地铁上可以从车头跑到车尾,可以在每条扶手转圈耍杂技,你会惊讶,每个小孩不是跳钢管舞的高手,就是会玩体操吊环的奇材。

曾经,街上有着十蚊一碗的云吞面,有着各种文具铺,杂货店,小食摊位,那是学生时代的我的天堂。因为零用钱不多,靠着午餐吃这些便宜的食肆省下来的钱,到文具铺淘宝扭蛋,买自己喜欢的东西,这是读书时代最美好的回忆。

曾经,TVB的节目被香港人所称赞,每套剧集的大结局,每年的港姐选美/台庆颁奖典礼都会听到有人说,不说了,要赶回家看电视。

曾经,广东话大行其道,张国荣、陈百强、邓丽君、许冠杰、四大天王的歌,成龙、周星驰、许氏兄弟的电影是外国人学习中文的“教材”。

曾经,电影时不时会出现抽大陆水(那时候并不知道这就是抽水的)的内容,会看到“诚实豆沙包”,看到RMB 100可以救回阿漆一命,那时候有黄子华的“秋前算账”,有“十下十下”,有“无炭用”这类和政治有关的栋笃笑SHOW,大家都对这种内容拍案叫绝,没有人出来批评艺人应该专心唱歌/做戏,不要谈政治;也没有大陆厂商会因此而对某导演/演员“永不录用”。

曾经,收音机会播着郑大班,黄毓民的节目。那时候爸妈每天都会准时打开收音机,然后对某些内容拍手称好。那时候,妈妈对我说,记者的笔比任何武器都厉害,因为他们可以对不平的事大肆鞭挞,市民无权无势,靠的就是记者和传媒去监察政府。当权者畏惧记者手上的笔,不敢因为位高权重而只手遮天胡作非为。因为坏事一旦被揭发,他们要为此而承担后果。所以那时候,梁锦松需要因为偷步买车而请辞,自由党为了50万人上街而转軚,廿三条最终不能强硬立法,董伯伯最终脚痛落台。

曾经,政府会鼓励市民保持环境清洁,我还记得那张只有眼睛,下面写着“乱抛垃圾 人见人憎”的海报,还有那只绿色的垃圾虫。那时,不会看见有人在大街随处便溺,也不会有官员出来要我们包容到处便溺的人。

曾经,大家都安份守己,有人宁愿辛苦出去工作,也不愿意拿综缓。即使真的因生活所逼要拿综缓,他们也是知足的,所欠缺的,他们会靠自己去赚回来,不会说不能学钢琴/到外国游学很可怜。那时候,也不会有团体说,不符合伸领综绶的人是歧视,也不会有团体说,没有谁比谁高尚。

曾经,警察是小孩子眼中,那个勇敢正直保护市民打坏蛋的英雄。

曾经,去示威游行,不需要担心人身安全,不需要担心有否被点相,不需要担心被秋后算账,以寻衅滋事为由拘捕……

可是,这一切都回不去了。

如今,你即使再努力读书,脚踏实地的拼命工作,你也付不起首期。如果你只是出生于一般家庭,成功靠父干的故事对你不适用,而你对炒股票一窍不通的话,你永远也买不起楼。

如今,街上只剩下名店,连锁食肆,化妆品公司,金铺,没有了有着亲切笑容的相熟叔叔婶婶的问候,有的只是冷冰冰的“返迎光链”、一式一样的产品,及满街拉着手箱行李的自由行

如今,不要说在地铁奔跑耍杂技了,你是连转身的空间都难求。

如今,不只辛辣直接批评政府的电台节目主持人被炒了,连最温和的女主持都被无理地即时解雇了。而放在家中的收音机,已经积满了尘埃。

如今,政府对传媒的态度,已经由“因忌讳而收歛”,变为“因忌惮而打压”。先是用利诱某些报章成为亲政府喉舌,然后空降人员从内部牵制现有的编辑自主权;从动员商家抽苹果广告,再到动员黑客攻击,以至用暴力威吓。而资深传媒人所写的批评政府的文章,不是被特首说要告作者诽谤,就是其夫人出来谴责说“冷血、凉薄、刻毒”。

如今,除了对传媒,政府对民意的态度,也变得不屑一顾。

即使市民对梁振英被揭发有僭建、东北割地卖港、陈茂波被揭发身为发展局局长囤地自肥、ICAC汤颢明被揭发任内频频外访、豪花公帑吃饭、送礼太多等“贪腐”事件、吴亮星粗暴通过东北前期拨款……这堆馨竹难书的行为再感到愤怒,再用力地咆哮,但这个政府却是采取不闻不问的态度,甚或,采用抺黑的手段去打压,去灭声,再来采用法律手段去威吓……

不要再说什么,以前香港人没这么多戾气,以前香港很和平,不会有暴民搞事,以前香港的议员很理性,不会乱掟野等等的了。

以前的和平,是因为那时候的政府仍重视和尊重着市民,市民温和地表达不满已经可以达到所要的效果。可是现在,你看到梁振英对通宵留守的学生们视若无睹的态度了吗?你看到梁振英对在议会抗议的二十多个饭民的轻视的态度了吗?

还记得周星驰的“武状员苏乞儿”这套电影吗?

结局时皇帝对阿灿说,你丐帮是第一大帮,你一天不解散会是朕的心腹大患。

阿灿说,解不解散不是我决定,而是你决定的。如果社会国泰民安,人人有书读个个有饭食,边个仲会做乞儿?

也许,如果有一天,我们的特首“出巡”,不需要几百名警察去隔绝示威者;公民广场真的变回“门常开”;游行示威不需要害怕被警察屈手按穴;传媒编辑不需要因忌讳大陆/政府而更改版面和删减部分“敏感内容”;官员被揭发行为失当/支持度过低需要辞职负责……香港这个地方就能跟以前一样闪烁耀目。

但,醒悟吧!

这个曾经美好的香港,已经和中学时代食了你只猪的那个贱精前男友,或是董伯伯时代的八万五一样,“已经不存在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