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射”徐才厚 “围歼”周永康(图)

2014-08-13 21:39 作者: 牛白羽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4/08/13/20140813094642513.jpg

【看中国2014年08月13日讯】对徐才厚的处理,中共采取了“点射”模式,即在谷俊山案爆发之后,先顺藤摸瓜摸到徐才厚,然后“擒贼先擒王”,最高层立刻决定将徐才厚“双规”拿下,将之圈禁在解放军总医院交待问题并移送军事检察机关,再灭火消毒,处理外围。而周永康的处理则采取了“围歼”模式,即先打外围、剪裙边,摸清周永康的势力范围,一步步拔掉周永康的羽翼爪牙、家属近亲、政治棋子

徐才厚和周永康长期具于党国要害位置,两人的倒台自然地引发朝野震动。

在今年被公开落马的所有大陆高官中,徐才厚和周永康是最典型的两位,也是引发社会舆论最多关注讨论以及政治影响最大的两位。徐才厚和周永康,一位是前任政治局委员,一位是前任政治局常委,一位是握着“枪杆子”的前军委副主席,一位是握着“刀把子”的前中央政法委书记。两位都位高权重,俯视百官,手握国之重器,长期具于党国要害位置,两位的轰然倒台,也自然地引发了震动朝野,并兼具了反腐、法治和高层政治格局调整的多重意义。

现在,徐才厚和周永康都已经身陷囹圄,其中一个已经被移送军事检察机关,在苟延残喘中等待可能迟到于病魔的军法审判;一个也已经被中纪委立案审查,在焦灼中等待着将会在两个月内被移送检察机关接受司法调查与审判。徐周二人穷尽解数,努力向上攀爬,终于位极人臣,权倾朝野,富贵已极,做到了中国政治中南天门内的高级神汉级别,却依然贪念不减,不敛威权,终于触怒新君,在古稀之年遭此厄难,身败名裂,真真是可悲、可怜、可叹!

徐才厚和周永康的人生轨迹是如此相似,处理掉徐周二人的具体缘由和政治影响也是如此类似,以至于人们在街谈巷议之时常常将之打包在一起,而经常会忽略掉其中之差异。但是,如果再认真一些,对比徐才厚案和周永康案的处理,就会在这些相同之中,发现一些显著差异。

其中一个差异是处理程序不同,这在周案被公布后很多人都已经做了对比。比如,徐才厚是先被纪委立案审查,被开除党籍后,再公开消息移交军事检察院处理;而周永康则是在经过将近两年的内部调查后先被开除党籍,褫夺掉“同志”称号后,再被纪委立案审查。

然而,徐才厚和周永康案处理的最大不同,并不在这些处理程序上,而在于处理方式上。对徐才厚的处理,中共采取了“点射”模式,即在谷俊山案爆发之后,先顺藤摸瓜摸到徐才厚,然后“擒贼先擒王”,最高层立刻决定将徐才厚“双规”拿下,将之圈禁在解放军总医院交待问题并移送军事检察机关,再灭火消毒,处理外围。而周永康的处理则采取了“围歼”模式,即先打外围、剪裙边,摸清周永康的势力范围,一步步拔掉周永康的羽翼爪牙、家属近亲、政治棋子,在周永康派系彻底失掉反抗反击能力后,才看准时机果断收网,向具于中间的周永康发出致命一击,将周永康及其麾下势力一网打尽。

因为徐才厚的势力范围主要在军队,对徐才厚的处理显然是考虑到了军队的特殊性质。在中国高层政治设计中,军队在政治稳定中具有政治压仓石作用,处理起来必须讲政治,讲稳定。在军方高层的内部分工中,徐才厚长期主抓军队政治和组织人事工作,而按照官方通报,徐的主要问题又是在军官升职晋衔中本人或通过家属等收受贿赂。可以想像,以徐才厚军委副主席的高位和为政时间之长,有机会向徐及其家人输送利益的人肯定不在少数,也不会是普通的校尉级军官。在这种情况下,为了保持军队内部稳定,对徐才厚的处理就必须做到短平快,要把打击范围控制在尽量小的范围之内,除了极少数徐才厚的亲信和严重涉案者,对大部分涉案者都以警示教育为主,以减少对军队的震荡冲击,该切割处理的要切割处理,这就决定了徐才厚案的处理模式。

相对于徐才厚,周永康的势力范围更大,官阶更高。周永康曾位居中央政治局常委,官居中央政法委书记,是中共政法系统在过去数年的最高领导人。周永康在中石油、国土资源部、四川省和公安部都担任过主要领导职务,在这些系统形成了盘根错节的利益同盟,成为兼具政治山头盟主和经济联盟内核性质的寡头势力。这就决定了对周永康的处理在政治上必须高度谨慎,在策略上必须高度艺术,要耐得住外界评论催促,妥善处理,要在稳住周永康的前提下,摸排周永康埋在各个系统的心腹党羽,销蚀掉他的政治能量,瓦解掉他的经济联盟。同时,周案处理,还必须要考虑到案件揭蛊可能带来的政治影响和舆情震动,即要把外界对周案的认识从政治斗争的维度掰回到反贪腐和法治的维度还,又要在不影响民众对中共执政能力信任的基础上借此以役来收揽人心,甚至于巩固民众对中共及其威权体制的认同或支持。从处理效果看,这的确起到了这样的预期效果。

在徐才厚案和周永康案的不同处理方式上,可以看出中共在反腐斗争中的手腕多样性特征。事实上,总结习王反腐开展两年来的情况,这样的差异即在情理之中,也是必然之举。因为贪腐和反贪腐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双方正处于胶着拉锯状态,双边不仅在进行政治上的角力,还在进行着智慧和策略上的较量。发起反腐的一方如果不采取多种手段,不在策略上比贪腐势力更为高明,就必将失去主动位置。现在,藉由徐才厚案和周永康案的公布,发动反腐一方暂时取得明显优势,习王如果想巩固滩头阵地,就必须继续穷打猛追,对腐败继续保持高压态势,才能遏制住腐败滋蔓势头。如果在这个时候放松反腐力度,则不仅前期阵地会被丢失,新领导层藉由强势反腐所建立的权威也会在对方的反扑中迅速丧失。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