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口婆心“戒赌诗”(图)


古往今来,赌博历来是社会公害,为人民群众所深恶痛绝。不少有识之士采用诗歌的形式,形象地指出赌博给人带来的危害,劝诫赌徒悬崖勒马,劝说世人莫与赌博结缘,警示自身切勿沾染此种恶习。这些意浓浓情切切的戒赌诗歌,无疑能给人们以警示和教诲。

明朝,广西合浦县有一才女,因父母包办婚姻嫁给一赌棍。一夜,丈夫赌桌失意,和几个赌徒到邻村盗牛,被村民抓获扭送官府。才女将丈夫领回家后,便在厅堂上题了一首《戒赌诗》,让丈夫铭记于心:

赌门歪道把人迷,半夜赢来半夜输。
笑里藏刀相对战,暗中舞弊两相欺。
衣衫褴褛亲朋笑,手脚肮脏骨肉离。
不信且看乡党内,贪赌丧命几伤悲。

诗中直言赌博是“暗中舞弊”的骗局,而赌徒最终都以“骨肉离”,甚至“丧命”为下场。

清朝,有个叫施文炳的教书先生,为了挽救染上赌瘾的“独苗”,曾作《戒赌诗》:

贝者是人不是人,只为今贝起祸根。
有朝一日分贝了,到头成了贝戎人。

这首诗运用文字组合,十分形象生动的启迪与教悔,其效力竟犹如一剂清醒剂,比打骂、强禁收效大得多,可作为今日劝戒深陷赌毒者的良方。隐语含在其中:贝者合为“赌”,今贝合为“贪”,分贝合为“贫”,贝戎合为“贼”。全诗通过对“赌、贪、贫、贼”的字形分析,将赌徒的行为、心态、后果以及下场融入诗中,形象地指出赌——贪——贫——贼,是赌徒们的必然之路;成“贼”之日,便是坠入“法网”之时。行此绝路,何苦来着?实为戒赌诗一绝。

清道光四年曾任高州知府的黄安涛写有《戒赌诗》:

已将华屋付他人,那惜良田贻祖父。
室人交织泪如雨,典到嫁时衣太苦。
出门郎又摇摊去,厨下无烟炊断午。

该诗暴露了一些赌徒因嗜赌而彻底破产的事实,描写得实在是触目惊心,淋漓尽致。

清代吴文晖也有《赌徒》诗:

相唤相呼日征逐,野狐迷人无比酷。
一场纵赌百家贫,后车难鉴前车覆。

前两句勾画了赌徒的嘴脸、赌博迷人成瘾的毒害。

后两句则充满哲理,指出纵赌使许多人破产致贫,犹如警钟,催人警醒。

清代蒲松龄的《日用俗字》诗云:

天下之倾家者,莫速于赌;天下败德者,亦莫于博。

清代无名氏《赌博八害》诗云:

输了拼命,赢了心惊;见利忘义,翻脸无情。
打架斗殴,争吵不休;穷途末路,便下毒手。
浪费时光,危害健康;昏昏沉沉,前途无望。
通宵达旦,精神不振;干活失神,事故频现。
狼藉名声,婚姻难成;纵然有家,各奔东西。
输急红眼,倾家荡产;明偷暗抢,锒铛入监。
一上贼船,再下困难;苦头吃尽,受害匪浅。
贻误后代,风气败坏;毒化社会,民族苦煎。

该首诗对“赌博八害”历数其害,全面透彻,触目惊心。

清代诗人吴獬在广西荔浦任县令,为禁止当地赌风,特作《戒赌歌》。

张榜公布,告诫全县百姓“切莫赌”。其歌云:

切莫赌!切莫赌!赌博为害甚于虎。猛虎有时不乱伤,赌博无不输精光!

切莫赌!切莫赌!赌博唯害绝无乐!妻离子散家产破,落得颈项套绳索!
赌输无钱去做贼,招致身败又名裂;赌输无钱去抢劫,镣铐沉重锒铛响。
甚者为赌去杀人,相互殴杀不留情;及至双方都气绝,床上屋里血淋淋,儿哭崽啼惊街邻!
总之赌博有百害,劝君莫做赌博人。
耕作勤!耕作勤!唯有勤劳出富人。赌博赢钱水中月,锄头底下出黄金。
耕作勤!耕作勤!唯有勤劳出能人。好逸恶劳终受苦,勤劳致富美前程。

在民国时期,在民间广为流传着这样三首《戒赌诗》。

诗中以赌徒的口吻,哭诉着赌博的危害性,告诫世人要引以为戒。

其一:

我今有忠言,劝君且莫赌;人道赌为安,谁知赌中苦?相对有戈矛,相交无肺腑;赢来随意挥,输了行残酷;顷刻百万翁,转眼就抱股;寝废通宵坐,熬夜揪肺腑;赢输总归谁,流入杂货铺;妻老辛苦来,不幸全家苦。

其二:

天子九,地子九,四人坐下推牌九,输去洋钿九十九,老婆走到房门口:你这个杀千刀的走不走?害你爹,满街游,害你娘,拿棒头,害你儿,去放牛,害你女,做丫头,害你老婆拎篮头。

其三:

丈夫在外赌红了眼,妻子在家哭肿了眼,两个孩子饿昏了眼,梁上绳子正张着眼。

三首戒赌诗把赌博的害处描绘得淋漓尽致。 

在我国的闽南地区,流传着仅有25个字的劝赌民谣:

一更穷,二更富,三更起大厝,
四更卖妻做大舅,五更做贼入狱住。

它以时间为线,叙述了赌徒一夜成囚的过程,点明了赌博与犯罪的联系。

江南民间还有一首用月份为叙事的《劝赌歌》:

正月雪花纷纷扬,流浪汉子进赌场,赌起钱来全不顾,输去田地怨爹娘;二月杏花出园墙,老婆劝赌情义长:劝侬老公勿要赌,做个安分种田郎;三月桃花正清明,姐妹劝赌泪淋淋:劝侬哥哥勿要赌,勿负姐妹一片情;四月梨花白如雪,大小叔伯劝侄辈:金山银山双手挣,赌博铜钱勿发财;五月榴花开满树,丈人丈母劝女婿:多为老婆儿女想,赶快逃出迷魂阵;六月荷花闹池塘,娘舅上门劝外甥,横劝竖劝都不听,手拿柴棍打外甥;……

这首《劝赌歌》以委婉动情、苦口婆心的劝诫,使不少执迷不悟者改邪归正。

多少年来,这首《劝赌歌》一直在民间流传,对禁赌起到了很大作用。

近几年来,我国东南沿海地区许多群众被“六合彩”赌博本质所迷惑,怀着一夜暴富的念头参与“六合彩”赌博,有的地方几乎每户人家都参与赌博;有的农民将买种子、化肥的钱都输光了,有的农民甚至卖房子押地产买“六合彩”。有的地方甚至小学生你凑五毛钱、我凑五毛去参与“六合彩”赌博。在“六合彩”的重灾区,一到“开赌”之日,农民有田不耕,工人有工不干,干部无心上班,教师无心讲课;许多“赌民”因此债台高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实在是令人惨不忍睹,有人对些写下了如下二首劝赌诗歌:

其一:

稀奇真稀奇,老少都赌钱,上午看玄机,下午觅借钱,一时过一时,七点心痴痴,码开哭啼啼,上期驳下期,免食减肥丸,赢钱去嫖妓,输钱卖妻儿,头脑昏迷迷,家庭要拆离,赌久人颠痴,神经牙丝丝,粒码十块钱,路边去解诗,地方精神院,等你来相见,醒来境迁移,回头已太迟,劝君勿赌钱。

其二:

相见不问好,开腔言生肖。上期已出牛,这期该马跑?输者长叹息,赢者怨注小。田亩少人耕,沃野生蒿草。遥望买单处,人如东海潮。

如今,面对一些人沉溺于赌博,有人也用戒赌诗歌这种形式来警示世人。譬如72岁的江西吉安县万福镇堤前村村民陈耀华,对一些村民沉迷赌博看不惯,就编了一首《劝君戒赌诗》,以倡导改陋习树新风:

“……自摸暗杠争输赢,相骂吵嘴不饶人。一心为了打麻将,关门火烧遭祸殃。失火烧屋麻将害,烧成土灰坑别人。夫妻相骂因麻将,老婆投河打单身。麻将是个迷魂汤,妨碍生产误时光……”

“赌”是万恶之源。人,一旦染上了赌博的恶习,发展下去便会丧失理智,丢掉人性,无法无天,六亲不认,乃至不成其为人了。但愿有赌博习气者,能读读这些戒赌诗歌,彻底改掉赌博陋习。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