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金瓶掣签”作假说起(图)

2014-10-19 07:07 作者: 丁一夫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4年10月19日讯】叶小文披露作假“胜利”

青海省塔尔寺住持阿嘉仁波切曾经担任过全国政协常委、青海省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还担任过十一世班禅喇嘛转世灵童寻访小组秘书长,他在回忆录《逆风顺水》一书中披露了一个史实细节:一九九五年底,由中共统战部一手筹划掌控,在拉萨大昭寺举行“金瓶掣签”选定了中国政府认可的第十一世班禅喇嘛转世灵童后,在返回内地的飞机上,大功告成的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叶小文,向阿嘉仁波切透露了一个秘密,他们在金瓶掣签的签子上做了手脚,使得他们想要的候选灵童的签子明显突出,于是顺利地“掣”出了预定的灵童,取得了“反对达赖集团先期宣布班禅转世灵童的斗争”的一大胜利。

这一秘密的透露,在全世界佛教徒和藏人中引起的震惊,对中国政府本来就不佳的声誉的打击是毁灭性的。对于佛教徒和藏人来说,遴选班禅喇嘛转世灵童是何其神圣的事情,中国政府的宗教管理部门连这样的事情都会作假,那还有什么是可以信任的?

正因为这件事情关系太大了,它的确切与否会从根本上决定中国政府宗教管理部门和宗教政策的可信性,所以,海外关心西藏问题的中外人士在得知阿嘉仁波切书中描述的情况后的第一反应是:这是真的吗?

我同海外友人谈论这一事件的时候,普遍的反应是,此举事关重大,需要确定到底是不是有这么回事。在海外生活,遇到此类新闻,习惯上的要求是,孤证不可确信,需要独立来源的旁证。虽然说,阿嘉仁波切是海内外知名的佛教高僧,在各方人士中都口碑极佳,佛家不打诳言,他的回忆录记录的是他的亲身经历,大昭寺的金瓶掣签他在场,他和叶小文同机返回内地也有记录可查,他的话是可信的。但是孤证仍然是孤证。对于在海外生活的人来说,要确定此事,仍然需要独立来源的旁证。

何以认为作假并无严重不妥

最近我从一位内地干部那里得到了旁证。这位干部说,金瓶掣签事件后,他在一次大会上听过叶小文的报告,叶小文讲述了他们怎么和“达赖分裂集团作斗争”的种种情况,其中就有阿嘉仁波切回忆录中披露的在金瓶掣签中做手脚的情节。这位干部说,那是一次相当规模的大会,并不是关起门来的小范围机密会议。叶小文在讲述金瓶掣签作假的时候,也并没有丝毫掩饰和不安,相反,他是相当高兴而自傲地讲述这次“胜利”。内地来的朋友告诉我们,其实在内地一定层次的干部中,听过叶小文或其他人讲述这次金瓶掣签“斗争”的人并不少,这不算什么不得了的秘密,听的人也并不觉得这是什么了不起的带有阴谋色彩的亵渎神圣。

这是独立来源对“金瓶掣签作假事件”的旁证,阿嘉仁波切所披露的金瓶掣签遴选十一世班禅喇嘛转世灵童的内情得到了证明。更深地思考这一事件,我们不得不想到,为什么内地干部群体对这样的作假事件会普遍觉得并无严重的不妥,从中我们可以对建立在这样普遍认知上的中国政府现行宗教政策,得出怎样的结论?

中共是以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为指导的政党,唯物主义是这个政党认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唯一真理。这个哲学根本思想,和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及社会发展理论紧密结合,成为一种能够解释一切社会现象、能够贯穿共产党的革命纲领与目标、能够为党的方针、政策和策略服务的体系。全世界共产党的一套理论和话语,能够为各国共产党所做下的任何残酷的、血腥的、反人类的事情做出辩护。在那个体系中,即使是最违反事实与常识,最不道德的事情,也可以解释得合情合理。

根据这个党的意识形态,宗教是人类社会进步过程中,还处于落后社会阶段的产物。马克思主义哲学认为,任何宗教信仰都是唯心主义的,所以是一种错误的不科学的世界观。宗教作为一种对世界的唯心的错误认知,是一种落后的社会意识形态,随着社会进步,必然会消亡。而共产党的革命本身,是要和这种错误的落后的东西作斗争。

中共以宗教为敌的强硬政策

这一套理论,在中国大陆的中学大学里是所有人的必修课程,已经教了半个多世纪。可以说,如今中国大陆上所有受过中学教育的成年人,都受到过这一套说辞的熏陶。而党员和党的干部,则必须至少在表面上以这一理论为信仰。

中共的宗教事务管理局和宗教政策,离不开这一套理论的原则和指导。于是,信奉唯物主义而视宗教为落后与错误的共产党人如叶小文者,掌握著这个世界上最大人口国家的宗教,这样显然荒诞不经的关系,对中共来说就不仅是合理的而且是必须的,它没有明说的理由就是,共产党管宗教,说到底是要和宗教作斗争,是要在眼下让宗教为党和国家服务,并且促使宗教早日消亡。

所以,中国各级宗教事务管理机构和宗教法规与政策最大的特点,是它完全把宗教当作一种“异己”的对象,在内心里是敌视一切宗教的。在对待藏民族的藏传佛教时,中共一方面声称“反对宗教政治化”,其实目的是贬低和削弱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的政治地位,另一方面则坚称只有他们才有资格决定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的转世,坚持金瓶掣签的权威性,全然不提乾隆时代提出金瓶掣签的时候,整个清朝皇室都是佛教信徒的事实。中共以一个唯物主义者的身份来干涉他人的宗教,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还强行要对活佛颁发“活佛证”,对喇嘛颁发“喇嘛证”,无证则为非法。而在实施“金瓶掣签”的时候,弄虚作假也就不以为耻辱,反视为光荣了。

如今,中共对待宗教的态度,正在向改革开放前的强硬政策倒退。迫害法轮功,打压家庭教会,强拆十字架,强行干预穆斯林的宗教生活,都是出自于中共以宗教为敌的观念。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