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六四”:38军军长徐勤先抗命内情(组图)


六四
中共军队“六四”屠城之后,1989年6月6日的北京街头。(网络图片)

今年6月2日,《纽约时报》报导了1989年“六四”参与镇压的军队的一些内幕,其中,早前已经被媒体关注的中共解放军第38军原军长徐勤先抗命的故事再被提及。当年,在学生占领天安门广场的第二个月,中共元老级人物如邓小平、杨尚昆等人深感不安,并召集了中国军队最高指挥官,要求他们对使用武力镇压学运予以配合和支持;但中共军队“王牌军”的38军最高领导人徐勤先认为学生的抗议是一个政治问题,应该通过谈判加以解决。

现年79岁的徐勤先,在1989年时拒绝执行没有时任军委主席邓小平签字的戒严令,先是被革职,其后又被迫遭受4年牢狱。徐勤先六四期间抗命的事件被中国当局全面封锁,他的经历只在海外流传;2009年香港《苹果日报》记者在毛泽东前秘书、中共党史专家李锐家中偶遇徐勤先。经报导后,徐勤先与他的抗命故事始被更多人知晓。出狱后的徐勤先被中共当局安置到河北石家庄生活,现享受副军级待遇。他在接受《苹果日报》采访时表示:“已经过去的事情,做了就没有什么后悔的。”

徐勤先并不是唯一的反对军事镇压的高层军官,《纽约时报》在报导中还透露,一位前党史研究员证实了当时一份请愿书的存在。这份请愿书由七名高级指挥官签署,呼吁中共高层撤回军队。他们认为,“人民的军队属于人民,而不能用来对付反对者,更不能用来屠杀他们。”

《纽约时报》报导了中国历史学者,现为《炎黄春秋》副主编的杨继绳的亲历:1989年他正在中国官媒新华社工作,六四镇压后的清晨,他到达木樨地——那里也是中共军队发起最猛烈镇压的地方——看到了四处都是遗弃的自行车、被烧焦的汽车和一滩滩干涸了的血迹,而且到处是弹孔,令人不寒而栗。对面的墙上有血红色的大字:“血证如山!”迄今为止,依然没有“六四镇压”确切的死亡数字,关于被坦克碾压或被炮火炸死的平民,在不同的出处,从几百到1000多人不等。

“宁杀头,不做历史罪人!”

杨继绳这位“六四事件”的亲历者多年后在他的一本书《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修订版)》中,详细记载了当年徐勤先拒绝高级干部军参与戒严、镇压学生的过程。他在早前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和徐勤先有过多次会面,这些见面交谈的内容,一切以书中叙述为准:“当时,徐勤先因患肾结石在北京军区总医院就医……5月17日,徐勤先接到北京军区的开会通知。北京军区副司令员李来柱宣布中央军委命令,让军长们当即表态。其他军长没表示不同看法。徐勤先说:‘口头命令我无法执行,需要书面命令。’李来柱说:‘今天没有书面命令,以后再补。战争时期也是这样做的。’徐勤先说:‘现在不是战争时期,口头命令我不能执行!’李来柱说:‘那你就给你的政委打电话,传达命令。’”

书中继续写道:“徐勤先给政委打了电话,然后说:‘我传达了,我不参与,这事和我无关。’说完就回医院。他回来后同朋友谈起这件事时说,他作了杀头的准备。他说:‘宁杀头,不做历史罪人!’”

旅美学者历史文献学者吴仁华,也是六四事件的亲历者和见证人,多年间追索六四镇压真相及镇压军人去向等,着有《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等。他早前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曾披露徐勤先抗命被判刑外,还有当时北京军区第28军军长何燕然、28军政委张明春、39集团军116师师长许峰等,皆因当年不愿执行命令,受到降职调职等处分。

六四事件是中国的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悲剧时刻,因为那批被中共血腥残杀的青年学生和抗议人士是真正的爱国者,而不是中共所说的“反革命”;虽然中共一直以其惯用的谎言欺骗、媒体封锁试图掩盖真相,用金钱利诱封住人的口,但是真相将不会永远被掩盖。

六四 香港
全球关注六四,逾18万港人于2014年6月4日晚点良心烛光再次照亮香港维多利亚公园。

数以百计千计的六四死难者已经逝去二十五年了,他们都是中华民族的儿女,是每个家庭的至亲。只要去读读“天安门母亲”每年的呼吁,凡有人类正常感情的,无不痛入骨髓。而到了今年六四,天安门母亲连发出声音的渠道都被掐灭了。试想一个政权不悲悯人的生命,还有什么文明与道德可言?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