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能达:无辜民众节日丧生,是谁之过?(图)

2015-01-06 22:02 作者: 方能达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不忍睹!上海新年惨剧 踩踏事故致35人死亡
上海新年惨剧,踩踏事故致36人死亡。(看中国配图/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5年01月06日讯】2015年元旦前夕将近午夜的时候,在上海发生了民众争抢进入市中心的广场而推挤造成跌倒者35人被踩死42人被踩伤的严重事故。这起事故并非简单的偶发事故,而是反映了中共政权的自私专制性质所关联的一系列根本问题。

“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动乱严重破坏了文化教育事业,导致了从1970年代后半到1980年代初期的青少年人缺少法制观念和行为粗野。那时福建省厦门市的南普陀寺门前每逢佛教节日的庙会必有青少年人聚众闹事甚至动用刀棍铁链大打出手的恶性事件。可是有一回大批穿制服的警察与便衣警察采取预防措施守候在南普陀寺前那一天却平静无事,甚至连年纪大的佛徒香客都少了许多。警务部门事后深入调查,弄明白了原来是那天离厦门不远的金门岛上的广播电视台正在转播台北先已播映的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这使得公安局和好几所政法学院的刑事侦查研究室觉察到了趣味浓厚的古典名著之魅力足以使青少年人有精神寄托而有助于治安减少犯罪率。此事上达国务院后文化部相应地制定计画集中了人力物力接连拍摄了几部按照古典名著内容的电视连续剧,其中最先摄制的是《红楼梦》与《水浒传》。

然而,自从邓小平怙恃军权先后非法罢黜了华国锋与胡耀邦之后,中共当局专注于巩固政权和谋私利,中国大陆的文化事业日趋庸俗化,以至于民众的文娱生活看似有很多选择却少有精品,正如连中国大陆的报刊都无法掩饰的几乎无人不看却又怨声载道的元旦晚会与春节晚会节目一年不如一年。著名电影导演冯小刚在2014年为伪中央电视台执导春节晚会节目后发誓今后再也不接受这项政治任务。在“文革”前尽管编导人员在安排节日广播电视节目时不得不穿插中共政治内容,但老的编辑人员在选择节目时仍能本着良知,在不违背中共禁令的限度内尽量选择内容精彩高雅的作品,例如歌剧《卡门》中的《斗牛士之歌》,与手风琴曲《杜鹃圆舞曲》在不同年份的节日专辑广播节目中被一再采用。当今中国大陆的中青年人之中虽不乏知识修养程度高者,但这一年龄段的人们的总平均审美水准已远不如“文革”前的中青年人。在“文革”后恢复电影百花奖评选活动后,在影片《小花》中初上银幕的青年演员陈冲被评为魁首。那一年上海的电影刊物发表社评,既为年青一代的成长与陈冲的成绩喝彩,又客观地指出许多演技更成熟精湛的老演员居然都落选反映了“文革”后大多数观众的艺术欣赏与评判能力太差了。这种情况延续至今,加上中共着重军力和重视党化宣传,轻忽引导正道与净化心灵的文艺,以至于上海市的民众在业余生活不够充实的情况下不约而同地把观看绚丽耀眼的灯彩作为赏心悦目之举。赴市中心广场的人流过多过密,而且不少人争先恐后不顾别人,以至于一旦有人被挤倒就形成了推骨牌效应而不可止住,才会发生踩死踩伤跌倒者的惨事。

美国纽约每年为了观赏12月31日午夜的降灯球也有许多人早早聚集等待在比上海市中心的“陈毅广场”面积小得多的时代广场,但警方认真疏导而秩序井然,不至于发生像上海这次的惨剧。回顾十几年来的中文报刊上的节日情况报导,类似的惨剧在中国大陆的其他城市也曾发生多次,甚至有桥梁撑不住人群重量而坍塌的不可思议的事发生,暴露了政治腐败所导致的施工单位与官府勾结偷工减料从中牟利之黑幕。中共警方在镇压民众时效率极高,何以在真正需要有益于民的治安维持公共秩序方面表现得如此糟糕。在1950年代中共警员多数是转业军人与未受过公安专业训练的从业者,那时未发生上述情况的惨剧,而从1950年代中期至今公安院校与政法学院内的公安科系早已培养了大批受过专业训练的警员,反倒治安如此差。其原因绝非中共当局这次掩饰过错所说的“警力人手不够”,而是专制政权使用警力的目的不正所造成。

“文革”后中共解禁了一部由在1950年代被中共逼得自杀的著名演员石挥主演的影片《我这一辈子》,该影片反映了民国时代的北京的警察不但敬业而且极有人情味。中共对文化事业一向严格控制,中共党员名演员赵丹在临终前规劝中共当局对文化事业不要管得太死。《我这一辈子》这部影片被解禁,足以表明这部影片所反映的社会情况不假。1950年代前的小学国文课本中有一篇题目是《北平的警察》的课文,记叙了那一时代北平(即北京)警察的和蔼与搀扶老人过马路的动人情景,与影片《我这一辈子》所反映的情况类似。去年逝世的著名演员张瑞芳曾回忆她在1937年后在街头演出抗日话剧,她说,“那天在街头巡逻的警察是个小伙子,他不但帮我维持秩序,还帮我提重物,他说‘我也是中国人啊’”。这件事也反映了民国时代的警察比当今中国大陆的警察形象好得多了。中共长久以来都在宣传与文艺作品中把民国时期的警察描写成像土匪那样横行霸道欺压民众,可是实际情况并非那样。反倒是当今的中共警员被民众骂为“黄皮狗”。虽然当今中国大陆的警员并非都没有人性,但政府迫使他们执行镇压民众,否则他们不但有被开除而失去维持生活的收入来源之虞,甚至也有被当作叛徒受到镇压的严重危险,就像影片《聂耳》中虚构的情节,一名抓捕老年抢粮饥民的年青警察在聂耳为老人求情说“你饶了他吧”时回答聂耳“我饶了他,上边可饶不了我!”上海的践踏伤人事件与前几年被逼得采取过激手段泄愤的杨佳事件之起因无不与中共的专制统治相关。难怪当年有律师集体呼吁政府考虑起因而对杨佳赦免或减刑。在审判杨佳的当天,上海民众为声援杨佳而在法院门外撑起了横幅“刀客不朽”;在得知杨佳被判死刑后,有人立即高呼“打倒共产党!”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