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弃欧元区?左派骗选票胜出

2015-01-30 16:12 作者: 万厚德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5年01月30日讯】(看中国记者万厚德综合报导)众所瞩目的希腊大选于25日揭晓,激进左派联盟拿下国会近半席次,扬言拒绝偿还债务的齐普拉斯则成为希腊史上最年轻的总理。由于利空早已出尽,欧洲股汇市并未有太大的起伏,显系对后续的发展有所观望。欧元区财长们多予柔性喊话,预留谈判空间,但对还债义务仍有所坚持;德国则是不予评论,仅称观其言行再做论断;而出言咄咄的“激进左派联盟”,则是对其早先弃守欧元区的论调有所撇清地宣称他“从没如此打算”。看来,希腊支持左派激进想法的民众,最终是要失望了。

三大债权人:延期可议纪律与还债不可违

“激进左派联盟”在300席国会议员中赢得近乎过半的149席,而主打撕毁欧盟纾困方案重议2,400亿欧元债务合约的该党40岁党魁齐普拉斯,也成为成为希腊150年以来最年轻的总理,并获得授权组建新政府。虽然席次距过半数门槛仅差两席,但随即获得右派中同样反对纾困的小党“独立希腊党”的支持,顺利组成欧元区第一个由“反撙节”政党主政的新政府,共同展开对欧洲央行、欧盟及国际货币基金等三大债权人的抗争。股汇市在历经数月的选情波澜后,可说利空出尽,反应稳定,欧股甚且成小涨局势。

面对齐普拉斯一笔勾销债务的要求,这三大债权人已予峻拒,且坚持希腊须持续改革及厉行撙节,但对重新订定债务偿还时程的可能则不予排除。欧元区财长会议主席则表示,支持希腊勾销债务的国家非常少,但如有必要,欧元区愿意放宽希腊还债的条件。此番谈话也还获得支持默克尔最力的比利时与芬兰高层的呼应。不过默克尔到目前为止仅透过其发言人表示,“新政府务必要采取行动,促进希腊持续经济成长,而这也意味希腊要信守先前的承诺”,而德国其他高层的言论也都仅止于此,至于其他的评论与后续的作为,德国财长萧柏乐以“希腊还在组织新政府”一语,表示要进一步观察。

不满欧盟谴责俄罗斯意图要胁

为了营造双方谈判的气氛,可能出任希腊财长的“激进左派联盟”要员亚鲁法奇斯则一反选前以退出欧元区为要挟的态度宣称,“我们没有离开欧元区的打算,也不会以对峙的态度进行谈判”,以淡化各方对新政府可能采取强硬谈判路线忧虑。不过齐普拉斯,还是在上任的第二天就针对一项涉外事务杠上了欧盟理事会。

乌东叛军在俄罗斯军事协助下,再度发起大规模攻势,并在24日造成20多位平民的伤亡。欧洲理事会27日则是罕见的发表一份据称是各会员国元首的共同声明,谴责这次攻击事件,也责成29日将召开的外长会议,讨论进一步对俄罗斯的制裁。齐普拉斯则是立即对此表达不满,声称该声明并未征求希腊的同意。分析指出,齐普拉斯除了想借此拉高希腊在欧盟的发言地位外,同时还对俄罗斯释出善意,想在乌东乱局中取得以外交制衡欧元区压力的筹码。

希筹码不多百亿债务到期

对齐普拉斯而言,他可供谈判的筹码的确不多。希腊目前经济已萎缩四分之一,失业率升到25%以上,人民平均薪资降低至少30%,而最糟糕的是,几乎全靠纾困度日的希腊当局,在今年三月须偿还IMF约45亿欧元贷款,夏天前将有约64.5亿欧元的公债须偿还,因此新政府必须在2月底前与三大债权人完成协商以取得已经延后拨款的72亿欧元的纾困金,而前提是,希腊必须再度保证将继续改善预算平衡及经济重整,并迅速执行各项财政改革,同时让欧央行确信希腊仍将会继续留在欧元区。

对德国而言,任何减债措施,都将形成欧元区整体债务的骨牌效应,如意大利、西班牙等,对最大的债权国德国而言,其损失将更甚于希腊违约,以致出现默克尔对希腊出走“已作好准备”的官方说法,也因此对于取得希腊信守承诺的保证方才释款的原则,三大债权人是绝不会松口的。如此来看,对谴责俄罗斯一案表达不满的底层意义就显而易见了。而欧元区之所以敞开延期偿还的谈判大门,无非也就是担心将欧盟崛起中的极端派系逼到墙角后所可能引发政治上的连锁反应。

面对现实的环境,希腊新政权已提出基本的谈判内容,在避免出现存款提领潮及希腊经济再度崩盘的原则上,欧洲各国政府透过降低利率、展延纾困贷款等方式,让希腊基本预算盈余占国内生产毛额(GDP)的比率,从现行的4.5%降为2.0%,他们就接受欧元区的财政纪律方案。看似简单的合理的要求,却隐藏无底洞般深层的危机。

公民意识瓦解纾困成无底洞

免除债务和提高政府支出为齐普拉斯政权的核心政策,借由恢复贫户的粮食及电力补贴、增加贫民退休金、提高基本工资,并让低收入者减税与增加公共支出等以带动经济成长,但这也是德国无法苟同之处。欧盟要求希腊厉行的撙节措施,包括订定希腊政府支出上限和税务底限,大砍公共预算、退休金、补贴金和公仆薪水并增加税赋等。在所谓的“财政纪律”上,双方南辕北辙的立场根本就毫无转圜空间,而从2010年希腊开始接受多次纾困后的纪录来看,即便是右翼执政期间,其履行程度已是难以恭维,更何况新政权与欧元区于政策立场上的深度矛盾?也因此让人对齐普拉斯所提出的内容有所质疑,所谓“接受欧元区的财政纪律方案”,在“逃税已成自然、福利则是必然”的社会公民意识下,根本就是空话一句。欧盟清楚,纾困根本就是个无底洞。

根据调查指出,希腊公部门贪腐导致GDP达8%的损失,其贪腐情形在欧盟27国中最严重;13.5%的希腊家庭曾经行贿,平均金额约1,355欧元;每10名非受薪阶级人士中,就有7人大幅低报收入,导致GDP约10%的税收损失;而以现金交易,鲜少缴税的所谓“影子经济”则占GDP的25.1%,也是欧洲最严重的国家;最知名的公案是,开征豪宅游泳池税时,只有324户诚实申报,经卫星实际勘查发现,隐藏在豪宅大门后的游泳池多达1万6,974个。公民意识败坏之例证,罄竹难书!

欧洲经济学家预言指出,齐普拉斯的激进左派政权撑不了多久。“接受欧元区的财政纪律方案”换取纾困,将违背当初竞选的承诺,那些已然承受不了撙节纪律的支持者,势将重演希腊暴动事件,调转枪头对出身共青团的齐普拉斯采取更为激烈的抗争;拒绝接受纪律方案,那所面临的将是财政上的立即崩溃,甚至被迫脱离欧元区。两者都将导致派系分裂进而垮台。

希腊公民若不能以爱尔兰为师,当局若不能坚守财政纪律,希腊的天空将难再蔚蓝。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