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彤:周永康获刑将比薄熙来重(图)

2015-04-06 10:01 作者: 常春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4/08/12/20140812133312449.jpg
赵紫阳前秘书鲍彤先生(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5年04月06日讯】(看中国记者常春采访报道)近日,周永康被提起公诉,引发舆论诸多方面的讨论。《看中国》就外界关注的周永康案的相关问题,采访赵紫阳前秘书鲍彤先生。

记者:4月3号,周永康案突然被移交到天津检方提起公诉,在海内外引起了非常大的反响,就人们普遍关注的几个问题,请您谈谈您的看法。中共最高检发消息称,天津检察机关对周永康“涉嫌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提起公诉”。这和去年12月份中共官方新华网公布的六宗罪差距很大,而且在前几天,也有报导说周永康“搞非组织政治活动”等等,这次都没有提,您对这种变化怎么看呢?

鲍彤:我想大概是,那三宗罪不能成立,或者说那三宗罪不能公布,恐怕只能这两种情况吧。两者必占其一,一个就是原来搞错了,不能成立,一个是原来搞对了,但是现在不能公布,说不出口,不好意思说,因此把它抹掉了。

记者:为什么不能公布呢?

鲍彤:经常有党的机密,国际机密不能公布的。如果可以公布,他为什么不公布呢?它现在把六宗说成三宗,那么就是说另外三宗不能公布了。

记者:周永康4月3号被公布之后,有很多法律界人士认为,周永康最快会在5-6月份开庭,按照惯例,您对此持什么态度?

鲍彤:根据我了解的情况呢,法律是有规定期限的,但是法律在法律规定期限以外,拖下去也是很常见的,延期也是常有的,依法延期或者是法外再延期这种情况都是有的,我知道的是这个情况。

所以要依法治国,要是过去都是很依法的,不必说依法治国了。就是因为刑事诉讼法的规定经常是不遵守的,所以要依法治国,如果都遵守那还依法治国干嘛呀?不必了,我就是说不必强调了,所以强调就是因为经常有违反刑事诉讼法的发生。

记者:香港《前哨》杂志报导,去年8月下旬曾报,癌症晚期的徐才厚在医院昏迷多日被抢救过来后,甘愿认罪。得知徐认罪的消息后,周永康也低头认罪,并供出曾庆红。您觉得周永康招的会有哪些人和事呢?

鲍彤:我想这么个事情,就是按照中国的法律,在法院判定有罪以前,都不能认定有罪,因此我想这个由司法部门来公布这些消息我觉得都是很奇怪的事情。因为在没有判罪以前,你怎么知道他一定有罪呢?在不能肯定他一定有罪的时候,你怎么能说他一定是这三个罪呢?要说清楚只有等到法院判罪以后才能说清楚。

根据中国的法律,有罪没有罪不是纪委说了算,不是公安局说了算,不是检察院说了算,也就是说,不是国家公诉人说了算,最后要由法院说了算,因此在法院没有说以前,别人说的都不算数,这是中国的法律规定,我想依法治国这一条应该遵守。

记者:外界传说周永康罪大恶极,做了很多坏事,包括所查出来的贪污腐败等等这些事件足以够判死刑的,那么按照中共党内的一些惯例,您觉得周永康很有可能获得什么样的一个刑罚?

鲍彤:如果是按照新的公布的这三项罪来看呢,我想恐怕比薄熙来最后认定的罪要重,因此它判刑大概不会比薄熙来轻,而很可能比薄熙来更重,大概是这么个情况。

记者:按照正常来讲,周永康在关押期间,审讯的时候,会谈到他所涉及的人或事,那么外界普遍传说周永康的后台是江泽民和曾庆红,您对此持什么样的看法呢?

鲍彤:我想他不会没有支持的人,但是到底谁支持的我说不清楚,不了解这个情况。

如果他没有人支持,他怎么会上来呢,因为中共的大官没有一个是选举的。都是更大的官把他提拔起来的,所以中共的官叫做选拔不叫选举,如果叫选举那是假的,选举是演戏。所以周永康不是下边的人把他举上去的,是上边的人把他拔上去的,也就是说当时比周永康权利更高的人把他拔上去的,我相信这一点,因为这个词不是别人创造的,是中共固有的词汇,就叫选拔干部。

记者:在3月18号,中共白皮书披露说周永康、薄熙来等人“搞非组织政治活动”,这种“非组织政治活动”,它应该不是一个轻的罪名吧?

鲍彤:“非组织政治活动”,这是一个比较新的名词,如果倒退二十年三十年,那就叫做“篡党夺权”,就叫做夺取党的最高权力。后来一般都用“篡党夺权”这个词,现在这样的话不大说了,因为“篡党夺权”算一个什么罪呀说不清楚,为什么你可以“篡党”我不能“篡党”,只准你“篡党”不准我“篡党”,因为这个话在“庐山会议”上被说了以后,说的很臭,所以不大好用这个词,所以现在就叫做非组织政治活动,可能是这意思。非组织政治活动,除了这个过去原有“篡党夺权”这个意思以外,是不是还有别的意思,那我不清楚,不知道不敢乱说。

记者:还有前几天,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向媒体曝光,说周永康涉嫌器官移植的黑幕,那么这些都没有提,如果要对谁谁谁提起公诉,是不是应该对他所有涉嫌的犯罪,都应该说出来,可能涉及什么什么,然后提起公诉。那为什么有的谈有的不谈呢?

鲍彤:如果在审判过程当中,不提这个器官移植,或者审判以后,不说这些事。那么我们就知道这件事情因为不好意思说,因为不能公布于众,不便说,因为说出来太难听,太可怕,所以就隐瞒掉了,所以就向国内的公众跟国外的公众隐瞒了。

如果有这样的情况,那是很不好的,但是我想,这里边有这么个问题,就是如果有这样的事情,那么我想法院应该明确的表态,这是不是罪,是功还是罪,是为国家增加了GDP,还是对人类犯了罪,我想法院应该做出这样的判决。

如果没有这样的事情,我想法院应该辟谣,应该把卫生部部长抓起来,说他造谣,我看这个问题,没什么可以含糊过去的,要么卫生部部长造谣,那么法院应该有态度,要么卫生部部长讲的是真话,那么对周永康的事情必须做出判决,是不是反人类罪,我看法院应该在这个事情上明确的表态,向全世界表态,这是第一。

第二,把全部罪推到周永康一个人身上去,我认为是不公道的,如果任何一个人就可以决定这么些问题,那么中共的司法制度那就实际上是纸糊的,一个人就能干出这样的事来?一个人就能做出别人都管不了这个事?法院到哪去了?检察院到哪去了?人大到哪去了?领导一切的中国共产党到哪去了?把这么大的事情说成是一个人的事情,符合实际情况吗?难道这件事情如果是周永康自己一个人干的,难道不是中共的现行政治制度,社会制度的产物吗?

我看这个问题是绝不能含含糊糊的,轻描淡写的说成是一个人。如果一个国家的命运决定在一个人身上,这个国家还叫国家吗?如果一个人就可以在一个国家里边胡作非为,请问这个国家还能叫做国家吗?这个制度只能宣布破产了,一个人就把“国”搞掉了,所以这个问题应该说制度上的问题。

记者:站在您的角度,您希望周永康以什么形式审理,如果外界所说的这些罪名都成立的话,他应该获判什么样的刑罚,会处以极刑吗?

鲍彤:不好说他会判什么刑。我只希望他能把他所有的罪行和盘托出,不要隐瞒,我希望整个过程是透明的,让公众了解,一个主宰公民的生死存亡的一个这样一个人家称他为“政法沙皇”这样一个人犯了滔天大罪,他的罪行,不告诉老百姓,行吗?只有少数人知道,行吗?为什么少数人有权知道,而公众无权知道,这个国家是什么国家,所以我希望和盘托出,不要保留,百分之一百的公开,让大家来评论。

我希望百分之一百的透明,如果说这件事情里边有什么不能公开的事情,那么就是说有见不得人的事情,那就不是周永康有见不得人的事情,是这个国家有见不得人的事情。至于最后怎么判,我认为这是次要的问题,首先第一件事情,情况弄清楚,让大家清楚,让公众清楚,让中国国家的主人,每一个公民都清楚,这是最重要,他一条命值什么呢?

记者:您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鲍彤:我就是希望能够公开、透明、依法。一丝一毫不公开,我就有一丝一毫的不满意,有百分之五十的不公开,我就有百分之五十不满意,有百分之八十不公开,我就百分之八十不满意,我希望彻底公开。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