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角】中国大陆诡异的失业率…(三)

2015-04-25 03:16 作者: 蛮族勇士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5年04月24日讯】(接前文)

第三部分 失业陷阱

首先,让我们的目光从国家级的数据上沉下来,先研究一下城市级的人口和就业情况。一线城市在这个问题上并没有太大的代表性,因为人口和财富总是会涌入这些极富吸血性的城市,并将它周边的区域都吸成荒漠。我们主要来看看重要的二线城市,一些典型的工业城市。基于我个人的恶趣味,我首先选择的样本城市是佛山。这座城市在国内并不出名,但它却是中国民营制造业的代表性城市,珠三角最强大的民营企业品牌集中地,没有之一。2010年佛山的户籍人口371万,常住人口719万,常住人口数减去户籍人口数,就是外来长期打工的农民工数量了,719-371=348万;到2014年,佛山户籍人口386万,常住人口735万,农民工数量计算一下是349万。很明显四年下来,佛山的人口规模增长非常缓慢,户籍人口增长了15万,而农民工数量只增加了区区1万。这样看起来,佛山在这四年内已经无法为农民工提供就业岗位。或者可以这么说:佛山提供的就业岗位,已经无法吸引新的农民工的到来,它能勉强维持住目前的人口规模已经算不错了。作为珠三角民营制造业最强大的城市,佛山居然沦落到了这样的惨境,这真是令人大跌眼镜。要知道2010年前,佛山还是狠狠的辉煌过一把的。再往前看四年,2006年佛山户籍人口358万,常住人口586万,586-358=228万农民工。与2010年的348万农民工比较,这四年时间佛山新增了120万的外来劳动力。这给佛山这座城市带来了无穷无尽的活力,各项经济指标都耀眼非常。而2010年之后,这座城市却跌入了陷阱之中,再也没有了发展上的活力。想想看吧,前四年可以提供120万个新增工作岗位的城市,后四年却沦落到只能提供区区1万个新增工作岗位,这几乎意味着经济发展停滞。反映到GDP指标上,2006年佛山的GDP为2297亿,到2010年为5651亿,4年间的增长幅度高达146%;而其2014年的GDP为7603亿,相对于2010年的增长幅度仅为34%,不足此前四年增幅的零头。

离开珠三角,我们来看看长三角的无锡。这同样是一个非常强悍的工业城市,长三角乃至是全中国的工业发源地,中国工业文明之花的诞生地。2014年无锡市户籍人口477万,常住人口650万,由此计算出来的外来农民工人数为173万。而2010年,其户籍人口466万,常住人口637万,由此计算出来的外来农民工人数为171万。相对于2010年,户籍人口增加了16万,但农民工数量仅仅只增加了2万!这种情况,与珠三角的佛山一模一样。很明显,长三角的无锡与珠三角的佛山,这两个当地典型的制造业城市,都失去了为农民工提供新增工作岗位的能力!

无锡和佛山的情况并不是个例,而是东部制造业城市的普遍现象。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查询其它东部制造业城市的数据。我在此再举一例,山东的明珠型城市青岛,2006年的常住人口740万,而户籍人口749万,这表明青岛是人口输出型的城市,不要说吸引外来农民工了,本地户籍人口中都有9万人会逃出青岛,出去寻找工作机会。但是到2010年,青岛的常住人口增加到871万,户籍人口微增至764万。这意味着通过这4年的经济迅猛发展,青岛人已经不需要再离乡背土谋生,它甚至已经可以吸引107万的外来农民工。这新增的百万级的人口当然都是冲着青岛提供的工作岗位而来的。而到2014年,青岛的常住人口为904万,户籍人口约775万,由此计算出的外来农民工数量为129万。相对于2010年,外来农民工只增加了22万而已。百万级的农民工数量增加已经没有了。这当然意味着青岛的经济发展速度正在迅速放缓,无法提供足够多的工作岗位,吸引农民工的到来。

中国的东部地区已经普遍失去大量吸纳农民工的能力,那么我们将眼光投向中部和西部,看看这些城市的表现怎么样。中部地区最大的城市当然是武汉了,它的发展也是如火如荼。2014年武汉常住人口1034万,户籍人口827万,由此扣减而得到的外来农民工数量为207万。请注意接下来的数据,这里面所反映出来的现象与东部城市很有些不一样。2010年武汉常住人口979万,户籍人口837万,由此计算的外来农民工数量为142万。有意思的是,这4年时间里,武汉的外来农民工固然是增加了65万,这种增长规模相对于东部城市而言已经是显著增长,但其户籍人口数却减少了10万。再往前看4年。2006年武汉常住人口约868万,户籍人口819万,外来农民工数约49万。与2010年相比较,四年时间内农民工增加了93万,而户籍人口增加了18万。必须注意的是:2006-2010的四年间,武汉的户籍人口及外来人口均出现了显著增长,这也是全国的普遍现象。在这个时间内,中国的制造业正在蓬勃发展,提供了大量的就业岗位,因此人口也从农村大规模的迁移到城市。而2010-2014的四年间,武汉的外来人口虽然在增长,但其户籍人口却出现了下降。对此我先给出一个这样的解释:武汉提供的工作岗位,只能吸引处于饥饿边缘的农民工,而高素质一点的城市居民,则开始尝试逃离中西部,入籍东部,去争取东部更高收入的工作机会。表现在数据上,就是东部的户籍人口数在增加,而外来农民工的数量则不再表现出增长性。当然,这个解释是不是能站得住脚,还需要更多中西部的样本城市的数据来作为例证。

现在我们再看看长沙,这算是一个非常极品的城市,好大喜功,铁了心要扩大市区,搞“大长沙”概念。在统计数据上,这个城市的数据以2010年为界限,前后分得清清楚楚。2006年长沙市的户籍人口为631万,常住人口为647,由此计算的外来农民工数量为16万;这种十来万的外来人口数量长期保持,一直到2009年,664万常住人口,647万户籍人口,扣减得到的外来农民工数量仅仅只有17万。由此可见,长沙在09年之前无非是依靠省会城市的吸血性,吸引一些本省居民前来入籍,因此户籍人口得到了增长,但对于中国就业的主体“农民工”来说,这个城市并没有吸引力,甚至算不上是一个人口迁入的城市。到了2010年,随着长株潭三市合并的进程加速,三个城市连电话区号都统一为0731,“大长沙”的概念玩得如火如荼,相当多的产业被湖南省政府从周边城市抢到了长沙。这一年长沙的户籍人口为650万,常住人口为704万,由此计算的外来农民工数量一下子暴增到54万。然而这种事可一不可再,玩了这一把,吸引了一帮人过来,自此长沙的人口再次失去了显著的增长性。2014年,长沙户籍人口为669万,常住人口为731万,外来农民工数量为62万。从2010年到2014年的四年时间里,这个一直在鼓吹大长沙概念的城市,户籍人口增长了19万,这背后是湘西山区靠挖矿挣了钱的富人大量的入籍长沙,为这座城市的灯红酒绿声色犬马作出了卓越贡献,令长沙成为了全国知名的“脚都”和娱乐名城。而农民工倒只增长了区区8万,不到长沙户籍人口增长的一半。这显示的是这个城市的实体产业并没有得到什么实质发展。除了2010年搞长株潭规划的时候从周边抢到了一些产业,这4年来,几乎就没怎么发展,无法为农民工提供工作岗位。

在这里顺带提一下另外一个中部城市——郑州。只说一组数据,2011年郑州的全社会就业人员(注意:这个统计口径包含了农民以及农民工,他们没有退休年龄的概念)人数为490万,到2012年上升到历年的最高值509万。此后郑州不再能吸纳劳动人口,不再能提供新的就业岗位。2013年郑州的全社会就业人员数为498万,较2012年减少了足足11万个工作岗位。

现在我们已经了解了中部地区的情况。中部发展得最好的重工业城市武汉,它的实体产业发展得真的不错,产业经济数据也非常靓丽,老蛮我也忍不住要竖大拇指的。不过,它只能为农民工提供低端的工作岗位,而无法留住她的市民。而能实现户籍人口增长的“脚都”长沙,却无法实现产业经济的增长,无法为农民工提供更多的工作岗位。武汉和长沙就像是硬币的两面,都有各自的硬伤。至于郑州,它已经明显开始走下坡路了。这三个城市算是中部城市的代表,除了这三个城市之外的其它中部城市几乎都算是渣渣。但这三个城市在就业上交出的答卷,也只有武汉算是勉强及格,长沙只能打0分,而郑州恨不得是负分。东部城市现在已经无法为数以亿计的贫苦的农民工提供工作岗位,中部城市同样没能接过这个重担。那么我们有必要看看西部的城市,看看它们是不是有能力成为中国经济新的发展极。

07年成都常住人口1271万,户籍人口1112万,农民工人数为159万。不得不说,这个时候的成都其实没有多少外来人口。在那个时候,成都还是一个休闲的城市,辛劳奔波的农民工没有在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中出没,而悠闲的成都本地人则将大量的精力花费在麻将桌上。但此后成都的发展进入了快车道,大量的电子代工行业从东部地区迁入成都并带动了这个城市的经济发展。到2010年,成都常住人口增长到1405万,其中户籍人口为1149万,两相抵扣,外来农民工数量为256万。3年时间,新增了百万级的农民工,这可是一帮强大的劳动力,令成都的GDP突飞猛进。然而自此之后成都的发展迅速放缓。电子代工行业有着清晰的行业天花板,到了规模之后就无法再有寸进。2013年,成都常住人口规模为1430万,户籍人口1188万,由此计算出来的农民工数量仅为242万。3年过去了,成都的户籍人口固然是增加了39万,但农民工数量却还减少了14万。很明显,与长沙的情况相似,贫瘠的四川山区的少数富人们,开始纷纷迁往四川地区唯一的富饶城市成都居住,这使得成都在表面上看起来更加的繁花似锦。但这个城市的实体产业却在逐渐衰弱,而且由于它的产业基础建立在单一的电子代工行业之上,它的衰弱速度甚至比有着重工业基础的长沙更快。从四川山区走出来的贫民,已经无法指望在成都寻找到新的工作机会。

而西部的另一个大城市西安,情况更加惨不忍睹。2006年西安常住人口822万,户籍人口753万,两相抵扣后的外来农民工数量为69万。而到了2010年,常住人口847万,户籍人口782万,外来农民工微弱下降到65万。很明显,这四年间,西安为农民工提供的工作岗位在减少。这不算完。到2014年,常住人口863万,户籍人口815万,外来农民工数量大幅度减少到了48万。这种情况与长沙和成都一样,户籍人口在增加,显示陕西全省的富人都在向自己的省会西安聚集,但它的农民工数量却在显著减少。在西部大开发背景下,西安完全没有在实业领域取得任何看得见的成绩。陕西省内那些国家级的贫困县,根本不用指望它的省会能为自己的贫民提供工作机会。

综合来看的话,中国的农村仍然有大量的劳动力要走出田野,步入城市。然而中国的东部城市已经完全失去了吸纳人口的能力。中部只有一个武汉的表现稍微好点,其它城市都不具备大规模吸纳人口的能力。至于西部地区,更加是惨不忍睹。这大概就是我国的失业陷阱:从田间地头走向城市的贫民,他们充满了希望,想要放下锄头,拿起扳手,在工业的流水线上找一份光明的未来。但是,很不幸,迎接他们的,将是冷冰冰的现实。几乎所有的城市,都将对他们的到来说“NO”!而他们满是老茧的手,如果拿不到扳手,那么又会拿起什么呢?

请期待最终部分:生存,或者死亡。(待续)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