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家子原来是这么来的!为人父母者必读(图)



积金积银不如给子孙后代积德造福。(网络图片)

姜元龙是清朝年间金山县张堰人,他是务农致富。但其所购置的田产,大半都是用心计得来。他一方面放高利贷,见谁家有良田美宅,一定会趁别人遇到困难时借高利贷给他。因利滚利,时间一久别人难以偿还,姜元龙就趁机收走别人的田产。这样连贱买带没收,二十年间得田数千亩。后来姜元龙生了个儿子叫姜德璋。姜德璋游手好闲,不理家务,才二十岁就热衷嫖娼赌博。他每次出门一定带几张田契作赌资,经常抵押出去借别人十两银子的高利贷,再将银子赌光。等到第二天他去写借据,别人又会故意骗他:“昨天你了借我五十两银子,怎么隔夜就忘记了?”姜德璋也不争辩,就写下五十两银子借据给别人,可能根本没想过还钱以保住田产。别人见他容易欺负,群起坑骗他。不到十年,姜德璋就挥霍尽家产,穷饿而死。

周圣章是丹阳县黄堰桥人,家境本来小康。乾隆某年,麦子大丰收,大麦每石才二百钱。周圣章有百亩麦田,收成又比他人好,收获了很多麦子;当年周圣章又连续筹到几笔钱,全部用来买麦子,一共囤积了将近四千石麦子。到了第二年大歉收,春秋两季都颗粒无收,米麦价格很昂贵,周圣章还是闭门不卖。等到冬天运河水浅的时候,商贩无法通航,连麦种都吃光了,这时只有周圣章有囤积的麦子。于是附近居民都来找周圣章买麦子。周圣章开始还不答应,等别人再三乞求,才允许一亩田换一石麦子,麦子里还要掺糠秕。周圣章就这样用四千石麦子换来满满一箱子田契,得田五千亩。他本来就节省吝啬,又善于聚敛,不几年就田产过万亩,金钱堆积如山。

可是周圣章一直没有儿子。他百般祈祷,到晚年才得一子,因为是他六十八岁所生,就取名六八。周六八不到十岁,周圣章就到寿了。周六八长大后,视金钱如粪土,每次出门一定带很多银子,花光了才回家。有时实在花不尽,周六八就把银子丢进路边田里。当时推行社仓法,选一户乡里殷实人家当社正,差事落到周六八头上。乡里人欺负他稚嫩软弱,凡是从社仓借米的人都是有借无还,周六八每年赔偿仓粮无数。周六八又生性好赌,一掷千金,因此家道日益衰落,只好卖产度日。周六八卖产时,田契来不及写,竟刻板印刷,偌大家产一下子就被败光卖尽。到周六八死时,他家已经没有一间屋、一亩田。汪道鼎说:“我父亲担任丹阳县主簿时,周六八儿子穷困潦倒,充当门卫糊口。至今丹阳县人骂别人是败家子,一定骂他是周六八。”

福份由德而来,祖上不给子孙积德,无福受用的子孙就会败家。恶有恶报,欺负人者,他的下半辈子或他的后代也会遭到被别人欺负的报应。

事据清人汪道鼎所著的《坐花志果果报录》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