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巨匠罗振玉的功与过(图)

2015-05-02 00:13 作者: 王本兴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罗振玉(网络图片)

罗振玉(1866—1940),初名振钰,字叔宝、式如,后改名振玉,字叔蕴、叔言,号雪堂、贞松,又号贞松堂,自署贞松老人、永丰乡人、仇亭老民等,江苏淮安人。祖居浙江上虞永丰乡。他5岁读《毛诗》,15岁读完《周易》《尚书》等经史。16岁中秀才,后屡试不第,曾在山阳刘氏、邱于蕃、刘鹗等人家中做教师。刘鹗之子刘大绅曾从罗振玉就读,后罗氏以长女许配给大绅为妻。罗振玉不仅熟读经史,而且涉猎名物训诂、金石文字等。1896年,罗振玉在上海创立“农学社”,并创设“农报馆”,介绍西方农业技术,10年间翻译农业书刊百余种。为了培养日语翻译人才,他于1898年创立“东文学社”,教授日文。1900年,应湖广总督张之洞之请,罗振玉赴湖北武昌主持农务局,兼农校监督。此后,罗振玉步入仕途。1901年罗振玉主持武昌江楚编译局并创办(教育)杂志,后辞职归上海,又被张之洞、刘坤一派往日本考察教育。1902年两广总督岑春煊聘罗振玉为教育顾问。1906年,罗振玉经端方等人力荐,由地方被召进京师,在清廷学部任参事厅行走,后擢升为参事,直至1911年清王朝被推翻。

在此期间,罗振玉曾往直隶、山西、山东、江西、安徽等省视察学务。在京居官期间,他常去市肆收购古籍、铜器、碑帖、字画以及甲骨等古代文物。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罗振玉以清朝遗臣自居,与王国维举家东渡日本。在日本期间,罗振玉专攻经史及金石学,出版了《殷虚书契》《殷虚书契精华》《殷虚书契前后编》《殷虚书契考释》等重要甲骨学著作。

1919年,罗振玉自日本回国,寓居天津,继续从事著述。1924年,罗振玉应清废帝溥仪之召,入值南书房,清理宫中器物。当年11月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罗振玉与陈宝琛秘密护送溥仪出宫到日本使馆。1925年又秘密护送溥仪至天津日租界张园,罗振玉被溥仪任命为“顾问”。1929年,罗振玉移居旅顺,居住在旅顺火车站西山坡(今洞庭街1号)一座砖木结构的三层俄式藏书楼。这座藏书楼面积300平方米,称“大云书库”。他一直想借日本帝国主义势力“恢复清室”,参与、策划了成立伪满洲国。1932年3月,罗振玉参加溥仪就任伪满洲国执政典礼,并代溥仪向外宾致答辞。伪政权任命他为“参议府参议”,后改为“临时赈务督办”。翌年6月,任“伪满洲国监察院院长”“满日文化协会常务理事”。1934年,伪满洲国改行帝制,罗被邀为大典筹备委员会委员,受到“叙勋一位”的封赏。1936年任满日文化协会会长,因此后人称他为汉奸。1940年5月14日,罗振玉病故于旅顺寓所,享年74岁。辞世前自题挽联总结自己一生云:“毕世寝馈书丛,得观洹水遗文,西陲坠简,鸿都石刻,柱下秘藏,抱残守缺差不幸;半生沉沦桑海,溯自辛亥乘桴,乙丑扈跸,壬申于役,丁丑乞身,补天浴日竟何成”。

罗振玉一生勤于治学,著述不辍,平生著书130余种,刊印书籍百余种,校刊书籍642种。他在中国历代史料的保存、敦煌文卷的整理、汉晋木简的研究,尤其是对甲骨文的搜集、收藏、考释、传播等方面,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他的殷代甲骨的搜集、保藏、流传、考释,实是中国近30年来文化史上应该大书特书的一项事件”(郭沫若《中国古代社会研究》自序)。罗振玉适逢我国殷墟甲骨文、敦煌写经及西部边陲地区出土的汉晋木简、内阁大库明清档案、四裔碑铭、中州明器、齐鲁封泥、商周有铭青铜重器等重大发现时期,这些为学术研究提供了一大批传统金石文字以外重要的新资料,也为兼收并蓄的罗振玉提供了一个深入研究、施展才学的广阔空间与平台。1902年,罗振玉第一次在他的亲家刘鹗家中看到甲骨文墨拓片,情不自禁地惊叹道:“汉以来小学家若张、杜、杨、许诸儒所不得见也。今山川效灵,三千年而一泄其密,且适我之生,流传而悠远之,我之责也。”言辞中不仅感慨万分,而且感觉到自己有责任进一步地去传播、研究、弘扬。1906年他任学部参事时,开始收集甲骨文,并着手调查甲骨文的真正出土地。当时的古董商为了赚更多的钱,获取更多的利润,对甲骨出土地秘而不宣。直到1908年,罗振玉才得知甲骨出自河南安阳小屯村,并立即派人前去访求。1915年,他亲自前赴小屯村。后据胡厚先先生统计,罗氏得甲骨3万余片,并考订出安阳小屯为殷墟,甲骨为殷王室的遗物。为了能使这些甲骨得以保存,他“寒夜拥炉、自加毡墨”亲手墨拓甲骨文。通过研究,考释出甲骨文字485个,能识读出卜辞1303条,同时编印甲骨专著《殷商贞卜文字》《增订殷墟书契考释三卷》《殷墟书契菁华》《铁云藏龟之余》等。我们在阐述罗氏对甲骨文的成就与贡献之时,不得不提及,“日本现藏甲骨8200片,其中有5745片是通过罗振玉之手流往日本的。这些甲骨,为罗振玉自己所著录的不多,……还有很多当时并未著录的重要材料”(王宇信1989年《甲骨学通论》),这成了历史的过失与遗憾。

告往知来为学日益 乐天安命于人无求

罗振玉在日本毡拓、著录、传播甲骨文,长期考释、研究甲骨文字,对甲骨文的字形、字义及对甲骨文的契刻刀法都有了深刻的了解。他从日本回国后,开始用已释的甲骨文字集联,其手书的《集殷墟文字楹帖》153条,真正把甲骨文字引导到书法园地,可谓是最早的甲骨文书法集。他在自序中记云:“自客津沽,人事旁骛,读书之日几辍其半,去冬奔走南北,匍匐赈灾,四月间益无寸晷,昨小憩尘劳,取殷契文字可识者,集为偶语。三日夕得百联,存之巾笥,用佐临池。辞之工拙非所计也。”其“去冬奔走南北,匍匐赈灾”之句,是指当时北方旱灾,南方又遭风潮之厄,罗振玉为赈济灾区,将自己所藏一部分金石书画珍品,在京师展览拍卖,所得款用于救灾。1925年,罗振玉又吸收章钰134联、高德馨85联、王季烈23联,加上自集的178联共计420联,全由他本人手书,旁注楷书译文,编为《集殷墟文字楹帖汇编》。那时甲骨文可识者不足千字,能集出这么多的楹联,用毛笔书写,实属难得。由此始,甲骨文字的研究从考古学、历史学、古文字学、语言学等领域,真正延伸转入到书法艺术领域,此番创新之举确实具有“披荆斩棘、开天辟地”之功。

曰有室家百年好合 相女夫子四德毋违

罗振玉生活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既做过好事,也干过坏事,功是功,过是过,两者不能相抵冲,功过自有公论。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