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昭:狱中写给母亲的信(附林昭小传)(图)



林昭(网络图片)

林昭在狱中写给母亲的信:

见不见的你弄些东西斋斋我,

我要吃呀,妈妈!

给我炖一锅牛肉,煨一锅羊肉,煮一只猪头,

再熬一二瓶猪油,烧一副蹄子,烤一只鸡或鸭子,

没钱你借债去。

鱼也别少了我的,

你给我多蒸上些咸带鱼,鲜鲳鱼,

鳜鱼要整条的,鲫鱼串汤,

青鱼的蒸,总要白蒸,不要煎煮。

再弄点鲞鱼下饭。

月饼、年糕、馄饨、水饺、春卷、锅贴、

两面黄炒面、粽子、团子、粢饭糕、臭豆腐干、

面包、饼干、水果蛋糕、绿豆糕、

酒酿饼、咖喱饭、油球、伦□糕、开口笑。

粮票不够你们化缘去。

酥糖、花生、蜂蜜、枇杷膏、

烤夫、面筋、油豆腐塞肉、蛋饺,蛋炒饭要加什锦。

香肠、腊肠、红肠、腊肝、金银肝、鸭肫肝、猪舌头。

黄鳝不要,要鳗鱼和甲鱼。

统统白蒸清炖,整锅子拿来,锅子还你。

妈妈你来斋斋我啊,

第一要紧是猪头三牲,晓得吧妈妈?

猪尾巴——猪头!猪尾巴?——猪头!

猪尾巴!——猪头!猪头!猪头!

肉松买福建式的,油多一些。

买几只文旦给我,要大,装在网袋里好了。

咸蛋买臭的,因可下饭,装在蒲包里。

煮的东西都不要切。

哦,别忘了,还要些罐头。

昨天买到一个,酱汁肉,半斤,好吃,嵌着牙缝了!

别的——慢慢要罢。

林昭附注:

嘿!写完了自己看看一笑!

尘世几逢开口笑,

小花须插满头归!还有哩:

举世皆从忙里老,

谁人肯向死前休!

致以女儿的爱恋,

我的妈妈!

林昭小传:

1932年12月16日出生在苏州。名为彭令昭,乳名苹男,中学时期发表文章曾经署名令昭。

1954年报考北大时名为彭令昭,入学后改名林昭。父亲彭国彦因为文官考试获第一名,先后任苏州县长、江阴县长。母亲许宪民。冯英子说:“苏州出过许多巾帼英雄,然而我认为在现代的苏州女性中,够得上称为巾帼英雄的,许宪民同志应当是其中之一。在苏州的历史上,不可以没有许宪民的传记,不可以忘掉这样一个人。”大舅舅许金元曾任中共江苏省委青年部长、苏州特别支部书记,“四·一二”事变中牺牲。另一位舅舅许觉民为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

1949年,林昭苏州景海中学高中毕业。

1949年7月,林昭考入苏南新闻专科学校读书。

1950年5月,林昭从苏南新闻专科学校毕业。

1950年5月~1951年,随苏南农村工作团参加苏南农村土改。

1952年~1954年,在《常州民报》、常州文联工作。

1954年,林昭以江苏省第一名成绩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林昭因才华出众,任校刊编辑。

1955年春,参加北大诗社,任《北大诗刊》编辑。

1956年秋,北大创办综合性学生文艺刊物《红楼》,女教师乐黛云当主编,林昭系编委之一。林昭因此从校刊编辑部调到红楼,被称为“红楼里的林姑娘”。

1957年5月29日上午,《红楼》编辑部举行会议,宣布开除张元勋与李任《红楼》编委会,原因是张元勋与李任等人创办右派刊物《广场》。编委们纷纷批判张元勋李任的罪行。林昭在发言时对张元勋说:“我有受骗的感觉!”张元勋在《北大往事与林昭之死》中说:“41年后,在纪念林昭惨死30年的时候,说起这段往事,我想把一个真实的林昭介绍给我们的友人与陌生者,要向世人讲清,死于悲壮的林昭,其思想与决心确实有一个成长、成熟、自我矛盾与自我斗争的痛苦过程……”

1957年5月22日晚上,在北大十六斋东门外的马路上开展了一场激烈的“口战”,一些发言认为“大字报中的右倾言论是反革命煽动”。林昭在浓密的夜色中登上餐桌,反对那些上纲上线的批评。并说:“我料到一旦说话也就会遭到像今晚这样的讨伐!我一直觉得组织性与良心在矛盾着!”有人怒问“你是谁?”林昭说“我是林昭!双木三十六之林、刀在口上之日的昭!”是夜林昭喝酒大醉,此后卧床两天。从此她什么话也不说,每日在善本书库里静读。

1957年秋,林昭与谭天荣张元勋等北大优秀学生一起被打成右派分子。林昭吞服大量安眠药自杀抗议,被同学发现,及时抢救过来。被判劳教三年。因新闻专业负责人罗列怜其体弱多病,经常咳血,冒险为之说情,没有发配到西北劳改,而是留在资料室接受群众“监督改造”。

1958年6月21日,北大新闻专业合并到人民大学新闻系,林昭到人大新闻系资料室监督劳动。人大新闻系右派学生甘粹也在资料室“劳动考察”,经常主动照顾体弱多病的林昭。二人渐渐相亲相爱,并提出结婚申请。上级批评他们谈情说爱是抗拒改造,不准他们结婚。

1959年9月,干脆被发配到新疆劳动改造。林昭心情恶劣,病情加重。冬天咳血加剧,要求回到上海母亲身边养病。

1960年初,人民大学校长吴玉章批准林昭请假要求,林昭母亲许宪民特来北京迎接林昭回上海养病。

是年,兰州大学历史系右派学生张春元提出创办刊物,传播思想。物理系研究生顾雁、徐诚表示赞成。他们与在上海的林昭取得联系,决定合作编辑一种杂志,取名《星火》。张春元等人凑钱买了一部油印机,油印了首期《星火》,其中发表了林昭的一首长诗《普罗米修斯受难的一日》。他们四处搜集各地党政负责人和民主党派负责人名字,企图将《当前的形势和我们的任务》一文寄给他们。

1960年7月,《星火》主要领导人张春元被捕。

1960年9月30日,与张春元一起劳改的学生、教师39人全部被捕。支持他们的数十名当地农民一起被捕。同时被捕的还有对他们表示过同情的武山县委书记杜映华。

1960年10月,林昭因反革命罪名在苏州被捕,囚于上海第一看守所。警察逮捕她并抄家时,林昭父亲喃喃说道:“我们家完了,我们家完了!”不到一个月,父亲彭国彦自杀身亡。

林昭和张春元、顾雁等人被捕后,顾雁的哥哥顾鸿将当时家喻户晓的卡斯特罗著作《历史将宣告我无罪》寄给法院,并将“无罪”二字用红笔划出。顾雁的弟弟顾麋则在日记中表达抗议。顾鸿顾麋因此都被打成“反革命分子”。

1961年,林昭写作思想日记。

1961年5月,囚于上海第二看守所。曾经一度与基督徒俞以勒囚拘一室,二人相处甚好,相互影响甚多。

1961年12月初,中共中央西北局开会改组甘肃省委,并号召全省“紧急行动起来抢救人命”。

此前中共中央监委副书记钱瑛带了工作组到甘肃调查,批评其极左错误。据说钱瑛曾过问“《星火》反革命集团”案,建议从宽处理。但该案还是有十几人被判了重刑。其中张春元被判无期徒刑,苗新久20年,向承鉴18年,谭蝉雪、胡晓愚、何之明各15年,顾雁、徐诚均10年以上,杨贤勇10年,陈德根7年,杜映华5年。当地四十多岁的农民刘武雄12年。

1962年初,林昭以保外就医出狱,回到苏州乔司空巷15号家中修养。出狱那天,林昭抱着桌子脚不肯回家,对前来迎接的母亲和妹妹说:“他们还要把我抓进来的,放我是多此一举。”

1962年3月底,对片警说随时准备重返监狱。

1962年7月,致信北大校长陆平,呼吁效仿蔡元培校长,主持公义,营救被迫害的学生。

1962年9月,在苏州与右派分子黄政、朱泓等人商量并起草了“中国自由青年战斗同盟”的纲领和章程。是月,在上海市淮海中路与无国籍侨民阿诺联系,要求阿诺将《我们是无罪的》、《给北大校长陆平的信》等带到海外发表。

1962年12月23日,再次被捕。

狱方曾安排林昭去上海精神病院作精神鉴定,院长粟宗华亲自判定她精神不正常。文革中粟宗华因此被指称“包庇反革命分子”,抑郁成疾,含恨而终。

1963年6月18日,写《绝食书》“一息尚存,此生宁愿坐穿牢底,决不稍负初愿,稍改初志”

1963年8月8日,从上海市监狱(已经被关押8个半月)移拘上海第一看守所。

1964年2月5日,吞食药皂自杀,未遂。

1964年3月,致信审讯者。

1964年9月26日,纸笔被狱方收缴,无法书写,此后一直用血书写。

1964年11月4日,谢绝营养荤菜。

1964年11月9日,与狱方谈话不投机被第四次加戴手铐,一直延续到1965年5月26日取消。

1964年11月10日,以玻璃片割破左腕血管自杀未遂,是日起绝食10日。

1964年12月6日,第一封致上海地方长官柯庆施的血书托检察院转送。

1964年12月~1965年2月,囚于上海第一看守所。

1964年12月,第一次给《人民日报》写信反映案情并表达政治见解,血书。无回音。

1965年10月5日,索要进食筷子。柯庆施任国务院副总理,林昭一直认为柯能够保护她。

1965年1月底,遭狱卒施暴。

1965年2月20日,狱方与林昭谈话。

1965年2月21日晨,开始拒食。

1965年2月,第二次给《人民日报》写信反映案情并表达政治见解,血书。无回音。

此信附有一封呼吁书,要求转给正在给非洲人效力的日本律师长野同治和智利记者罗哈斯,希望引起国际正义力量对自己的事业和案情的关注。

1965年3月3日,第二封致时任上海地方最高长官柯庆施的信交出。

1965年3月5日,接待家属探监。

1965年3月21日,从狱方米汤中闻出米沙尔气味,喝后腹泻,疑心有毒。以后经常因喝米汤腹泻或腹痛。

1965年4月5日,上海地方最高长官、国务院副总理柯庆施发病,9日下午逝世。林昭觉得柯庆施之死含有政治阴谋。

1964年12月2日,接到起诉书。

1964年12月5日,出庭受审。

1965年3月6日,交上血写绝食书,狱方鼻饲流质,直到5月31日绝食80天,此间天天写血书。到上海第一监狱22个月,仅于1964年11月5日家人送了一回副食品。

1965年3月中旬某日,血书“有事要求立即提审”。

1965年3月~5月,一个半月没有张口说话。

1965年3月23日,林昭开始血书《告人类》。

1965年3月21日晚,喝狱方米汤后腹痛半夜,疑心有毒。

1965年3月25日,身体极为虚弱,以来月经为由要求输液,未允。

1965年4月5日上午11时,喝狱方米汤,5分钟后腹泻,疑心有毒。

1965年5月31日,再一次开庭审判,被判有期徒刑20年。

1965年6月1日,林昭刺破手指,用鲜血写作《判决后的申明》。

1965年7月~12月,第三次给《人民日报》写信申诉案情并陈述政治思想,重点批评“阶级斗争”学说,长达10万字。

1966年5月6日,刚刚刑满释放仍在监督劳动的林昭挚友和同学张元勋偷偷来到上海,以男朋友身份偕同林昭母亲许宪民到上海提篮桥监狱看望林昭。可能是唯一一次得到同仁的看望。林昭说:“我随时都会被杀,相信历史总会有一天人们会说到今天的苦难!希望你把今天的苦难告诉未来的人们!并希望你把我的文稿、信件搜集整理成三个专集:诗歌集题名《自由颂》、散文集题名《过去的生活》、书信集题名《情书一束》。”又说:“妈妈年迈无能,妹妹弟弟不能独立,还望多多关怀、体恤与扶掖。”

1967年5月1日,正在监督劳动的张元勋再一次偷偷来到上海,偕同许宪民来到提篮桥监狱要求探望林昭。传达室告曰:“监狱已经军管,一切接见停止。”

1968年4月29日,林昭接到由20年有期徒刑改判为死刑的判决书,当即血书“历史将宣告我无罪!”当天被秘密处决。时年不满36岁,尚是一位未婚青年。

1968年5月1日,公安人员到林昭家收取了五分钱的子弹费,之后其老母亲为寻女儿遗体下落流落上海街头,最后被红卫兵小将撞见当作反革命的母亲当街活活打死……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