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杜甫在诗中竟然预测到李白之死!(图)



李白,又有着诗仙、酒仙、谪仙人等美誉。(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李白(701-762),字太白,是盛唐最杰出的诗人,也是中国文学史上继屈原之后又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素有“诗仙”之称。

他经历坎坷,思想复杂,既是天才的诗人,又兼有游侠、刺客、隐士、道人、策士等人的气质。儒家、道家和游侠三种思想,在他身上都有体现。李白留给后世人九百多首诗篇,这些熠熠生辉的诗作,表现他一生的心路历程,是盛唐社会现实和精神生活面貌的艺术写照。

李白的诗歌对后代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中唐的韩愈、孟郊、李贺,宋代的苏轼、陆游、辛弃疾,明清的高启、杨慎、龚自珍等著名诗人,都受到李白诗歌的影响。然而,这样才华横溢的诗人却在死因上,留给后人巨大的争议。

肉体遭腐胁疾之说 诗仙精神永长存

第一种观点,也是学者们普遍持有的观点,李白是病死的。

这一观点认为当李光弼东镇临淮时,李白不顾六十一岁的高龄,闻讯前往请缨杀敌,希望在垂暮之年,为挽救国家危亡尽力,因为病中途返回,次年病死于当涂县令、唐代最有名的篆书家李阳冰处。

李阳冰是李白族叔,他的文集《草堂集序》写道:“阳冰试弦歌于当涂,心非所好。公暇不弃我,乘扁舟而相顾,临当挂冠,公又疾亟,草稿万卷,手集未修,枕上授简,俾予为序。”唐代李华《故翰林学士李君墓志序》云:“姑熟东南,青山北址,有唐高士李白之墓……(李白)年六十二,不偶,赋临终歌而卒。”

李白死后二十九年,刘全白在唐德宗贞元六年(西元791年)作《唐故翰林学士李君碣记》也说道:“君名白,天宝初诏令归山,偶游至此,以疾终,因葬于此。全白幼则以诗为君所知,及此投吊,荒墓将毁,追想音容,悲不能止。”

李白死后一百多年,著名的学者皮日休于《七爱诗•李翰林》中曾说过“竟遭腐胁疾,醉魄归八极”。古代文献所谓“疾亟”、“赋临终歌而卒”、“以疾终”,都明白地告诉人们,李白是病卒的。

现世学者郭沫若从文献记载的“腐胁疾”得到启发,从医学角度进行研究推测,认为李白六十一岁曾游金陵,往来于宣城、历阳二郡间。李光弼东镇临淮,李白决计从军,可惜行至金陵发病,半途而归。此为“腐胁疾”之初期,当是脓胸症。一年后,李白在当涂养病,脓胸症慢性化,向胸壁穿孔,由“腐胁疾”致命,最终死于当涂。但是,这也仅仅是推测而已。

酒醉后溺死之说 浪漫酒仙独特的归属

还有一种观点是李白不是病死,而是醉酒后溺死。

李阳冰《草堂集序》说“疾亟”,刘全白《李君碣记》说“疾终”,范传正《李公新墓碑序》说“卒于此”,都不说得的什么病;为他撰集序与撰墓碑者也从未言及,为何到了一百多年后,皮日休的《七爱诗》突然冒出个“腐胁疾”,显然这值得我们怀疑。

李白一生嗜酒如命,号称“醉仙”。他的众多作品也以酒为题。如《将进酒》有“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叙赠江阳宰陆调》有“大笑同一醉,取乐平生年”、《赠刘都史》有“高谈满四座,一日倾千觞”、《训岑勋见寻就元丹邱对酒相待以诗见招》有“开颜酌美酒,乐极忽成醉”、《月下独酌四》之三有“醉后失天地,兀然就孤枕,不知有吾身,此乐最为甚”。李白的死,会不会与他喝酒有关?

五代时期王定保在《唐摭言》中记载:“(李白)著宫锦袍游采石江中,傲然自得,旁若无人,因醉入水捉月而死。”这种说法认为李白是醉酒溺死的,北宋初期梅尧臣《采石月下赠功甫》一诗说得最为明白:“醉中爱月江底悬,以手弄月身翻然。”说李白醉中在船上以手于江水中戏弄月影时,翻身落水溺死。

宋代大文豪苏东坡也有“一朝人海寻李白,空看人间画墨仙。”之语,可见,他也认为李白是醉入水中溺死。元朝时候的学者辛文房在《唐才子传》中说:“(李)白晚节好黄老,度牛渚矶,乘酒捉月,沉水中,初悦谢家青山,今墓在焉。”元代祝成辑《莲堂诗话》也道:“宋胡璞,闽中剑南人,曾经采石渡题诗吊李白:‘抗议金銮反见仇,一坏蝉蜕此江头,当时醉寻波间月,今作寒光万里流。’苏轼见之,疑唐人所作,叹赏不置。”

病死或溺死之说 各有论据

南宋祝穆《方舆胜览》卷十五《太平州祠墓》在研究了李白病死与溺死的两种说法后提出疑问:“而捉月之説,岂古不吊溺,故史氏为白讳耶?抑小説多妄而诗老好奇,姑以发新意耶?”那么,李白可不可能像这些人所记载的,是溺死的呢?若是溺死,为何时人不加以记载?

近代学者郭启宏力主李白是溺死的,他在《李白之死的考证》一文中表示,溺死在封建时代被认为是“横死”非“善终”,依古礼属于不祥,亲友不能吊唁。此事亦碍子孙前程,为了掩饰真相,往往当成病故。于是,为顾及忌讳又不甘造假的亲友在提笔行文之际未免踌躇,不得已之下,只好闪烁其词。

刘全白于李白死后二十多年撰写《碣记》,当时,李白的儿子伯禽仍在当涂。刘全白恐有碍伯禽及子孙前程,为了避讳而写成“疾终”。其他人也因为这个原因而闪烁其词。

学者安旗的观点与之相同,他在《李白纵横探》“李白之死”一节中写道:“稗官野史就完全不足凭信吗?从李白当时近乎疯狂的精神状态来看,这种情况(指溺死)是可能的”。在他的著作中,他还描绘了李白临终的情景:“夜,已深了;人,已醉了;歌,已终了;泪,已尽了;李白的生命也到了最后一刻了。此时,夜月中天,水波不兴,月亮映在江中,好像一轮白玉盘,一阵微风过处,又散作万点银光。多么美丽!多么光明!多么诱人!……醉倚在船舷上的李白,伸出了他的双手,向着一片银色的光辉扑去……船夫恍惚看见,刚才还邀他喝过三杯的李先生,跨在一条鲸鱼背上随波逐流去了,去远了,永远地去了。”

正像安旗描写的那样,在传说中,李白不仅是溺死的,而且在死后,他“骑鲸升天”了,骑鲸之说,最早见于晚唐诗人贯休的《观李翰林真》:“宜哉杜工部,不错道骑鲸。”到了北宋,文人歌咏便将骑鲸与捉月连起来。如梅尧臣在《采石月下赠功甫》中还写道:“不应暴落饑蛟涎,便当骑鲸上青天。”郭祥正《采石渡》中写道:“骑鲸捉月去不返,空余绿草翰林墓。”金代李俊民《李太白图》:“谪在人间凡几年,诗中豪杰酒中仙。不因采石江头月,那得骑鲸去上天。”当然,这只是文人墨客的美好想象,我们不必信以为真。

对于李白有可能溺死,杜甫在冥冥之中仿佛有预感。他在“三夜频梦”李白之际,作《梦李白二首》,反复提出自己的担心:“江湖多风波,舟楫恐失坠。”“水深波浪阔,无使蛟龙得”,杜甫深知李白嗜酒,也知李白晚年正“病起暮江滨”。但醉与病都不使他担心,唯担心有舟楫失坠的可能。这种担心不能说事出无因。起码可以说是杜甫在往年与李白交往的实践得出的体验。李白之死难道真的被杜甫的担心所言中吗?

正史中的《旧唐书》和《新唐书》在提到李白之死时,都一笔代过,并没有说明李白的死因。《旧唐书》只说李白是醉死于宣城的。那么是醉而病死的,还是醉而溺死的呢?人们不得而知,他的死因只能成为千古疑案了。

或许是人们不愿凭吊溺死之人而说李白是病死的,或许是古人不愿面对李白病死的结局,宁肯认可他入水捉月、仙游羽化也未可知。两种死因都难以排除。

如今看来,解开李白死因之谜并无多大意义,倒是唐代项斯《经李白墓》里面的一句话“醉死此江边”很值得后人玩味!

(截取自《历史密码:千古之谜终结解读》)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