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江泽民夜会宋祖英微信号遭封 一视频火了(组图)

2015-06-18 09:38 作者: 李文隆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990年春晚,宋祖英(绿衣者)被爷爷辈的江泽民“相中”。(视频截图)

【看中国2015年06月18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曾发系列文章暗讽江泽民的神秘微信公众号“江选研讨会”,日前被发现遭当局封杀,但却罕有未封杀相关文章,引发外界猜测或有高层搏弈因素。该系列文章当中,被指是暗讽江与情妇宋祖英“一见钟情”的文章一度引发轰动,相关视频在网路持续火爆。

“江选研讨会”发文引轰动 遭不完全封杀显蹊跷

一个名为“江选研讨会”的微信公众号半年前突然闯进公众视野。自2014年11月“开微”以来,其不时发布一些有关江泽民的文章。引起争议的除了“蛤三篇”(《到底哪个西方国家他没去过》、《美国的华莱士到底有多高》、《香港记者到底跑的有多快?》)外,还有《长者的爱情故事》、《如何才能完整地死去》、《江泽民究竟掌握了几门外语》等,因言词戏谑及疑似有暗讽意味,被指“高级黑”。最受争议则是那篇《长者与1990年春晚》。

其中《江泽民究竟掌握了几门外语》开篇就说:“每当背单词看到naive时,我总会会心一笑,这是我们的暗号。”而众所周知的是,“naive”来自2000年江泽民骂香港女记者的曝丑经典。此外,文章又借江少时学日语“敏感”,暗示其汉奸身世。

5月26日美国之音的评论栏目指出,那一篇篇看似“严肃、克制且有仪式感”的文章背后,读者看到了幽默与诙谐,恶搞与戏谑。到底是“拥江”还是“倒江”?

报导引述分析人士认为,“江选研讨会”这个公众号能够“横空出世”,不时发声,未被中共当局马上查封,可以嗅出政治风向。可能的原因是,中共高层权斗中,对前任的讥讽无形中构筑对现任的赞许和烘托。

美国之音当日节目间接提到该微信号据说已被封了,但没有证实。据《看中国》记者6月18日查证,当搜索到“江选研讨会”微信公众号加关注时,显示:“你所关注的公众号已被屏蔽所有功能,无法使用。”其最后更新停留在2015年2月15日,显示已被封一段时间。此外,记者发现,在新浪微博上“江选研讨会”现时也被禁搜。

诡异的是,在大陆微信门户《微口网》的该微信号平台,所发表文章仍公开分享。在《搜狐》等门户网站和新浪微博上,甚至《人民论坛网》等官媒上,大量该微信此前发表的文章也并没有被删除。


微信号发表的“高级黑”江泽民系列文章可以公开阅读。(网页截图)


中共党媒《人民论坛网》至发稿日还有“江选研讨会”相关文章。(网页截图)


微博上有大量的转载文章。(网页截图)

从“拥江”到“倒江”?“江选研讨会”背景成谜

据“江选研讨会”微信上的自我介绍宣称:集中展现江在1926年8月至今这段时间的“高光时刻”以及江泽民的“理论贡献”,云云。

微信公众号“媒体札记”去年12月11日发表署名詹万承的文章《叛徒与国妖》,当中提到:“江选研讨会”微信注册号为“wohayongheng”,关注后跳出的欢迎语是“stay young,stay simple”,会意者自然一望便知。想来微信所有者@黄薄码  应是一位把玩文字的高手,连在微博写下的账号推荐词也是暗藏玄机:“新建了个WX:wohayongheng。么有情怀,不包有趣,‘我悄悄地写,你们悄悄地看’。 ”

大陆历史学者章立凡分析认为,“江选研讨会”作者很可能是江泽民研究的爱好者,不象“学习小组”有明确的官方背景。但也有分析认为其可能会有间接的高层因素。

据查,这个微信账号曾使用 wohayongheng(我蛤永恒)、chagnjiangxuezhe(长江学者?)等,但是否真的长江学者却无从证实。

时政观察人士王琨对《看中国》记者表示,该公众号活跃数月才被封杀,且大量文章并未被“斩尽杀绝”,或确实涉及中南海高层权斗。

他认为,自去年周永康落马后,打虎风向就转向江泽民和曾庆红,表现在宣传口,就是从中共四中全会以来习江两大阵营舆论暗战不断。如果说中纪委网站抛出“庆亲王”影射曾庆红,那么这个“江选研讨会”以这种形式出现,就是针对江泽民来的,连《人民论坛网》都转载其文章,很能说明问题。

王琨认为,涉及封杀微信号的指令,很有可能来自主管宣传的江派常委刘云山。不过显然双方交战激烈。神秘微信号封杀可能背后水还很深。

微信曾爆江宋初会 火了现场视频

“江选研讨会”在今年中国新年前夕发表的《长者与1990年春晚》,将江泽民1990年突临春晚,与宋祖英在舞台初见握手的细节,以戏谑恶搞的笔调,还原了现场,给读者带来了一个让人忍俊不禁的“宋江初会”新版本。而一个当时的现场视频版本,早前也在网路上火爆。

文章开头就交待了江宋初见的背景是在“六四”后的1990年的中国新年,“刚刚取消戒严的北京一片肃杀气氛,人人过关的审查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中”。据说为了安抚国内不安情绪,缓和国际的指责,江泽民和时任总理的李鹏当年突然闯入了春晚现场“慰问”。

微信原文写道:“后来就到了全场的闪光时刻,当时全场演职人员很多且不乏后面观众伸手向前,现场一度有点混乱,长者一路走过去,却不曾迷路,喜欢的人的气息是从不失职的温柔路标。终于他走到了她的面前,她娇羞的低了下头,长者明显愣了下,没有问她‘声乐有几种唱法’,我英只顾傻傻地笑,晕眩在了长者的光芒里,而长者幸福地就像太阳下面眯着眼睛给心爱的人打电话那样,一眼一瞬间,恒久永流传。握完手后,两人好像都恍惚了,像踩在云朵上一样不知所措,长者一改之前的谈笑风生,与后面的人只是机械性的握手,甚少话语。时年23岁热气腾腾的我英就这样唤醒了长者心中的少年。”

据悉,江泽民在大陆严格封锁的网路上被戏称为“我蛤”,而宋祖英被称呼为“我英”,网友以此暗示二人的不轨恋情。

宋祖英与江泽民两人的淫乱丑闻尽人皆知。坊间传说,就在1990年中央电视台的春晚上,宋祖英怯生生地演唱了一首《小背篓》,被爷爷辈的色中饿鬼江泽民相中,随后在江的暗中安排下当起了江的“第一爱妃”。江宋初次握手的照片后来在网络热传。

据说江泽民到解放军海政歌舞团看演出完后,在与宋祖英握手时偷偷递给宋一张小纸条:“有事找大哥”。宋祖英后来春风得意时把纸条上的这段话告诉了别人。


江泽民和宋祖英首次握手 加长版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