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宗棠:愿我一双臂膀,为你修座城墙(图)



(网络图片)

光绪十一年(1885年)7月27日清晨,74岁的湘人左宗棠于福州任所停止了最后的呼吸,大清王朝最后的顶梁柱倒下了。

接到丧折后,慈禧太后的心情是复杂的。“中国不可一日无湖南,湖南不可一日无左宗棠”言犹在耳,可左宗棠走了。走了也好,这个汉人太强硬,太无拘束,甚至在万寿圣节也不参加行礼。但态是要表的,于是诏谕立即派发各省:追赠左宗棠为太傅,恩谥“文襄”,赏治丧银三千两。

就在慈禧太后下达诏谕后的一个夜晚,福州暴雨倾盆,忽听一声劈雷,东南角城墙,顿时被撕裂一个几丈宽的大口子,而城下居民安然无恙。老百姓说,左宗棠死了,此乃天意,要毁我长城。

左宗棠死了,左公行辕标着“肃静”、“回避”字样的灯笼。已被罩以白纱的长明灯代替,沉重的死亡气息,压得人透不过气来。这盏盏白灯,宣告着时代强音的终结,这是一个奋起抗争、抵御外侮的时代,左宗棠是中流砥柱。而拥有“二等恪靖侯、东阁大学士、太子太保、一等轻骑都尉、赏穿黄马褂、两江总督、南洋通商事务大臣”等七个头衔的左宗棠,这个风光了半生的男人,终于退出了历史舞台。

牵牛下凡

伟大人物在降生时,总会有一些异兆。这些佐料或者是文人墨客杜撰,或者是好事之人的迎合,给伟人罩上一个神秘的光环,让别人觉得伟人从出生的那刻起,便注定会有一个不平凡的人生。你说这太俗也好,说这过于无聊也罢,反正别人传为牵牛星下凡的左宗棠也是如此。

传说终归是传说,如果左宗棠后来没有那么辉煌的成就,这个传说也许早被世人遗忘了。其实,道理就是这样简单,如果你红了,你火了,你了不起了,关于你的一切都会跟着耳熟能详起来。

而这个男孩的出生就在历史上留下了一个重重的记号,单单这个名字——左宗棠就是一个传奇。

他出生的那天是嘉庆十七年十月初七日(1812年11月10日)。

屡试不第

左宗棠出生于一个以七代秀才传世的书香世家。他四岁开蒙,六岁读经,九岁学文。道光六年,左宗棠15岁,县试第一。次年长沙府试第二。道光十二年,左宗棠中乡试第十八名。但是随后三次赴京会试,均未考中。之后,左宗棠决计不再参加科举考试,诚如他所说:“比三次礼部不第,遂绝意进缺。”因为9年的时光就这样从他的生命中流走了,可以说,他一事无成,他对这种无意义的事情失去了兴趣。

于是左宗棠捡起并非儒家正统的经世致用之书。正是这些学问,为左宗棠日后的成功奠定了知识基础。

二十三岁结婚时,左宗棠就在新房自写对联:“身无半亩,心忧天下;读破万卷,神交古人”。气壮山河的宣言,是对自己的勉励,也是他一生的写照。三十年后的同治五年三月,左宗棠在福州寓所为儿女写家训时,也是写的这副联语。

入赘周家

而他的亲事,其实也值得一说:

左宗棠的父亲去世前家境尚可,于是为他订下了一门亲事,对方是湘潭大户周家,而现在左家已经败落,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周家虽然没有悔亲,但却提出了一个苛刻的条件:让左宗棠入赘。在当时却是很丢人的一件事情,表明他养不活妻子,还不能自立。
  
其实,当时左宗棠真是穷得只剩下一个人了,他想成家,也梦想着有老婆孩子热炕头,但他确实养不活妻子。

于是,有些无奈的左宗棠入赘到湘潭周家,与周治端(字筠心)结婚。

但周家的这位千金小姐,自幼读了很多书,博通史书,擅长吟咏,能咏诗百十首,会作诗写对。而且温柔贤惠、深明大义,是一位标准的贤妻良母。 于是,在左宗棠的生活中,不仅多了一个嘘寒问暖的妻子,也多了一个和自己吟诗作对的知己,也算是生活带给他的一个小小惊喜。

得遇伯乐

提到左宗棠,绕不开一个前辈——林则徐。

二人初见时,林则徐几番沉浮,已经对官场失望,但是一心为国的他希望找到一个合适的接班人,而左宗棠走进了他的视野。他将自己在新疆整理的资料和绘制的地图全部交给左宗棠,并说:“吾老矣,空有御俄之志,终无成就之日。数年来留心人才,欲将此重任托付!”他还说,将来东南洋夷,能御之者或有人:西定新疆,舍君莫属。以吾数年心血,献给足下,或许将来治疆用得着。

年逾年甲的林则徐是用滴血的心说这段话的,好比临终托孤,后来左宗棠征战新疆,带的就是林则徐绘制的地图。临别,林则徐还写了一副对联相赠:“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这是传世名言,左宗棠将这对联当做自己的座右铭,时时激励自己。

与林则徐的会见是左宗棠一生中的“第一荣幸”,即使后来他封侯拜相,每当谈到这次会见,都会眉飞色舞,像一下子变了一个人似的。

千古壮举

而左宗棠一生最大的荣幸不是帮助平定太平天国,不是洋务运动,不在福州的船政局,而在西北的新疆。

乾隆时代,清军平定西域大小和卓叛乱,乾隆皇帝把西域命名为新疆。新疆其实一点儿都不新,这是一片自汉代就是我国的神圣领土。同治六年(1867年),匪首阿古柏自立。俄国乘机占据了伊犁,英国也虎视眈眈,意图瓜分西北。

160万平方公里的新疆,从大清的实际版图上消失了。

面对朝廷上重海防而轻塞防的论调,左宗棠据理力争,强硬主张收复新疆,终于得到了两宫皇太后的首肯。

没有风,没有月,没有人送行,左宗棠是在一天夜里出京的,慈禧任命他为钦差大臣,督为新疆军务,他要去兰州作出征的准备。这个刚毅、坚韧、雄心未老的湖南汉子,面对内忧外患,且“兵疲、饷绌、粮乏、运艰”,但信心百倍。

“六十许人,岂尚有贪功之念?所以一力承担者,此心想能鉴之。”他带着当年林则徐绘制的新疆地图,背负着千万中国人的重托,奔赴前线。

撤换了一批骄横荒淫的满洲军官,整训了队伍,左宗棠率领六万湖湘子弟从兰州出发了,这是光绪二年春天。总督府响起了三声炮响,左宗棠的队伍一路西行,浩浩荡荡。

收复新疆的战争没有退路。白雪皑皑的祁连山下,猎猎长风卷起了大纛。这不是一般意义的决胜负,这是一场维护民族尊严的战争。征战的将士情绪高昂,出奇制胜。这是为祖国的统一和完整而战,于是冷血变得沸腾,怯懦者变成了红眼的怒狮。左宗棠引以为自豪,湖湘子弟在血雨腥风中冲锋陷阵,在追求和捍卫战争精神,实际上也是在重塑自己的民族精神。

一年后,新疆全境收复。这是晚清历史最扬眉吐气的一件大事,是晚清夕照图中最光彩的一笔。

左宗棠借此进入了中国历史上伟大民族英雄的序列。

坚挺脊梁

左宗棠是时代造就的英雄。在那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的时代,大清没有了指点江山的豪情,没有了秋风扫落叶般的霸气,像一个垂暮的老人,借用药物在维持生命的延续。而左宗棠,就是维持着身躯不倒的最后脊梁。

与其说是破碎山河成就了左宗棠的功名,不如说是左宗棠创造了这一段历史。

正是这位注重于经世致用而不是娴熟八股的人,担当起了匡复社稷主权的重任。左宗棠的历史存在,深邃地透视出民族之魂。左宗堂精神、左宗棠人格,典型又真切地体现了中国传统文人精神的精髓。左宗棠以他全部的生命之火塑造了传统文人的精神典范。

第一次赴京会试,二十二岁的左宗棠就打量西北,关注新疆的置省和屯垦。他写诗说:

石域环兵不计年,当时立国重开边,橐驼万里输官稻,砂碛千秋此石田。置省尚烦他日策,兴屯宁费度支钱?将军莫更纾愁眼,生计中原亦可怜。

收复新疆了,左宗棠曾专门到福建林则徐祠拜谒,在林公像前默默悼念,他没有忘记完成这一使命是林公当年的嘱咐和期待,他甚至以陶澍、林则徐的继承者自居,在陶林二公祠写对联:三吴颂遗爱,鲸浪初平,治水行盐,如公皆不朽;卅载接音尘,鸿泥偶踏,湘间邗上,今我复重来。

忠魂余响

纵观左宗棠的一生,最辉煌的是收复六分之一的国土。这是他个人的荣耀和骄傲,更是国家之福。浙江巡抚、左宗棠的老友杨昌浚在清廷恢复新疆建省后到西域,所到之处,杨柳成荫,鸟鸣枝头,人来车往,百业兴旺,当即吟出一首《恭诵左公西行甘棠》:

大将筹边尚未还,湖湘子弟满天山;新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渡玉关。

与唐代诗人王之涣慷慨悲凉的“春风不度玉门关”相映照,玉门关外,何止是杨柳撩起的春意呢?

新疆照忠祠前曾有左宗棠题写的集唐句门联:日暮乡关何处是,古来征战几人还。

而左宗棠,也在福州的任所一去不还:

法国人松了一口气,他们吃过左宗棠的大亏。左宗棠一死,他手下的雄兵便群龙无首。

英国人松了一口气。英国领事在上海租界竖有“华人与狗,不许入内”的牌子,左宗棠发现,下令侍卫将其立即捣毁并没收公园,逮捕人犯。左宗棠死了,就不需要对中国人那么恭谨有加。

俄国人松了一口气。左宗棠把他们从新疆赶走,把他们侵占的伊犁收回,甚至用兵车运着棺木,将肃州行营前移几百公里于哈密,“壮士长歌,不复以出塞为苦”,准备与俄军决一死战。左宗棠一死,中国再没有硬骨头了。

李鸿章松了一口气。一个月前,他在天津与法国签订《中法条约》,这是大胜之后签订丧权辱国的条约,是世界外交史上空前绝后的奇闻。左宗棠的领衔反对让李先生狼狈不堪。这个与自己争斗了三十多年的政敌的死亡,李鸿章终于松了一口气。在太后的指挥下签字画押再也不用顾忌。

也好,左宗棠死了,有人幸灾乐祸,反证了死者的强盛和伟大。左宗棠是真正的英雄,是爱国者,在民族危亡的时刻,拍案而起,挺身而出。他给后人收复了六分之一的大好河山,留下任我驰骋的广袤疆场。千秋功业,罕有匹敌。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