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只授业不传道不解惑(图)

2015-08-16 10:35 作者: 王丽华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师者,时常扮演亦师亦友的角色。(图片来源:Pixabay)

〈我们只授业不传道不解惑〉

所以孩子

当你问我有关公理正义的问题

且让我这样回答你

院子里有一株牵牛花在正午的黑暗下慢慢攀爬

天空中有一群皑皑的白鸽在堆垛如云的赌资中卖命

屋簷下有两只百无聊赖的花猫在追逐彼此的尾巴打架

午后的书房有一只愫细的景德烧在等候两片冰冷的嘴唇来阐说它茶壶里的风暴

印度洋有一艘西班牙的沉船在打捞侏罗纪的神话

大肚山上有一朵潇洒的风景在捡拾阳光的枯骨打算救济北京最灿烂的春天

明天的报纸铁定又为了谁是最大的报老板打翻铅字盘

所以孩子

当你问我有关校园民主的问题

我也许可以这样回答你

看啊,那滔滔的长江水流着我童年的黏涎

听啊,那蹀蹀的木屐响着往日情人的絮语

饮啊,这醇醇的白兰地养着我留学巴黎的回忆

走啦,孩子,只读过教科书的你

失去一个跟你码不相干的土地

套取他们的国籍

汲吸一点自由的空气

稍稍扩张你那日趋萎缩的胸壁

当你已是somebody

再来谈论这个问题

(但是,且容我悄悄说一句:

因为somebody可以说的言语

若从你那无毛的小嘴巴流传出去

乖乖,可能你会变成一只

被烤热的小鱿鱼,到时

每一张垂涎欲滴的嘴都会争着第一口把你咬下去)

所以孩子

当你问我有关知识份子的问题

我真不知从何说起

其实这是小学生的鸡兔问题

同时也是成年人的应用问题

如果你愿意

可以学习那些汉子

做个名嘴吃遍海峡两岸的宴席

然后打打饱嗝抹抹油嘴

本着一只西湖鳜鱼美金三十的良知

向左岸的人民喃喃细语

中国现在最需要休生养息发展经济

接着转个身换班飞机

人在台北落地

马上又手拿一宿圆山美金三百的正义

对右边的老百姓呕出心乃矣的呼吁

喂,民主的程序可没那么容易

要像蜗牛爬联合国大厦的阶梯

不是一蹴可几

尤其尔等台湾知识份子

未免帮闲帮得太岂有此理

居然不说一句也可以得到十二年的刑期

外加奉送母女棺木三具

啥鸟子事都没干竟然就被当作头号政敌

夜半三更陈尸莫名其妙的水泥地

如此不费吹灰之力

就捡到人家文革时十亿

人口在街头冲撞了十年

犹求之不得的烈士牌位来供祭

怎不叫自己跳楼的老舍在地下嗟叹啊

嗟叹不已

(不过,再容我悄稍说一句:

为了显示你民胞物与的大慈大悲

前往赤贫千年的大陆请自备旅费

回归外汇存底四百亿的乡里

请大方的享用台湾人胼手胝足的

万万税)

所以此时

当你问我有关学术良知的问题

我姑且冒险这样回答你

一切都是为了美丽

一切都是为了马屁

所以我们把芬芳的核子花朵插遍台湾的每一寸土地

所以我们把精采的民主荒谬剧演到地老天荒海水倒灌

所以我们把诡谲的政治双人舞跳得你中有我我中没你

所以我们把不世出的文学名著写得面目模糊善恶齐一非常非常的超现实

所以我们把没有谱的歌曲唱得陶陶然忘了已经是二十世纪

所以我们把野兽派的绘画涂抹得更加没有一丝人性的痕迹

所以在政治学上

我们有一大批博士级的国际食客

随时准备为大有为的政府舔拭沾满粪便的屁股

所以在新闻上

我们有天天过愚人节经年累月乐此不疲非常非常幽默的编辑

故意颠倒是非替大家在悲苦的人生旅途增添一点小小的乐趣

所以在语言学上

我们有语多满腹死书的教授主张扑灭祖先古典的语言

好让中文系的声韵学可以独占熬头增加卖座

所以在人类学上

我们发明一种新贵族可以生活在一个

没有土地没有人民没有过去没有未来也没有现在的五度空间里

所以在精神医学上

我们提供一个举世无匹的病例任凭全国医师费尽心力

也无法治愈一个患者把一个口号喊了四十年的言言自语兼自闭

所以在历史学上

我们制造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断代史

根本不用资料更无需证据

但是孩子

不要泄气

须知

道也者

古人也是各取所需

无政府主义的李耳说:可以言传的道不是道

虚无主义的庄周说:道在大便小便里

自然主义的荀卿说:道不会因为好总统而存在

也不会因为坏总统而死寂

悲观主义的释迦牟尼说:道是不可说底

所以难怪个人主义的杨朱要哭倒在分歧的十字路口

所以难怪现象主义的孔仲尼要大呼道不同不相为谋

所以难怪存在主义的我

着实不敢自僭居真理的宝座

但是孩子

不要着急

仲尼像我这个年纪

也还为这些问题迷惑困虑

所以孩子

请不要

不要期望我拿什么金玉珠玑回赠你

更何况

那仲尼可以自收束脩招揽补习没人敢取缔

而我

我还得每年夏如大旱之望云霓

穷担心

担心聘书啊聘书

你在那里

所以孩子

请回到我的专技

不要

不要涉及现实的问题

我会告诉你如何欣赏物理学上的对称与和谐之美

我会引领你如何跟越科学的国界征服崇高的诺贝尔山脉

我会展示你如何利用文学的特技攀班他几个大奖摆在客厅自娱

我会教导你如何演算数学的逻辑大量骗取人民血汗的积蕫

我会传授你如何设计十六位元的电脑天衣无线的控制作票的机器

我更会指导你如何操作精密的天文仪器把焦距放射到缥缥渺渺的太虚

专心一意的观多么纯多么亮丽的星体

绝不要

不要把精力浪费在地面上那些龌龊的人类危机

一定

一定会倾囊相授与你

以便让你

即使没有充实的大脑来思索你那些捞什子的东西

也不必

不必著一个空虚的肚子终日惶惶栖栖

拼足马力追赶长了四条腿的钱币

道德经早有明训:

圣人虚其心而实其腹

或许

或许脑也空空肚子咚咚

才是我们存在最本分的目的

所以孩子

请不要--

啊,不要嗤之以鼻

嘲笑我们的钟点费

怎么

怎么还不如一个剃头女郎的

一节马杀鸡

 

介绍:

〈我们只授业不传道不解惑〉是台湾诗人王丽华于1985年所写的反讽诗,切合时弊。

不知您首次看到标题,有何联想?授业,不传道?不解惑?身为知识份子,生存于世,究竟有何意义?百无一用是知识份子?

阅读到最末,“或许脑也空空肚子咚咚,才是我们存在最本分的目的”,又有何感想?

诗中甚多关于历史事件的隐喻(台湾解严前的黑暗时代所发生的“陈文成事件,1981年”与“林宅血案,1980年”),身处在那个时代的人能够体会。然而,在多年后的今日,甚至是再更多年以后,留待时人,细细品嚼潜藏文字中的意涵及殷切期盼。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