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早已死去,认识了你,我又活了”(图)

《一个心理学教授的苦笑》2

2015-08-29 03:29 作者: 扬子江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5/08/26/20150826225213822.jpg

一个一个心理疾病患者的病史

(上接上期心理学教授的苦笑1)

美国的心理学家韦恩‧W‧戴埃在他的著作《你的误区》这本书的序中,开宗明义讲了一个小小的故事。一位演讲人站在一群嗜酒者面前,决心向他们清楚地表明酒是一种绝无仅有的邪恶之源。在讲台上摆着两个相同的盛有透明液体的容器,演讲人声明一个容器中盛有清水,而另一个容器则装满了纯酒精。他将一只小虫子放入第一个容器,在大家的注视下,小虫子游动着,一直游到容器边上,然后径直地爬到了玻璃的上沿。这时他又拿起这只小虫子,将它放入盛有酒精的容器。大家眼看着小虫子慢慢死掉。他要人们想想寓意何在!?戴埃警告人们千万不要与酒精打交道。可有人却警示自己:“人要是喝酒,就绝不会长虫子。”人们都是根据自己的价值观念、信仰、偏见和经历而行事。

我在从事心理学教学和研究中,首先发现我的学生心理异常不少,还发现小学生、中学生的心理问题不计其数。我开始到校外为小学生作个性鉴定,发现问题特别严重。家长完全没有心理学常识,盼儿成龙成凤,希望自己的孩子是“超常儿童”。因此,我开始面向社会讲演,普及心理学知识,接着进行心理咨询。

心理咨询又称心理辅导,与心理治疗及为相似。一般说来,精神医学家使用“心理治疗”的称呼,意味着由治疗者医治求治者的心理毛病,较适用于已发生心理问题的病患者,而临床心理学家或其他辅导者,较习惯于使用“心理辅导”或“心理咨询”的名称,表示主要工作是在于辅导和咨询,包括预防以及促进成长,比较适用于辅导正常人的日常心理问题。当然,治疗者的背景、工作方法方式与任务略有差异,但其治疗或辅导的原理大同小异。

从事心理咨询数十年的经历,我体会到要成为一个使患者信得过的咨询师,需要建立一种真实地你的实实在在的个人经验、价值观和文化背景、修养和与他人相处的方式。我长期接触患者,深深感觉到真正起作用的是咨询师的个人品质和他们形成可接受的与促进性的咨询关系的能力。心理咨询是人对人的关系的展现,用语言起作用的过程。咨询师的语言修养及其表达需要相当的专业化,可以说是艺术才能和技巧相连结的独特人格特征,而不是文学艺术语言,也不是演说家的语言,更不是政治化语言,而且以一对一为主。

X X X X X X X X X X

以下我将如实记录我众多患者的心理问题所表现的一些事实和特征,以及一般的形成原因,其中有一些还包含我如何为他们恢复健康所采取的治疗措施。我要声明一点,我引用的都是事实,省去了患者的姓名、有些家庭背景、职业和某些独特的东西,我通过综合分析,合理化地反映在某些患者的身上。另外,我尤其要感谢许多心理学家、心理咨询师以及我的学生,他们的某些研究和实践的重要理论和方法我也采纳了一些,无法一一指名道姓,只好一并感谢!

以下我以某患者的情况把与他们接触的过程反映出来,让它更鲜明更有说服力。我以一个标题来试图反映一个故事的特点。

一。“我早已死去,认识了你,我又活了”

这是我的一个大学三年级的女学生对我讲的肺腑之言。我当然深深感动,但我没有洋洋得意,而是取清用弘,从中总结出醍醐灌顶的作用。

杨琼是专科三年级的学生(化名),她选了我的〈管理心理学〉课,由于是三个不同专业的三年级同学(包括本科)上大课,将近一百名学生,我上了半个学期也没有注意到杨琼。记得我上了〈个性形成〉的内容后的某一天,我正在办公室阅读一份文件,电话铃响了。“我是杨琼,您的学生,想和您谈谈,您有时间吗?”我的经验告诉我,又一个求助者下了决心,可能又会是一个开云见日的人,我热情地答应。“来我的办公室吧!”她说:“不可以!”我说:“好吧,时间和地点由妳定,我一定准时到。”

这女同学选定了一个让我十分为难的时间和地点,要我明晚七时整到某集团公司,长江边的图书馆大门口会面。我迟疑了几秒钟后,满口答应她,并打一个例行的会议推迟了时间。这样的求助者,她的决定一方面很不容易下定,只要下定是很坚决的。如果我犹豫不决或依我的计画让她服从,那么她约我的决心是会退缩或否定的。

深丘的夜晚,夜幕来临,江风拂面,冷飕飕的。江边公园水澄月冷,洪波拍岸。三江上过闸的船舶不慌不忙按顺序进二号船闸。我平日最喜欢听长风巨浪的涛声,看大小船只乘满帆风,破万里波。此时,我即刻停止了对流声鸣笛的想往,向图书馆大门健步走去。一位高挑穿着米黄色风衣,戴着纱巾的女孩向我示意,我急忙上前伸出手:“杨琼,原来是你呀,妳好!”其实,我只是装着认识她,这样拉近了心里距离。我感觉她的手很热,对我说:“杨老师您好!那么多学生,您认识我吗?”说实在的,那么多学生我哪能都认识呢?我不能说我不认识她,也不能说我认识她,这都影响今晚心理咨询的效果。我接到她的电话后,稍作了简单的了解,我说:“作为老师我应该认识妳,妳叫杨琼,咱俩是家门,都姓杨。妳十四岁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真叫人羡慕和为妳骄傲。”我还直接了当把我的一个“肯定”的判断大胆地在见第一面就说出口:“我知道妳在部队生活了整整四年,多么难熬啊!”她似乎知道了我对她有所了解(其实我根本不了解,只是不几个小时前从她的班主任那里知道的一星半点),她说:“杨老师,我已知道您的为人和学识。今晚我索性要好好与您谈谈的!”我说:“杨琼,谢谢妳对我的信任和诚意。妳对我谈的情况,我不会对任何人谈起半句,这是我铁定要遵守的职业道德!”她说:“是啊,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敞开心扉!”(待续)

心理学家杨子江教授更多故事请看﹕
http://www.secretchina.com/taxonomy/18005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