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感觉到追杀我的人就在身边(图)

《一个心理学教授的苦笑》6

2015-09-02 03:29 作者: 扬子江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5/08/26/20150826225213822.jpg

一个一个心理疾病患者的病史

(上接上期心理学教授的苦笑5)

二、我每天感觉到追杀我的人就在身边

有一天下午四时左右,我正从我的〈学生心理咨询室〉出来,准备到教务处我的办公室。只见一个身材高大,行动稍带拙笨的同学向我快步走来。“杨老师,你不能走,有人要追杀我,你要救我!”我当即一头雾水,“什么子虚乌有,乱七八糟的”是我的第一感觉。我又打开门,要他进来说。我没有见过这个学生(后来才知道他是“自动化系”二年级的学生,由吉林省榆树市考来的),但见第一面就觉得他心理极不正常。进办公室后,我说:“请坐,有什么难事跟我说,但不要胡说八道,大白天,谁要追杀你啊?你又不是坏人,你又不会有仇人!”几句话稳住了他。

后来我约他到〈心理咨询室〉来谈过几次,我听他讲了一个真实又荒诞的故事,就判断他患了不轻的心理疾病──强迫症。他的一切言行与强迫症的病情完全一致。强迫症是指患者有重复性出现的强迫性意念或行为。雷鸣(化名)向同学和我反复多次说有人从吉林省榆市到本市来“追杀他”。虽然他有时明知这些意念或行为的出现是不需要的、不符合现实或不该有的,但他仍然重复地对同学或我说,无法控制也无法除去。雷鸣的学习与日常生活已被这种强迫性的意念和行为所困扰。同学和他的班主任辅导员对我说,雷鸣有时躲避怕追杀他的人,有时他还到校内外寻找“追杀他”的人。

大约是他只有十二、三岁的时候,一九八0年,他们村闹宗族派性,械斗不断。他的父亲是A村的村长,B村的村长是雷鸣家的世仇。据说县政府和工安局调解都不见效。一月一小斗,半年一中斗,一年一大斗成了规律。东北人豪爽、大方,但讲义气,宗族观念较浓。有一年,即一九八0年夏,也不知为了什么,两村人剑拔弩张打了起来。雷鸣的父亲头被打破,雷鸣的大哥人高马大,赶上去救父亲,一铁锹劈下去把对方的手臂劈掉一块肉,后来被公安局判了八年徒刑。但对方不依不饶,一定要以血还血,目标盯在小雷鸣身上。敏感的雷鸣日夜不安,由于对方放出邪风,雷鸣虽已在县城中学读高中,成绩也第一流,但整日不可以平安处事,提防著对方报复他,甚至“追杀他”。因为那血淋淋的场面时时在他脑海出现,如牛负重。对方在手臂劈开后还高声喊:“以血还血,你(雷鸣的哥哥)和雷鸣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追杀到天涯海角”,“一刀劈死你们!”快十年了,雷鸣的哥哥早已出狱,对方也没敢再闹事,可雷鸣多年来噩梦不断,诚惶诚恐,哪怕一个陌生人眼睛与他的眼睛对视,他立即闪开,而且心慌意乱。

治疗心理疾病有一种叫“认知疗法”,就是用科学知识去提高患者的认识能力,联系本身的症状消极一些不实的想法和做法。我发现雷鸣正常时,十分聪明,知识面较宽,分析能力较强。有一次我与他谈心,我随意问他:“什么在主导你的人生?”又问他:“你主导你的人生的动力是什么?”这是我设计好了的比较高深的哲学命题。是为了检验他的智慧与强迫症的关系。他的回答让我十分惊讶!他说:“英国著名的哲学家罗素说:‘除非你假定有一位神,否则探讨人生目的这个问题是毫无意义的。’我读过罗素的书,可以启发内心的善念。这说明在雷鸣的观念中,是把‘假定有一位神’和‘人生目的’连在一起的。我与他平等的探讨,我说,数千年来,找寻人生目的一直是个困扰人的问题。他问我为什么呢?(我发现他兴致勃勃)。我说:因为我们往往总是错误地以自己为起点来开始问一些自我为中心的问题。你想想,我们经常问(或想)我要做什么样的人?我该如何度过和运用我的人生?我的人生目标,我的雄心大志,我的梦想,我的将来会怎样?等等这些都专注在自我中心想法,永远无法显示和实现我们的人生目的。“为什么?你知道吗?”我缓地问他。“杨老师,这是不是脱离了现实与实际的想法,没有现实根据是吗?”我说:“对了,所谓以我为中心就是事事都是从自己头脑里想出来的,不管现实生活中是否存在,而‘自我中心者’咬定它是存在的。”他若有所思,沉寂在思考中。我说:“比如我们的生命意义,不可能从自己的内在去寻找,寄注我们自己,永远也不会发现它的意义和目的。必须和他人和事联系,必须深入社会,甚至改造社会,贡献社会,生命的意义和人生目的才有价值。”他突背起裴多菲的诗句:“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按惯例我绕了一圈要他过几天回答一个问题。我说,有人告诉你一个发明家发明了一件你非常感兴趣的“发明物”,请问一件未见到的发明物,你如何知道它如何使用。雷鸣是个好动脑筋的学生,没过几天他迫不及待找我,欲回答我出的题目。他告诉说有两种办法,一是一定要去找到那个“发明物”研究一番;二是一定要找到发明者本人。我问他还有没有别的办法?他十分敏捷地说,去找份说明书。对了,其实找到说明书是最好的办法。

有一天,大约是下午六、七时左右,雷鸣给我家里来电话,说几个同学陪他来到我家附近的一坐咖啡厅,正等着我过去。我即时去了。几个同学说雷鸣又“胡闹”了,说他已发现了由吉林来“追杀”他的人。我想,是时候了,一定要排除他那“自我中心”的观念,一定要找到“发明者”本人和“说明书”。

雷鸣又紧张又害怕把我和几个同学带回学校,寻找了一阵。他紧紧地抓着我的手指向一彪形大汉,告诉我“就是他”,“今天他又出现了”,“就是与我大哥打架后受伤以至要追杀我的人”!我当即哈哈大笑,雷鸣和同学们都惊奇一言不发。我大声喊道:“叶师傅,您过来一下。”是开云见日的时刻了。雷鸣紧紧躲在我和同学的身后。我对叶师傅说:“您认识这位同学吗?”叶师傅操著湖北口音支吾其词:“我哪认识他呢?这么多学生。再说我是教工食堂的炊事员,见不到多少学生。”雷鸣并未打消顾虑和怀疑:“你不是我邻村老谭的大儿子吗?让我看看你的左手肩背。”叶师傅莫名其妙但还是解开衣服脱下:“小子,你胡说什么呀!一个东北,一个湖北,河水不犯井水,你扯哪去了!”雷鸣摸了又摸叶师傅的肩背,细细地瞅着他,“您与他长得真像!”叶师傅更糊涂了。我在一旁一声不吱,让雷鸣(还有叶师傅)尽情表演。那知此时雷鸣哭了,并呕吐不止。(这是我预料到的,也是我希望的。)我要同学们扶著雷鸣回寝室休息,又跟叶师傅解释一番。

又过几天,我把雷鸣叫到〈心理咨询室〉,详细对他讲了“强迫症”的特征,并结合他一系列的表现指出“强迫症”的危害,并告诉他,“自我中心”的负面影响在他身上较严重。正面影响在他勤思好学上起了好作用。他接触了叶师傅对他的“强迫症”震撼很大,他说,“两人太相像了”,“我一直怀疑如影随形的人就是叶师傅!”同时我指出那血淋淋的“斗争场面”和对方一定要“以血还血”的惨状和凶狠的“誓言”强化了你终于相信会出现“追杀”的事实。叶师傅的突然出现更是“强化”了你的恐惧,强迫你一次又一次地认为“追杀”的人梦幻泡影似的穷追不舍。你脑子里出现的幻觉甚至那个“叶师傅”都是你一次强化或强迫加在你的脑里,展现在你的眼前。次数多了就认定是吉林那个与你大哥打架的,你又怕“他”追杀,所以你经常处于恐怖当中。

前面提到要找“发明物”的说明书。为了彻底消除雷鸣的“强迫症”,提高他的认知水平,我特别把“自我中心”和“说明书”让他自己去比较。慢慢地他的“强迫症’心理疾病消失了。由于离开了中国大陆来到了美国,他是否完全恢复健康,我也只能向他的同学打听。听说他毕业后分配广东省中山县,从此我再也没有他的消息。(文完)

心理学家杨子江教授更多故事请看﹕
http://www.secretchina.com/taxonomy/18005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