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格分裂症犹如流行病一般(图)

《一个心理学教授的苦笑》23

2015-09-20 01:29 作者: 扬子江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5/08/26/20150826225213822.jpg

一个一个心理疾病患者的病史

(接上期心理学教授的苦笑22)

十五人格分裂症犹如流行病一般

不知从何日始,本来是属于心理疾病的“人格分裂症”(有别于精神分裂症),怎么会成为一种社会性的疾病?应该是社会因素太多而使众多的人患有这种“病”吧!我长期观察和研究认为其“病”的典型特征如下:这类病人在人际关系上具有极不稳定的人际关系,极易徘徊于夸张与诽谤他人,并擅于玩弄人际关系,有强烈的攻击欲望,对不适宜交往的人有强烈的仇恨感,而且不善于控制此类情欲;遇事冲动,并呈现飘荡或不规矩的行为,如人来疯:越人多或有人劝说,越是无法控制。

某甲是大学副教授,文化大革命期间曾是某省造反司令部成员,大学本科毕业。众所周知的原因,文革后期被整肃。遇某机会在中学教书,躲过了继续挨整,后来又调到某大学任教。某甲外表憨厚,常常憨痴憨笑,给人的印象不错,憨态可掬。某乙是某甲的同事,大学讲师。某乙油滑多语,善好夸夸其谈,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据说不善做学问,教学中一节课,一半时间讲半生不熟的知识,一半时间讲社会诽闻,或是捅娘骂老子。两位老师的夫人商量后找到我的办公室,希望帮助她们的丈夫,争取免受所在大学的处分。

事情是这样的:原来,某天下午两位老师的系开大会,老师们陆续来到会场。某甲和某乙行踪不大正常,气冲冲地坐在会场中央,似乎等待什么人的到来。与会者逐步进场。一位略胖的中年老师进到会场找到前排空位坐定。只见某甲和某乙从座位一跃而起,两人都解下皮带冲向中年老师,披头盖脑抽将起来。中年老师毫无警觉和提防,只得双手举起来挡住皮带。会场所有的人惊呆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原来被抽打的老师是“职称评审委员会”的委员。在委员会讨论时,对某甲和某乙提出过自己的看法。其“看法”肯定不利于某甲和某乙晋升职称,并且这种“看法”又传了出来,钻进了某甲和某乙的耳朵。

这种重大的人身攻击在大学发生是一种耻辱。人们均要求严肃处理。甲、乙两位的夫人找到我,是要我对甲、乙做心理鉴定,证明他们有心理疾病。某甲若干年前在中学工作时曾经大闹“校长办公室”。其夫人带着甲到过我的办公室。记得甲表情厚道,言与谨慎,憨态可掬,没发现不合人情之处。但是在交谈过程中我发现,某甲对同事怀有攻击欲望,把某些同事说得一钱不值,语言刻薄、挖苦、诿言,极端妄自尊大,认为只有自己最了不起,情绪激动万分。一会又平静如水。我感觉他总想竭力控制情绪,掩饰愤怨和仇恨,但又明显表露无遗。这是人格分裂症的特征。

某乙,以前未曾接触过,可是一见面就显得十分热情,老朋友似的,嘴巴毫无遮掩;口气大,语气肯定,并且不断说些肮脏话,不以为耻,反以为傲。说著说著,话锋明显指向特定的人和事,情绪冲动又善变,似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思路和行为。

我问过某甲和某乙,为何当着那么多同事如此不顾一切向那位中年教师施暴?两人回答得那么一致:他伤害我们的感情,毁害我们的前途!我访问过他俩的同事,同一教研室的同事。他俩施暴过后回到教研室,谈笑风生,若无其事,怡然自得,完全是一幅心如止水的神态,让同室的同事大惑不解。

同事们说:这二位平日相互话语很多,似乎感同身受;某甲可以支配或控制某乙。曾经发生过几起事件都是某甲怂恿某乙干的。一次某乙因自己生病为医疗费报销之事,与大学校部人事处长发生争执,某甲唆使某乙打了人事处长一耳光,闹得不可开交。后来受警告处分,同样毫无悔改羞愧之意。某甲为了谋得一官半职,无情地挑唆领导打压他昔日的好友、恩人,事后同样洋洋自得,毫无羞色。

上述人格分裂典型特征不知何因在不少人身上都能发现。他们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仇恨某人会往死里整,从造谣、辱骂、诽谤到殴打,毫不留情,更毫无同情心;可要达其私利,又低三下四,委曲求全,叩头作揖,在所不辞!这种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有时会穷凶极恶,有时忧愁满面;有时巴结权势,有时虐待弱者。这种人从精神分析的动态观点来看,有严重的自恋性格障碍和严重的歇斯底里性格障碍,无法建立稳定的人格,包括对自己的认识、情感与人际关系。

与某甲和某乙接触多次,甚至可以融洽交谈。但他们夸夸其谈的姿态很难听从我的劝导,因为我谈及的他们都“懂”,又只能增加他们人格分裂的“滋料”。我无能为力了! (完)

 

心理学家杨子江教授更多故事请看﹕
http://www.secretchina.com/taxonomy/18005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