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为何做什么行当都很难?

2015-09-24 11:00 作者: 普欣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5年09月24日讯】对于这个话题的思考不是从现在开始的。在上世纪末,大陆经济出现滞涨,从阶段性消费饱和,即对应一定阶段经济状况和实力,某一具有时代标志的消费达到了饱和,不知或没有能力攀升下一个更高的消费内容,形成消费断档,只能在既成消费内涵层面上扎堆倾轧,表现为“超常价格战:。为此,一个行业的利润空间渐逐渐消失,行业衰败,尽显昙花一现,家电、服装等诸多非垄断直接消费品行业都走向了这样的境地,由当初的风生水起落到经营难、投资难,行业的萎缩导致就业下滑,最后一片萧条。

如今的大陆,更被这个问题严重困扰,任何一个既成行业都被超饱和高速运行,比如高速公路拥堵的尴尬,不仅不能高速,挪动一步都很难。再好的行业在被过度开采开发后,负效应即现,严重窒息和压缩了市场。于是,不仅仅是感慨,而是真的面对了做什么都很难,甚至感觉就没有什么可做的困境。这也就是一个直观概念,不知道在大陆能做什么。

正是此背景下,如果存在一个必然消费的市场,除垄断性消费,如电力、通信、石油天然气而外,相对自由的一切消费行业就会导致投资者蜂拥而至,最后显得凌乱不堪。房地产极其相关行业的现实状况,就是一个典型的例证。民间信贷从地下刚走向地面,就遍地开花,严重超越现实经济利率,于是崩溃,破产跑路。固然,这些都涉及社会体制和道德层面,窃以为投资发展极其逼仄的环境下,资本寻利自然扎堆,却是不可忽视外力。

为什么大陆投资发展环境如此逼仄,也就是不知道搞什么好?不久前看到这么一个资料,其实很通俗,并没有文字上的新意,但这可以折射出完全不同的创新理念。说是一个以色列人看见一处交通要道,相对荒凉,前后很长距离都没有加油服务,于是开了一家加油站,生意很不错,形成短时间的过往车辆停顿和人气。接着,另一个人开了一个超市,紧接着又有人开了餐厅,诸如此类,围绕车辆人员跟进服务。不长的时间,这里居然形成了一处周全服务的驿站,大家相互依靠,良性互动,一块荒地成了熟土。如此,有人就对比说,如果大陆遇到这样的情况,必然是第二个人看见第一个人的加油站生意肥厚,不去在更远处拓荒,必然进军此地执业加油生意,不久便会有第二家,第三家出现。同样,曾经效益可观的超市饭店也会有同行来分羹,超越了合理竞争底线,导致潜在的烽火,最后大家都彼此吃不饱。长叹一声,生意好难做,直至关门。

这里想说明的一个问题,就是创新。和世界发达国家主流意识及行为相比,大陆文化是一种循规蹈矩,根本就没有创新的土壤!如果说关注,永远盯着的都是熟土。文化体制的大一同和正统,造就了杜绝异类与拓荒,这样往往既有的熟土也会在拥挤不堪中失序而丧失价值。看看现实的行业,看看既有的都市,那一个不是如此,至少自然、人为准入成本都在直线飙升,失去了活力,限制了升级,一个个都变为矛盾滋生地和火药库。

时下无论高层和民间都不知道要发展什么,找什么样的经济的突破口显得很茫然,特别高层,在房地产已经把一个国家经济拉入死胡同,高估资产泡沫严重窒息呼吸,或爆炸死人地步,金融风险让国家机器完全失信,合法性面临崩溃的状况下,已经面临难以复归的政治危机,不仅仅没有修补,却反其道而行之,尤以“九三零”救房市政策,重蹈覆辙,继续着一切尖锐问题,难道高层看见陷阱刻意要跳进去吗?相信具有经济学博士头衔的经济掌门人也没有这么糊涂,但是没有办法,不得已,也很无奈,想通过时间换空间,在逼仄的路上维持,等待机遇。

大陆如此被动,其实源于僵化,源于所有的一切墨守成规,特别整体文化和意识就这样,形成系统性问题,如同一个人进入暮年,再好的医院和保健医生都不可能让其返老还童。客观地说,如果真有生命的轮回,或许早死投胎远比苦苦坚守要高明的多。

那么就没有办法了吗?肯定有,只是到了这样的地步,远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观的,得彻底认识自己,得有强烈的自我批判主义,有凤凰涅槃的勇气和浴火重生的魄力。再直观一些说,就是国家体制意识的完整手术式改观和民族习性随之的彻底改良。

这个国家和民族如何彻底解决创新和发展,特别是市场上的逼仄,应该有经验可以借鉴。日本的明治维新,难道不惊天动地?西方国家都为之惊叹,何况我们。曾经的日本比大陆愚昧,当是大陆的学生和附属国,然而一场轰轰烈烈的明治维新,变革现实社会体制,特别是学习技术推进创新,彻底改观了其精神面貌和活力,正是明治维新所建立的日本社会新的政治经济社会架构。既便二战后成为废墟上的国家,精神尚在,在发展的路上轻车熟路,在区区二三十年的时间,再度跃为世界经济科技第二的霸主位置,我们有何理由不折服?不当学生永远做不了老师,不和世界完全接轨,永远都没有机会走在前列,世界上多少现代科技发明是大陆的?现在享受的一切实际上都是“拿来主义”的,那么刚愎自用、别出心裁地创造“宇宙真理”的依据是什么?

从现实讲也有许多主流都不愿意看到的反差。就意识形态和历史遗留问题来说,中国与日本可谓水火不容,动辄就可以从网络上看到抵制日货的爱国激情。至于影视舆论主流宣传,任何时候打开电视都可以看到“抗日神剧”,洗脑可谓见缝插针;针对抗战胜利大阅兵早早造势准备,然而国人还是一个劲的跑日本旅游,给安倍经济学做了很好的注解和行业兴旺的有力政治支持,如此状况却也让大陆主流所秉赋的民族主义,爱国论调及军事外交强势,极度乌龙,真是情何以堪!

更可笑的,在国内已经泛滥的工业日用品,比如马桶盖子,小吹风都成批从日本购进,这难道是国人不听话和物俗吗?理性分析绝然说不,逆反心里强烈作怪。日本的社会文明、经济底气足以让欧美国家跨目相看,也赢得了世界的广泛尊重。美国经济的潜在对手是日本,根本不是大陆,广场收购案就是真正博弈的例证,形成双方社会经济架构裂变,上升到最终高科技及市场的深度博弈对峙。而次贷危机犹如大人和孩子的一次不对等的娱乐游戏,就这样小孩子已经气喘吁吁,伤筋动骨,元气大伤。高手过招都是一种提高,不对等的厮杀总会把弱势一方打回原型。

那么为什么弱势?就是发展、特别在行业拓展和创新上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人家是硕士博导的思维,这边还停留在一加一等于二的小学普及知识上,世界科技、文明、富裕、道德等方方面面的制高点早被他们占领。处于谷底的民族,不欲图卧薪尝胆,艰苦努力,无谓吆喝与吹嘘不过是给自己壮壮胆,绝非你的声音大了就可以唬住并遏制住对方。

互联网自媒体的时代,让多年封闭的民族有了强烈的“走出去看风景”的欲望。一切百闻不如一见,更何况当一种刻意标榜自己的宣传,充斥所有的生存空间,时刻在耳畔喋喋不休的时候,你绝对会厌恶、骂声滚,所以走出去了,去看看这个多年被妖魔化、而人家的东西用起来就是顺手的国家到底是什么样。可以调侃地说,旅日是被烦出去的,是一种文明的鼓动与驱赶。针对主流需要和固权,却也是偷鸡不成反蚀米,赔了夫人又折兵。

为什么会购买日本民用小商品?说透了就在于产品的服务效能,而这种效能就是饱含科技创新。客观逼仄的日本自然条件,却真正以人为本,把科技创新的空间放到无限大。

世界之大浩浩荡荡,但大陆和日本这个国家在历史上有依附关系,趋同的历史和文化的关联总有更多的可比性,特别二战胜败不同的身份和现实不同逼仄的空间差异对比,总让人有一种反思和追责的冲动。老是在想,大陆到底怎么了?怎么就这么多问题?如此大的地缘空间和庞大的人口,为什么站在历史的角度看,人家在飞跃这边在徘徊,甚至逆向历史?老是在权力山头主义的纠结上波浪滔天,总是烽烟总是流血,做着和世界科技人性文明格格不入的事情。

说到创新,想到这么一则故事。众所周知,大陆有两所自己很陶醉的顶级大学:北大、清华。其渊源起因,相对于曾经辉煌的汉疆唐土,不免有些凄惶,因为这不是内部爆发而成,都与外力倾注甚至操办支持有关,也就是说其设立不是国人的创意和支持。这说明教育和科技在这么一个以权力至上的国家到底处于什么地位。现今如此顶尖的学府,并没有造就一些世界级大师,反倒记得,其中一所大学的校长或教授对学生说,毕业数年后,如果赚不了多少多少钱,就别来见我。财富,成了一个应该是创新和思想渊源学府评判一切的唯一标准,这还叫学府吗?似乎诺贝尔奖获得者的科研人士,没有一个在成功前是顶级富豪,获取财富也似乎不是他们的愿望,驾驭自然造福人类才是根本——真是好大的讽刺!

也有一个学者一针见血:清华是举全国之精英才子,在一个落后报废的模具中锻造成同一种废品!看看大陆既成的中小学升学教育,你觉得这样的评判过吗?抹杀思想和创新的教育,如何能够培养出真正能够具备研发能力的人才?没有研发就没有新的服务,这样就导致企业前途暗淡,市场逼仄,形成社会和个人的茫然。反过来,诱惑式、乖巧式、特别是现行高校网络自愿者即网评员大幅度培植,出路无非就是体制内人,根本就不是科技和创新人才。一旦走出校门,就造成各方面的就业压力,而绝非是科技的春天,发展的后劲,恰恰成了既成社会之累赘,这在世界上也绝无仅有。

大陆走出校门的大学生,包括硕士博士不少,按道理早已经改观科研和经营模式了,然而恰恰世界标签,是山寨造假和技术专利剽窃王国。专利的二十年严格保护,让自己在不能创新的情况下,要么高价获取要么是二三流的即时技术,要么就是整个落后二十年的技术。其实二十年后,所有的市场都被人家占据了。感觉当今世界如同大陆祖先修造长城一样,正在给这个为权噬重,不思进取的国家筑造了一道道坚固密实的防火墙,真是好大的调侃。

究其真正原因,还要看环境。和质量环境认证体系一样,偶尔的优质品绝非意味恶劣的环境可用,恰恰大陆体制环境,自秦始皇焚书坑儒以来僵化的大一统模式,效用极致走向反面,抹杀一切非主流多元化思想,一个社会内涵不以真正发展为主,而以固权、维护既得统治利益为核心,所以这样的国家就是权重国,所导致的国民根本意识就是效仿权贵,于是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读书就是科举仕途,科技学业永远不被主流,何谈创新?而今天面对世界经济市场化,当是科技第一,市场第一的新法则,自己所拥有的权重根本不能适应这种竞争了,所以环境越来越逼仄,这已经近在眼前,比如出口的发动机几乎熄火,就是事实。

封闭的国家必然成就专制,专制反过来形成思想的封闭。无疑,这样的道路就是很窄,西方国家即使是炒菜的大师,保洁员都可以成就绅士,培植自己的贵族精神,可以把很是平常的一行做得特色、优雅、内涵、文化,于是他们总是有朝阳的活力,对应大陆权贵的浅显物质富足,却被调侃为土鳖,处处防范。

一句话,“极权极富”道路成了国人的唯一追求和着眼点。即便脚下的路不怎么泥泞,都会面对极权土壤,欲望膨胀,不及即呻吟,所以现实大陆恶性循环,做什么事情都很难,感觉愈发窒息……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