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山被揭人品极低 乱搞男女关系被警告 (图)

刘云山疯了 无端迫害古稀老人


2015/08/23/20150823112902464.jpg
铁流老先生(看中国图片)

【看中国2015年12月16日讯】…83老叟铁流向微信朋友致谢

……我十分真诚地感谢朋友们对我的关注和支持。昨天我愤怒'地发出呐喊:我向全世界作证,中国公安无法无天,随意抓人,控管老百姓的言论、思想,用手铐、监狱介入意识形态的争论,而且违背的基本的人权与人道,折磨非罪的在押人员,'连老人也不放过。我宣布,'从现在起,我接受境内外媒体采访,把刘云山构陷我的内幕公诸于世!

……现经大家转载转发,很多人都知道了。但至今晨九点起,我的电话即被国保屏闭,下一步可能再抓捕我,即所谓的“收监执行”。我巳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迎接这一天的到来。做人不能屈辱地苟活于世,不能乞求权贵的施舍,我是个堂堂正正的国家公民,一个退休的老记者、老作家,一生守法讲诚,为什么要跪着而生?!

……我明年5月19日即届满83岁,却不能自巳的国土上自由行走,更不能出境,看望亲人,外出要请假,月末还要写思想汇报,这哪是人的生活?一个古稀老人的生活?

……国保秉承刘云山的指示,通过法律定我有罪,以放我出牢作为条件交换,先后强行我写了五次保证承诺,要我不再过问国家大事,不再写文章,不再参予社会活动,不再接受媒体采访,寄情山水,含饴弄孙,过好退休生活。但他们不尊守承诺,连我去北京看外孙儿、外孙女都不行,我只有愤而反击,回归自由民主的队伍,以老迈血肉之躺,打通捍卫中国法治进程,推动“依宪治国”之路,实现言论自由之途!其结果不外乎是抓进去。我怕什么?又有什么怕的?人总得一死。为言论自由而死,为民主法治而死,是无尚光荣和崇高的!!!

……朋友们,只要一天你们一天打不通我的电话,一天看不见我的微信,说明我被抓进去了。不要悲伤,不要难过,请为我点上蜡烛,笑着送一个不屈老人的西去。冬天来临了,春天还会远吗?……

……谢谢大家,关注我的明天!

------------------------------------------------

2015/12/16/20151216080944588.jpg
(网络图片)

附:看中国2014年09月06日讯

鉄流:刘云山人品极低 乱搞男女关系被警告(图)

鉄流:“破除枷锁,启蒙民众”,必须清算刘云山罪行

刘云山是中国改革开放前进道路上的死敌

刘云山是中国新闻出版贪腐集团的总后台,是中国改革开放前进道路上的死敌,也是习李王新政最大的干预者和反对者。他比邓力群更坏,比胡乔木更左。邓力群虽坏,但不贪腐;胡乔木虽左,却有人格操守。刘云山是个“五毒”俱全品的伪君子,无德、无才、无能、无操守、无品德,最大本事是吹才拍马,一味唯上,贪污腐化兼搞女人。除听命于“二奸二假”的“江核心”外,从未为国家民族做过一件好事,这个人在江泽民死保下当上常委!

中共党史专家辛子陵先生说:最近国内出现了一股极左势力回潮,相当猖獗。毛左甚至把矛头对准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警告他必须不遗余力维护中共正统,否则要他好看。这几天,趁习近平出国访问,又掀起一股逆流来搅局。7月23日,《人民日报》发表周小平的文章《美国对华文化冷战的九大绝招〉,歪曲习近平在中共十八大报告上强调的“新的伟大斗争”,把它篡改为向全世界开战的“斗争”,包括争夺资源、货币战争、争夺市场、意识形态斗争、领土争端、网络斗争、反民族分裂主义的斗争等。在这篇不足三千字的文章中竟出现了七次“敌对势力”,张牙舞爪,杀气腾腾,犹如文革再现。明眼人不难看出,这一切背后有一个关键人物,就是曾任中宣部长、现为中共常委主管全国意识形态沙皇、新左王刘云山。这位江时代的遗老,为了维护自己小集团的利益,千方百计控制宣传舆论阵地,欺骗无知民众。不仅劫持并垄断了习近平“中国梦”的解释权,现在又劫持并垄断了习近平“新的伟大斗争”的解释权。

刘云山人品极为低下,作风无一是处

刘云山中专学历,以写马屁报道起家,中共内外对此人恶平如潮,其工作、人品、作风无一是处,民主评议得分垫底。北大教授夏业良称之为“不学无术”,箝控国人思想、阻碍学术自由。在他主掌中宣部十年间,中国的新闻自由每况愈下,敢言媒体频遭打压,新闻自由沦为改革开放以来的最低点。2012年三月下旬,十八大筹备组征询民主党派意见,八个民主党派一致反对刘云山进政治局常委会。八月上旬,四十八名民主党派中央主席、副主席以及前主席联署致信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十八大筹备小组,第四次强烈反对把刘云山列为常委候选人。2012年十月底,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几位负责国内政治报道的中层干部聚会,起草了一封致胡锦涛、习近平等中央领导人的呼吁书,希望十八大能够以新闻改革为导火索,带动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呼吁中央选择一位能够与时俱进,跟上时代步伐的领导人掌管意识形态。在呼吁书上签名的编辑部主任和知名编辑有一百多人。如果刘云山进常委,继续主管宣传,等于安排了一个张春桥。。。

刘云山是周薄谋反集团的支持者

辛子陵先生还说:现任常委贺国强坚决反对刘云山入常,认为他因私废公,不具备起码的高级干部素质。据贺国强揭发,刘云山在任内蒙古自治区团委副书记时,曾因乱搞男女关系被自治区党委警告。九十年代任中宣部副部长后,仍和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常关系。至于他以权谋私,安排他的儿子刘乐飞冒充“金融神童”混迹金融界,最终执掌总资产一万亿的中国人寿,则更是尽人皆知的丑闻。他长期支持薄熙来“唱红打黑”,是周永康政变的密谋者。

刘云山是怎么窃取常委高位的

刘云山出生于山西忻州,其父母曾在内蒙当官,是薄一波的部下。刘云山在政坛崛起,一靠薄一波的栽培,二靠江泽民的提拔。在中宣部副部长任上,他因拍江泽民马屁,撺掇一位不识中文的美国银行家库恩撰写《江泽民传》被江赏识并得到重用,据说这本传记的中文作者实际上是著名作家叶永烈。库恩是一位精明的犹太商人,他把和刘云山的关系看作“最具价值的投资”,借着这层关系,他在北京成立了一个和央视合作的公司,任命刘云山儿子的女友为总裁。这种权钱交易把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诠释得淋漓尽致。在十八大上,刘云山是在老左王吴邦国的力保之下,顶替倒台的薄熙来进入政治局常委会的。他顶下的是略有改革意识的李源潮。

十八大电视实况转播有一段时间中断,就是因为江派硬要把此人塞进政治局常委会。刘云山代表的是江派权贵阶层,尤其是温家宝命名的新“四人帮”的利益。该帮帮主是吴邦国,其它三人是贾庆林、李长春、周永康。这帮人的特点是:观念陈腐,行为乖张,以左为荣,个个贪腐,已经成为中国改革最大的绊脚石。刘云山不但有大量的财产说不清,他的亲戚与爪牙不是在海外住豪宅,就是在国内各地把握新闻口,对新闻与网站收买路放行钱。情况之严重,已经超过胡作非为的政法口。

刘云山控制下的新闻出版现状

近十多年来中国新闻出版与电视在刘云山控管与操纵下,没有一张说实话言真相的报纸,也没有一本立得住足的好书,更没有一部好电影好电视剧。新闻报刊除了时间年月是真实的,其它全是假的。电影电视不是低级庸俗的搞笑片,便是宣扬极左思潮去邓尊毛的仇恨内容,整个意识形态全方位的堕落与造假,在人民群众中没有一点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为此,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不得不提出《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习近平强调:“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建成几家拥有强大实力和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的新型媒体集团,形成立体多样、融合发展的现代传播体系。”笔者认为媒体要有“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唯一的途径只有摈弃过往的报道风格,用真实客观来取信于民。同时必须彻底清算刘云山在新闻出版早已形成的尾大不掉的腐败史,以及他十多年来反邓反改革开放“唱红助红”的罪恶,必须把他家族上百亿来历不清的财产退还给囯家人民,否则中国意识形态走不出极左的罪恶怪圈。

坚决支持习近平重组新闻的公信力

我们高兴地看到,曾多次站出来替习近平、王岐山发声的胡舒立女士,在2014年8日18日又在她《舒立观察:什么是对邓小平最好的纪念》),开头便掷地有声地亮明立场:“一切不合时宜的条条框框都应冲破,一切阻碍民主与法治进步的禁锢均应摈弃。惟有如此,改革开放才能取得一次又一次新飞跃。”当天的新闻联播头条更加能确认这一论断。我十分赞同庄丰先生的观点:

1、清理“左翼”力量。不论是刘云山为代表的保守力量,还是民间以司马南为代表的“五毛”力量,都属此类。关于清理这两股力量,笔者前期博文多次论证,且多数已经验证,不在复述。现有胡舒立站出来替习近平表态,那么看来“左派力量”要遭到全面整肃了,近期司马南、胡锡进、戴旭等人突然在微博上集体消失十多天,很有可能是遭到上层的警告了。

2、让民众参与。官方宣传若要真正做到具有“公信力”,那么就要经得起民众的评论和质疑,否则按照之前的封贴和打压惯例,肯定是做不到这一点的。而且,只有民众广泛参与,才正真能让媒体具有实质性的“传播力、影响力”。从这个角度讲,那么删帖、封号的行为就要终止。由于之前封杀言论自由的是刘云山的力量所为,现在习近平放出这个信号,看来离《刘云山将在任期内被抓捕》不远了,微博、微信空间有望开始宽松,从而激发出民众的高度参与热情。

3、解除网禁。大陆民众习惯了被封网删贴的生活,估计有不少人不太会相信这个判断。其实道理很简单,封网删贴是周永康、李长春、刘云山等江泽民阵营的人主导的,而今这个帮派已气数将尽,而以习近平为主的改革派力量还要借助网络来公开江派的迫害罪恶,以便将来为清算审判他们做准备,故此解除网禁是一定的。至于说怎么解除,要配合对江派人马的清洗进展程度,有计划、有步骤地开放。近期百度频繁短暂解禁“江泽民卖国”、“器官活摘”等内容,就说明习近平是做好了这个准备,目前是试水温的阶段。而且,只有解除网禁,才能真正让老百姓相信政府是敢于面对真相和说真话的,否则“公信力”是建立不起来的。

4、解除报禁。文章《左方谈南方周末:必须启蒙民众》讲的是一个媒体人“敢为天下先”办报的故事,选择这样的故事必是隐含某种政治信号。(慧按:这篇文章发表日期为2014.08.18,国内网上能搜到,不过标题已被改成《左方和他的时代》,但其中第5节小标题仍为“重启‘启蒙’”,直接提到当年办《南周》指导思想就是要“倒回到原来的新闻传统上面去”,就是要走“一条‘老路’:回到1930年代的新闻传统,回到五四运动的民主启蒙”。该文很值得一看,特下载附后)如果说要让媒体有“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且让公众真正参与,那么只有官方的声音和仅允许民众说话评论仍然是不够的,真正的“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是在市场竞争环境中才能培养出来的,那么让民间办报的可能性就很大了。现在民资都可以进入银行、军工等行业了,那么进入独立媒体也不应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只是这个事情的前提仍然是清理以刘云山为代表的文宣系统中的保守势力,一旦没有了障碍,开放报禁就水到渠成。

20140828于成都清水河畔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