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议!甲鱼索命与人同归于尽(图)



不可思议!甲鱼索命与人同归于尽。(网络图片)

我只有一个堂哥,比我大不了多少,由于他父母死得早,迫于生计,从小自立。在我们一群和他同龄的孩童背著书包上学的时候,他却在放牛砍柴。

人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堂哥平时除了和大人们一起出去打短工赚点钱补贴家用外,一年中有大部分时间用来捕鱼,他有一整套捕鱼的工具。当地人给他一个响当当的外号:鱼王。

他最喜欢的就是去“摸”甲鱼了,因为甲鱼的营养价值高,能卖个好价钱,他说一只“土长”的甲鱼可以抵上一篓的鱼虾,很划算。

堂哥简直可以说是甲鱼的“天敌”,他对甲鱼的生活习性是了解的一清二楚,如甲鱼洞一般会筑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甲鱼会呆在洞里,什么时候会出来觅食……有时他甚至只需看看水面的清澈度就知有无甲鱼出没,伸手一探可能就可以抓只甲鱼上来。

方圆十里甲鱼的分布状况他更是了若指掌,他只要出去一趟,多则四五只,少则两三只,很少有见他空手回来的时候。村里有人开玩笑说,甲鱼们只要闻到堂哥的名字就会吓破胆,乖乖地等他来抓了。但也有人说,甲鱼是一种有灵性的动物,堂哥可能会因此而带来麻烦。

堂哥听了也就笑笑,说,他们这是眼红我呢。也许是吧,那些年,由于市面上对“土长”甲鱼的需求量日益增大,价钱也天天见涨,甲鱼是供不应求,有人甚至直接上门订货。堂哥岂肯放过这些赚钱的机会,开始不分昼夜地出去捕甲鱼了。而堂哥家的生活也因此一天天好起来了,盖起了新房,儿子也上了大学,这在以前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而这一切竟都得益于甲鱼。

但是,有得是必有失的。而这一天也在那年的正月来临了!

那一天,本村的一户人家办喜宴。堂哥去帮忙,那天堂哥就是在厨房帮厨的时候吞食了四只甲鱼胆中毒了,而那些甲鱼也是他捕来的。

那天那些被抓来的甲鱼是出奇的安静,不像平时的甲鱼那样到处乱爬想逃走,其中有两只甚至还自己爬上了斩肉的砧板,好像是迫不及待地想被宰杀一样。有人觉得很邪乎,提议说是不是要把这道菜撤下来。堂哥不同意,说他们想的太多了,说他抓了十几年的甲鱼,也不知道吃了多少甲鱼,现在还不是好好的……云云。

堂哥吞下了四个甲鱼胆,他听人说这东西吃了对身体好,具体好在那里,他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好”。半小时后,他对人说有点头晕,想回去躺一下。

当时就见他的眼脸都变得蜡黄了,感觉情况不好,就让他去看看医生,堂哥把手一扬,说,没事。往外走去,刚到门口,便“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浑身抽搐。众人一片慌乱。

就近把他送到镇医院,医生查了半天也查不出病因,只好建议往县医院送。县医院同样也是检查不出原因,便派出救护车紧急送省医院,一番折腾下来,堂哥已是奄奄一息。车刚出县城,堂哥醒了,挣扎着说:“不要治了,甲鱼……甲鱼……”双手在胸口上拼命地划拉着,好像在驱赶什么东西,痛苦万状。

堂哥死了,医生说他是误食甲鱼胆中毒死的。甲鱼让堂哥过上了富足的生活,也把他送上了万劫不复的不归路。

直到现在,我一想起那几只“视死如归”的甲鱼,还是不寒而栗……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本类周排行
本类月排行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