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是苏俄制造的侵华工具(上)(组图)

2016-03-16 12:00 作者: 艾华民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国共产党成立已经八十多年了。经过这八十多年的岁月,人们已经有充分证据,可以说明中国共产党的性质和面貌。

中国共产党不是中国土生土长的政党,而是由苏俄培植成立起来的政党。这个政党与苏俄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所以,只有从中共与苏俄的密切关系入手,才有可能认清中国共产党的性质和面貌。

概括起来:中国共产党是苏俄扶植成立的侵华工具;是全心全意为苏俄服务的政党;是大量出卖中国领土和主权的政党;是一个毁国害民的党。毛泽东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主义。”实际上是不仅送来了马克思主义,还送来了共产党。

俄国的十月革命,并不是如同俄共所吹嘘的,是甚么“无产阶级革命”。实质上只不过是一种改朝换代;是由旧沙皇换成新沙皇。外表换了新装,内里仍然是封建专制制度。列宁也根本算不上是甚么无产阶级革命领袖。

列宁象马克思一样都是伪君子、假道学。

马克思批判资产阶级是甚么“温情脉脉的面纱”,他自己却偷偷与保姆通奸。养下私生子,既不敢认,又不敢丢。这是甚么感情?列宁在法国巴黎闯荡江湖,混了很长时间,常去三流妓院玩女人,得了一身花柳病。二十年后,潜伏的病菌发作,扩散到脑部,成了植物人,最后不治而死,只活了五十四岁。

就是这样的一位列宁,他在十月革命前后,就在策划著如何征服世界。

一、一九一九年六月,他抛出一本“帝国主义论”,即《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

这是一本既为过去沙俄对外侵略进行解脱,又为苏联以后对外扩张进行掩盖的著作。按列宁所说,资本主义发展到最高阶段,才是帝国主义;沙皇时期尚是农奴社会,不是资本主义,因此沙皇时期的俄罗斯就不是帝国主义。沙皇时期的对外侵略和扩张,就不是帝国主义行为。而新成立的苏俄是“社会主义”,自然也就说不上是帝国主义。因此,苏联如何对外扩张,都不是帝国主义侵略;而是“解放”,是“挽救人类”。正是这样,苏俄打着“社会主义”招牌,明目张胆,大摇大摆,闯进许多国家。所以,列宁的“帝国主义论”,在实质上是苏俄社会帝国主义对外扩张的理论工具,是替苏俄对外扩张服务的。

列宁的“帝国主义论”,另一个用意,就是把被压迫、被侵略国家求解放的斗争目标,一股脑都引向他所说的“帝国主义”,即资本主义发达的国家。美国资本主义最发达,因此,就特别把反对的目标指向“美帝国主义”;把“美帝”列为头号敌人,煽动反美情绪。

按列宁的理论,是不是反帝、反美帝,是测验一国共产党是否真正马列主义党的试金石。不论美国是否侵略自己国家,凡是一提美国,就必须反。

实际上,单以中国来说,美国是侵略中国最少的国家,长期以来,是主张维护中国领土和主权完整的国家,是愿与中国友好的国家。从中国切身利益来说,中国没有理由与美国为敌。真正侵略中国最多、最大的,恰恰不是“美帝”,而是“俄帝”,是“苏帝”。

列宁“帝国主义论”的作用,就是引导各国共产党把斗争目标指向“美帝”,而让“俄帝”、“苏帝”顺顺当当进行侵略。

苏俄成立不久就向欧洲扩张,攻打波兰,遭到惨败,碰了壁。一九二三年三月,列宁抛出一篇《宁可少些,但要好些》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中,列宁明确指出:“斗争的结局归根到底取决于这一点:俄国、印度、中国等等构成世界人口的大多数。”(大陆出版《列宁选集》第四卷,第710页)。列宁很快把苏俄侵略、扩张的矛头指向东方的中国和印度。

二、列宁的上述言论和著作,是他对外扩张的舆论攻势。在他制造舆论的同时,还积极对中国进行政治攻势。

1918年7月4日,苏俄外交部长齐采林(C.V.CHICHERIN),在苏维埃第五次会议中说:“苏俄政府将对中国撤销沙皇政府对中国东北的各种压迫,及其在中国和蒙古的治外法权,放弃沙皇政府以各种口实对中国人民所加的负担,撤回沙皇政府对于驻在中国的领事馆所设的武装部队,并将中国的各种赔款中的对俄国赔款部分交还中国。”

1919年7月25日,列宁为讨好中国,又令苏俄代理外交部长加拉罕发表对华宣言。宣言说:“凡从前俄罗斯帝国政府时代,在中国满洲以及别处用侵略手段而取得的土地,一律放弃,在那块土地上的人民,愿意建成哪样的国,采取哪样的政体,一任人民的自由选择,劳农政府把中东铁路以及矿产林业等权利,及其他由俄罗斯帝国政府、克伦斯基政府、土匪霍尔瓦特、谢米诺夫和俄国军人律师资本家所取得的特权,都返回给中国,不受何种报酬,劳农政府并抛弃庚子赔款以及租借地等。”(引自郑学稼《中共兴亡史》第一卷,第476页)

1920年9月29日,加拉罕又发表第二次宣言。宣言说:“为了发展前次宣言的原则”,“俄国劳农政府宣明所有昔日俄国各前政府与中国所定各条约为无效。放弃中国领土之侵占及在中国境内各租界,并将以前俄国帝国政府及中级社会人士所掠夺者,俱以无报酬永久还付中国。”(引自同上书第623页)

以上齐采林的报告和加拉罕的两次宣言,虽然是虚晃一招,但是还很灵,在当时中国的学界和政界,都引起了很大影响。一部分人认为苏俄确与沙俄不同。认为苏俄大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之势。一些人遂对苏俄仰望、羡慕、赞美不已。这都为俄罗斯在中国成立共产党做了有力的准备。

三、加紧策划在中国成立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的成立不是偶然的,不是由十几个人一下子就成立起来的。而是在中共成立之前,苏俄进行了一系列准备工作。

1919年3月2日至6日,列宁在莫斯科召开了共产国际第一次代表大会。

在这个会议上,成立了“共产国际”,也称第三国际。这个组织被定为世界各国共产党的联合组织。同时也是世界各国共产党的上级领导组织,对各国共产党实行高度统一的领导。各国共产党是它的下级组织。

第三国际组织法的第一条规定:“此新国际劳动者联合会之成立,所以组织各国无产者之共同行动,其目的则在推翻资本主义,设立无产阶级专政,并组织国际的苏维埃共和国,以扫除阶级而实现社会主义,此为共产社会之第一步。”

第二条规定:“凡属于共产国际之党,应名曰某国共产党,为共产国际之一部。”

(杨幼炯著:《中国政党史》第219页)

这个第三国际,实际上是苏俄对外扩张的指挥机关。它居于各国共产党之上,对各国共产党有指挥权。各国共产党是它的下级组织,要按它的命令行事。它要干啥,就得干啥。

1928年8月29日,共产国际第六次代表大会通过国际章程规定:各国共产党参加共产国际的首要条件,就是要接受共产国际的领导。这是共产国际的纪律,非常严格。如果不遵守共产国际的纪律,被共产国际开除,那就是极大的处分。后来的南斯拉夫被定为是修正主义,就被开除共产国际。

这个共产国际是以列宁主义为最高行动纲领。列宁主义为各国共产党的“圣经”。列宁死后,斯大林的训示又接着成为各国共产党必须遵守的圣旨。

在第三国际的统治下,俄共党史、俄共组织形态、斗争策略,都成为各国奉行的典范。中共一直把《联共(布)党史》作为经典,规定为干部必读书;在夺得大陆政权后,还把它列为高等学校公共必修课,所有的大学生都必须要学习。不知浪费了青年多少大好的时光!

1919年,俄共(布)在鄂木斯科秘密举行第二次西伯利亚代表会议,决定成立一个秘密的特务组织,即《俄共(布)西伯利亚区委情报宣传局》。这个情报宣传局的任务是为了“建立和加强同东方及美国共产主义组织的联系”,实际上就是为了对东方各国进行渗透和寻找代理人。

1919年6月,俄共(布)在西伯利亚区委的加蓬,向俄共(布)中央建议,在俄共(布)西伯利亚成立东方局,也叫“东方民族部”,专门负责与东方各国的“革命”力量进行联系,帮助东方国家成立共产党。华裔俄共党员杨明齐被搜罗,参加设在海参威的俄共(布)远东地区委员会的工作。

1919年11月,在德国柏林成立青年共产国际。

1920年1月,俄共(布)远东地区委员会负责人库什纳列夫及萨赫扬诺娃联名向俄共(布)中央报告,说他们已着手与中国革命者联系。俄共(布)中央于三月立即批准建立“俄共(布)远东局”,在海参威成立“俄共(布)海参威分局”,任命维经斯基为分局负责人,专门从事对中国进行渗透工作。

1920年4月6日,由列宁指挥成立“远东共和国”首都设在赤塔,直接窥视中国。

1920年6月25日,成立“俄国共产党华员局”,为俄共领导华侨中俄共党员的中央机构,以便利用华侨中的俄共党员向中国渗透。

1920年7月19日至8月7日,由列宁主持,举行共产国际二大。华人俄共党员刘绍周、安恩学参加了会议。中国社会党代表江亢虎也出席了会议。这次会议列宁进一步策划向中国渗透的安排。选荷兰人马林、印度人罗易为“民族和殖民地委员会”的秘书和委员。后马林和罗易都被派到中国,参加指导和组织成立中共的工作。

1921年1月,在伊尔库茨克成立“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这个机构组织庞大,设有中国部、朝鲜部、日本部、蒙藏部;还设有情报部。专门挑选“中国通”或与中国有联系的人任职。

在此期间,俄共先后派出二十几位各式各样的间谍、特务,来中国各地进行活动,收买各阶层投俄份子,为在中国成立共产党进行准备。

中国京戏有开台锣鼓,开戏之前,先来一通锣鼓。叮叮当当一阵之后才开戏。俄罗斯在中国上演共产主义大戏之前,也是先来一套开台锣鼓。经过一番大造声势,紧急筹划的紧锣密鼓之后,紧接着就以“替天行道”的架式,把侵略魔掌伸进主权独立的中国,在中国成立共产党。

四、苏俄直接扶植成立中国共产党。

1921年7月1日俄国人出钱直接策划和指挥成立了中国共产党。


俄国人、列宁仅只用一百五十元,就收买了中共“一大”代表的良心和灵魂。(网络图片)

在中共党成立之前,俄共远东局已派出一批特工人员潜入中国,在华活动一年多,取得丰硕成果,在中国一些地方建立起共产主义小组,并已于1920年8月建立了临时中共中央。列宁认为在中国正式成立共产党的条件已经成熟。于是由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派尼柯尔斯基、马林到中国组织成立中共。尼柯尔斯基对马林说:伊尔库茨克共产国际给他的指示是,中共的会议必须要有他参加。

尼柯尔斯基生于一八九八年,曾是赤塔商学院的一位学生,来华时仅二十三岁。就是这样一个小青年,操纵成立中国共产党。马林为荷兰人,生于一九八三年,来华时三十八岁。这两个人在上海曾与李达、李汉俊秘密商谈,后又到北京与李大钊、张国焘等人秘密会谈。

据包惠僧说。在广州“有一天,陈独秀召集我们在谭植棠家会见尼柯尔斯基,说接到上海李汉俊的来信,信上说第三国际和赤色职工国际派了两个代表到上海,要召开中国共产党的发起会,要陈独秀回上海,请广州派两个人出席;还寄来二百元路费。”(《包惠僧回忆录》,转引自叶永烈著:《中共之初》第299页)。

中共后来说:由于中国工人队伍壮大,工人觉悟提高,具备了成立共产党的条件,才成立共产党。这纯是胡说八道。包惠僧的回忆,说得清清楚楚,是共产国际派人来主导成立共产党;与中国工人阶级如何,毫无干系。资本主义社会工人阶级更强大,也没急于成立共产党啊!而恰恰在成立中共的代表中,一个工人阶级的代表也没有。

俄共用一百五十元现大洋,买一位中共一大代表。

为召开中共“一大”,马林带来活动经费,给“一大”每位代表一百五十元现大洋。先发一百元,临回去时,再发五十元。很可能是怕这些“一大”代表,在上海十里洋场胡乱花钱,对他们不放心,担心他们回程时没有路费,困在大上海。所以没有把一百五十元,一次全发给他们。

这一百五十元现大洋,对个人来说不算少。现时一百五十元人民币只能买几个汉堡包,还不够买一条裤子。可是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一百五十元现大洋,那就值钱多喽!例如二、三十年代一小职员每月工资十五元,就可以勉强维持四口之家一个月的生活。不至于饥肠辘辘,衣不蔽体。这也就是说,当时的一百五十元现大洋,可以每餐有四个丰盛菜肴一个汤。大米白饭,花卷馒头,随便吃。一百五十元现大洋,可以供应五十个学生吃一个月的伙食;也可以供应一个学生吃五十个月的伙食。这就是当时一百五十元的价值。所以说,一百五十元现大洋,在当时不算少。

但是,从另一方面说,这一百五十元又不算多。曹锟贿选,向猪仔议员买一张选票,就用五千元大洋。而俄国人、列宁仅只用一百五十元,就收买了中共“一大”代表的良心和灵魂。真是廉价动物,一批贱货。说明俄国人、列宁也很抠门;很会打算盘,非常唯利是图,十分吝啬。俄国人这个小小的投资,以后竟获得了无法估计的大利,确实是很有眼光,是最划算的投资。只是中共代表的身价,低得太可怜了!恐怕这些“无产阶级的先进份子”中,很可能都是对赵公元帅见钱眼开,没有一个代表会觉悟到想一想:“俄国人给他们这个钱是为了甚么?是要他们干甚么?”,“俄国人会随便花这笔钱吗?”,“难道俄国人用大把钞票撒给中华大地,是来替天行道吗?”

就是这样,中国共产党的“一大”代表失去了灵魂,成立了国际共产党的中国支部——中国共产党!


正是在这条船上,会议通过了《中国共产党党纲》,并选举出了党的第一代领导人,由陈独秀、张国焘、
李达三人组成党的领导机构,陈独秀任总书记,张国焘分管组织,李达分管宣传。(网络图片)

据陈独秀在狱中对人透露:“中共第一次代表大会(据他说,全部代表为十三人),我因事在广东,没有参加。所以叫我当上总书记,是第三国际根据列宁的意见,派一个叫维经斯基的到中国来转达的。说是“中国无产阶级还没有走上政治舞台,党的总书记一职,要找一个有名望的人,号召力要大,因此就找到了我。”(文若:《陈独秀的狱中生活》,载1989年11月21日《世界日报》)

据美国《世界日报》一九九一年七月三日社论指出:“当时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纲领’也是莫斯科交下来‘着令通过’的俄、英两种文本,后来才由中共译成中文本。”

中共“一大”通过的党纲,明确标明要“联合第三国际”。在大会决意中,还规定每月应向第三国际呈送报告一份;必要时,应派代表去伊尔库茨克远东书记处,与远东各国共产党代表,商讨联合阶级斗争之事。

所以,在中国成立的这个共产党,实际就是苏共在中国产下的“怪胎”,或者说是苏共的“儿子党”,是马列子孙的党,是为俄国侵华服务的工具。

(关于中共是苏共“儿子党”的问题,中共自己长期一直是默认的。一九四九年中共进城时,墙上挂领袖像,马、恩、列、斯的像要挂得高高的;而毛泽东的像则要挂得很低,以示低人一等。直到二十世纪的六十年代,也就是在中共建党四十多年之后,“儿子党”才要造“老子党”的反。这就是中共的所谓“批修”是也。)

怎样看待成立的这个中国共产党?

陈独秀认为是“历史的误会”。他认识到,就当时的历史情况说,中国是患“贫”,而不是患“不均”;中国无产“可共”。如主张要实行共产主义,必先实行资本主义。他认为列宁的十月革命是“走在历史的前面,背离历史的轨道”。(石灰:“历史的误会”,1991年9月8日《世界日报》)

参加中共的“一大”代表周佛海,在一九四一年回忆说:“现在回顾起来,真如做梦一样。当时万万想不到我们几个年轻的学生,会闹出这样的大乱子。二十年来,流了多少血,死了多少人,烧了多少村庄,损失多少元气,都是我们几个青年学生种下的祸根。我现在想起来,真对不住国家,对不住人民。国家弄到现在这样危险恶劣的情形,我们不能单责军阀和官僚,当时在嘉兴南湖的小船中的几个青年,也要负很大的责任。”(叶永烈著《中共之初》第430页)

瞿秋白在临刑前,知道自己已经必死,他还是说出多余的话,承认自己参加共产党是误入歧途,是历史的误会。他认识到:共产主义,“它违背历史发展的规律性”。

作为共产党的创始人和领导人,不管他们后来个人的结局如何,在他们生前能对自己过去的行为做一个交代,这总还算是好的。比那些“死不改悔”的顽固派要好的多。

蒋中正先生在《苏俄在中国》一书中明确指出:“中国共产党不是中国的产物,乃是苏俄共产帝国的螟蛉。苏俄的共产主义不适于人类的生存,更不适于中国的气候。”很可惜,那些被鬼掺住的人是听不进这些教导的。

苏共在中国成立共产党是甚么性质的问题?

应该说,这就是政治侵略。作为一个外国政府和政党,跑到另一个主权独立国家组织政党,目的就是要推翻这个国家的政权,还要毒化这个国家,这难道还不是侵犯一个主权独立国家的主权和尊严?这是最明显不过的政治侵略。倘若不是如此,中国去俄罗斯组织政党并推翻他们俄国的政府可以不可以?

在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由外国人组织起来的政党,这个政党实际上就是听外国人指挥,替外国人服务的工具和奴才。以后中共的发展史,就是一部做俄国人工具,为俄国人服务的奴才史。

英国人用鸦片进行侵华,很快被中国人发现,受到中国人的抵制。日本人明火执仗,用飞机大炮侵华,立刻遭到中国人的抵抗。俄国人换了一个手法,从政治侵略入手,麻痹中国人民的思想,使中国人从思想上被俘虏。这种马克思主义政治鸦片,可比英国的真鸦片要高明无数倍啊!

自中共成立之后,一直有代表常驻苏联;苏联也一直有代表常驻中共党内。出谋划策,互通信息,保持联络,不断指挥。

(待续)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