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大西国:遗失在海底的文明世界(下)(图)



大西洋中的亚速尔群岛。(网络图片)

科学的证据

第一次提出亚速尔群岛和加那利群岛是大西国遗迹这个理论的,是一位名叫阿塔那斯.柯切尔的神父,那是1665年的事。这位圣职人员的看法是正确的,后来几个世纪的发现都一一证实了他的设想。

1898年夏,有一条船在布雷斯特同科德角之间敷设电缆,突然间海底电缆发生断裂,船上的工人马上投入了紧张的抢修工作。出事地点是北纬47°,巴黎以西西经29°40′,在亚速尔群岛之前900公里处,那里的水深达3100米。

在打捞的时候,人们奇怪地看到海底具有陆地山脉的特点,其表面除谷底外没有淤泥,岩石顶端呈锋利的尖状。船员们带回了一块岩石,这块“玄武玻璃”一直保存在矿业学院。

“玄武玻璃”引起了一位法国地质学家的极大兴趣,这位学者就是皮埃尔.泰尔米埃。这块玄武岩石在水中一直没有能变硬,而拿到岸上在空气中它却坚硬起来了。

因此泰尔米埃得出结论:从3100米深水中采来的这块石头曾受到过大气的压力,因为在这个地方,过去曾同周围地区一样一度露出水面。显然,不久以前发生的地壳激变(这里的“不久以前”,应该从地质学角度来理解)使这里下陷了3000米;欧洲同美洲之间有过一块陆地,这块陆地在激烈的地质变动时不见了。

泰尔米埃对大西洋诸岛—特别是亚速尔群岛进行了深入的考察和研究,结果发现,这些岛屿的特点恰好同柏拉图所描写的完全相符。

此外,泰尔米埃还发现有两条纵向海沟:一条沿欧非大陆,另一条则沿着新大陆。这说明,如果这里是陆地的话,它极有可能是连接欧洲和美洲的“桥梁”。

实际上,泰尔米埃的地质假设在没有提出之前似乎就早已为人们证实了。

早在16世纪,西班牙人就十分吃惊地在墨西哥发现了希伯莱和埃及式的建筑物,墨西哥的土著人讲的是希伯莱立法者摩西的同胞所操的语言。这似乎说明,这些同胞中有些人没有跟随其他人向红海迁移,而是穿过非洲,向西走上了柏拉图所说的那块土地,最后来到了阿兹特克人的国度里,即墨西哥。

1952年,一位专门研究寄生物的学者乔克,十分吃惊地发现南美鸵鸟同非洲鸵鸟极为相似。它们不仅形态相似,而且鸵鸟身上的寄生虫也一样,这是其他动物所没有的现象。因此,只有一种可能性才能使两岸出现同一现象,即鸵鸟曾经从非洲“迁移”到美洲,或从美洲“迁移”到非洲。

另一位学者马雷兹教授,研究了新旧大陆间某些昆虫的迁徙,特别是研究了叶蜂的迁徙活动。可是要知道,这些昆虫是没有那么大的力气飞越浩瀚的大西洋的。因此,它们似乎确实藉助过今天已经沉没的一块大陆。

应当看到,能证明大西国位于大西洋的不仅仅是地质学和生物学。在这方面,人类学和人种学也有其发言权。


南美洲的一些偏僻山区里,生活着一些纯粹的亚洲长相的人。(网络图片)

法国地质学家泰尔米埃发现:在大西洋海底有两条纵向海沟,在两条深沟之间,有一个中央火山区。其陆地痕迹为南北走向。其中明显可见的是杨玛廷岛、冰岛、佛得角群岛、阿森松岛、特罗斯坦达库尼亚群岛。这些都是消失了的大陆火山的遗迹。这个发现证明了在欧洲和美洲之间曾有一块陆地的说法。

我们的祖先来自宇宙?

在《我们的祖先来自宇宙》一书中,夏特兰写过这样一段话:

“最近,人们发现约2900年前墨西哥东海岸,就有一批种植麻和棉花的印度和腓尼基的农业移民,同时还发现了开采铜和锡的苏美尔和腓尼基的矿业移民。这些移民也许还开采金和银,不过年代要早一些,大约在4300多年以前,地点也不是墨西哥,而是秘鲁和玻利维亚的山区。另外,在亚马逊河流域的石崖上,人们还找到了古希腊克里特人的线状文字,这表明那些移民越过大西洋,顺亚马逊河逆流而上。”

伯利茨是著名的国际语言学院创办者的孙子,因此他最有条件研究新旧大陆居民之间所存在的语言共性。他在有关大西国的专著中写道:

“极其明显……在美洲印第安人的语言中很多词汇的宗教含义,同大西洋另一岸古代语言中的一些词汇十分相似。”

此外,生物学、人类学和人种学也不断提供新的证据,证明从前在旧大陆同新大陆之间确实存在着一座“桥梁”。今天,许多地质学家和史前史学者认为,大西国曾经存在是个历史事实。

地球物理学也从自己的角度告诉人们,很久以前曾发生过一系列冰川袭击,结果造成了大西洋中一连串的下陷。这个下陷过程贯穿了整个冰川消退时期,也就是说,从公元前6500年一直持续到公元前1950年,这一年代同柏拉图书中的年代是完全一致的。

然而,直至最近几年,我们还缺乏一种科学的证据来确证大西国的曾经存在,而整个科学界都希望找到这样的证据。现在我们可以说,当人们在1967年至1968年发现了比米尼大墙之后,考古学在大西国的问题上已经摆脱了从前默默无闻的状态了。

南美洲的一些偏僻山区里生活着一些纯粹的亚洲长相的人,有人说他们来自蒙古,然而在几乎没有交通工具的情况下绕半个地球,从蒙古来到南美洲这可能吗?

比米尼大墙:古文明的遗迹

罗伯特.布拉什是个飞机驾驶员,同时,他又是一个酷爱海底考古的人。1967年,他曾飞越过百慕大地区巴哈马群岛中的安德罗斯岛和比米尼岛。在飞行途中,他发现在水面下几米深的地方有一个长方形的灰色物体,它的几何图形十分完整,布拉什立即意识到这是人类的建筑物,于是他拍下了不少照片。

过不多久,他把这些照片送到了法国人迪米特里.勒彼科夫手里。后者原籍为俄国,是专门研究海底摄影的大学者,他发明了许多摄影器材,其中有电子闪光灯。

布拉什的照片引起了勒彼科夫的极大兴趣,但没有使他感到过分的吃惊,因为他自己从飞机上也看到同一海域里有一个约400米长的长方形的东西,另外,他还见到有一些笔直的线条以及圆形和形状规则的物体。勒彼科夫带着布拉什的照片,找到了在迈阿密科学博物馆工作的朋友曼森.瓦伦丁。

曼森.瓦伦丁曾是耶鲁大学的教授,同时他又是研究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以前的美洲文化的专家。他看到照片后,毫不犹豫地当即组织了一支探险队奔赴现场考察。探险队乘一架水上飞机在安德罗斯岛海域上空来回盘旋搜寻。

在巴哈马群岛的大礁带,水并不太深,因此水面下隐藏的东西比较容易看清。探测队的队员们果然找到了罗伯特.布拉什照片上的那个物体:一道30厘米厚的“墙”,周围积满了泥沙,看上去是一座长30米、宽25米的建筑物的地基。

为了仔细观察这道“墙”,迪米特里.勒彼科夫把自己设计的一个航行器,交给了一支专门的小组使用。对比米尼岛写过一部材料十分丰富的著作的皮埃尔.卡纳克把这个航行器称做为“M114E”,这是一架名副其实的潜水飞机,配备有广角镜自动摄影机。

有了这样的装备,探索工作才能够真正顺利地进行了。探测工作持续了好几个月,不少著名人士参加了这项工作,其中有宇航员埃德加.米切尔和法国潜水员雅克.马约尔。


大西洋海底发现的一只手的雕塑。(网络图片)

在大西洋海底发现的一只手的雕塑,由于年代久远,已经折断了两根手指表面也有些残破。有人说,它来自亚特兰提斯的那块人类失落的伊甸园。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可见当时的技艺有多高超,这么高难度的手指动作,竟被塑造的惟妙惟肖如同真的一般。

大西种族?

为什么世界上各种文明中神话里的神,从天上下凡后都在某一天到海里?为什么美洲大陆的神总是来自东方,而欧洲大陆的神总来自西方?这表明,也许有一个共同的大西洋起源。

古人类学家们推测,可能存在过一个大西种族,她包括爱尔兰人、威尔士人、布列塔尼人、巴斯克人、安达卢西亚人以及柏柏尔人等。这些人具有共同的伦理,讲的是一种相似的喉音重的方言。

方言中某些音在希腊-拉丁语系中没有,然而可以在尤卡坦的玛雅语中找到这些同样的古怪的音。有些学家认为,这些人的最初祖先来自外星,后来在海底洞内过穴居生活。

两位英国人曾在1952年对5具在秘鲁库斯科发现的印加干尸做了血液分析。其中一具属于C—E—C型(即RH),这种血型的人在世界其他地方从未见过;另一具属于D—C型,这种血型在美洲印第安人中极其稀少。

由此可见,大西洋一侧的印加人,另一侧的巴斯克人和埃及人,血型都与周围民族不同。这会不会就是假设中的来自外星的大西国人的血型呢?

大西国的存在是可以肯定的,但它是否是外星在地球上的基地,这恐怕还有待进一步的考证。


考古学家挖掘出的古生物化石。(网络图片)

若是真的在过去的几千年之间曾有过生物来访地球,那么我们今天可能还会面对来自太空的智慧生物新的来访。卡尔.萨根认为,地球在地质时期曾经有过上万次银河系文明来访过。一位瑞士科学家曾在意大利北部地区,找到了被掩埋的类人物骷髅的残骸。他认为这已有1000万年的历史。

在澳大利亚的岩画上有一些奇怪的生物图案,那些生物好像不是来自地球上的,而且身上彷佛穿着酷似现代宇航服一样的东西。难道在很久以前,就是地外生物穿着宇航服来到澳大利亚,在岩石上留下了它们的标记吗?

在美国内华达州孔特利贝尔什深峡谷地层内,人们曾发现一个鞋底的痕迹,其清晰程度乃至粗线条纹路都看得十分清楚。估计这一鞋底的印迹已有1500万年的历史!

在智利的热带丛林中曾找到过一个金属球,其直径有1米重量约有3吨。而且它的成分是谁也不知道的化合物。奇怪的是金属球光滑的表面,无论用火烧,用酸液浸,还是用刀切削都毫无影响。

智利科学院院长拉莫斯.泰尔杰茨博士认为,这一金属球是地外文明代表有意留下的。他们在远古的时代就可能到过我们星球,也可能在我们的时代也拜访了我们的星球。

在法国和意大利的许多岩洞的壁上刻画着许多奇怪的标记,样子同飞碟的形状相仿。专家们已知的类似岩洞有拉兹卡岩洞、阿尔塔米拉岩洞及埃比斯岩洞等。这些地方至今已发现有近2000多个类似的标记,都是石器时代(公元前30000~10000万年)留下的。

最为知名的阿尔塔米拉岩洞中有字母形状的地方长达200米。在此洞内能找到3种不同的标记,主要是在洞的顶壁。


澳大利亚发现的古怪岩画。(网络图片)

考古学家莲高,曾明确提出大西国居民是外星人。这是他根据在乌拉尔找到的金质图表来认定的,这些金质图表在美国保密局存放至今。在这些图上刻有密码符号并标有两处位置,一处标出如何从上埃及到达大西洲帝王坟墓的方位。

在图上明显地标出始帝和末代皇帝的陵墓,墓地的位置只能是大致的,它距尼罗河有20~30日的里程。这表明整个墓地位于阿斯旺及西部沙漠绿洲之间。

在金质的图表中还表明,15000年前大西洲上曾有过宇宙飞船着陆,其上面有高度发达的类似地球人的生物。在古代的日本画上绘有称之为“Kanno”的生物。据说公元700~800年前,众多日本人士在日本见到过此种生物。

根据日本的古老传说,此类生物在河床中、沼泽地带活动。划行时不穿任何衣服,伸出长长的爪子。头很小,有嘴,有长长的鼻子。大耳朵能自由活动,三角眼睛深深地凹陷。头是圆盘,上面竖有4根刺,其中一只耳朵有小小的耳甲。背上有类似贝壳的大东西一直同嘴相连,嘴则与盘绕的绳子相似。


网络游戏中的大西国人形象。(网络图片)

日本的吉他母拉教授称:这正是对外星来客的描绘

外星人脸上的东西正是呼吸面罩,有软管同背后的气罐相接。所谓头上圆盘状的东西看样子是4根天线,日本古代所称此物生活在大的壳里面,不仅能在水中行走,同时还会升空以高速飞行。

考古学家挖掘出的古生物化石,这些化石的样子奇形怪状,实在看不出它们是由什么生物的骨骼,还是外星的智慧生物在远古时代造访过地球?至今仍是个谜。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