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雷洋死于流水作业

2016-05-17 14:55 作者: 廖祖笙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6年05月17日讯】与其说雷洋是死于“跳车”,死于被嫖娼被“打飞机”,毋宁说雷洋是死于流水作业。雷洋之死,于国人而言是昭然若揭,于中产阶层而言是恐惧陡添,于赵家而言只是流水作业,做了复制粘贴。

赵国一向担的都只是一个国的虚名,骨架之内实则只是一个杀人工厂。既然是工厂,而且是以杀人为重要“生产”项目,那么自然也就少不了相应的“生产”流程。雷洋的死,是死在了流水线上。

赵家在办厂之前,对于杀人工序的轻车熟路,就譬若屠夫之于案板上被褪毛的光猪。以“革命”的幌子杀人,以“解放”的名目杀人……地主、富农、资本家等等,都曾被赵家给放倒在案板之上。

杀人如麻杀出了赵国,杀人在赵家就更有了正当性,污名化只是工序之一。雷洋的被嫖娼被“打飞机”,就正如被污指为“暴徒”的学生和市民之惨死于屠城,就正如张六毛的被“武装暴动”……

杀人——控制甚至于抢夺尸体——百般匿藏和毁灭证据——以谎言统一宣传口径——驱遣五毛上阵混淆视听——以相关指令迫使传媒噤若寒蝉——以删帖、删博客、删网站等手段完成消音处理……

这就是赵家多年来在将杀人权限下放之后,在整个流水作业的过程中,回回“生产”出千奇百怪的“自杀”,所要大致完成的一套流程。质疑和谴责如潮?没关系。赵家可以将其交给时间和无耻。

这回也不例外,“也就是网上热闹一阵子”,即使议论纷纷,也只是在枉费口舌。死于流水作业的雷洋,一如高莺莺、杨黛丽、戴海静、廖梦君、李旺阳、钱云会、徐纯合、方九书……死不瞑目。

杀人在匪类具有经济效益和政治效应。雇人压制愤怒要花钱,雇人控制遇害者家属要花钱,雇人管控舆论要花钱……没有这般流水作业,也就没有日益丰厚的部门利益,也就没有赵国的道路以目。

扬言在魔窟内灭掉任何人都不在话下的周永康,不料到头来自个也得将老骨头给丢在牢内。当赵国异化成了一块案板,当法治成了人尽可夫的娼妓时,死得不明不白的雷洋等等,走得就不会孤独。

谁都不能保证在这样的流水作业中,自己就一定能活下来。在新纳粹面前一筹莫展的赵国人,目前能做的,更多的也还是记叙和揭露。而能侥幸活下来的,为冤魂讨还血债,就成必要完成的使命。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