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慈禧时代的好理论、好作品(图)

2016-06-01 10:45 作者: 赤眉陈更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红色中国奇案超越慈禧时代的《杨乃武与小白菜》(Getty Image)

【看中国2016年06月01日讯】长沙冤狱——许俊伟、张建英合同诈骗案,创了许多奇迹,提供了好多戏剧写作的好素材,不但司法史家应当注意,戏剧写作家更应当注意。我向社会大声疾呼已经两年多了,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

最精彩的地方有两点。

中国的土地是受特殊管制的,买卖土地不是买卖土地,土地是那个国家的,土地不能买卖,买卖的是土地使用权,而且有一定年限,例如大家经常听说的40年、70年。既受特殊管制,即使买卖一定期限的土地使用权,手续也非常复杂。于是,中国的土地使用权买卖普遍采用一种方式:不直接购买土地使用权,购买那家拥有土地使用权的公司,购买了那家公司,自然拥有了那家公司所有的那片土地的使用权。就如我想买你家那棵笼天罩地的葡萄架,我干脆把你家的整个庭院都买下,于是我不但拥有了你家的屋宇,也连带地拥有了你家的葡萄架。

许、张二人购买土地没有违背中国事务的常例。他们想购买湖南华城公司的土地,然后转让给慈利名商章胜汉,采用的也是想要葡萄架,干脆把庭院买下来的做法——把整个湖南华城公司兼并下来。这便给中国戏剧生出一个大噱头,是中国戏剧一幸:后来章胜汉告他们没有土地,骗他,他们辩称:怎么没地,我们兼并了华城公司,华城公司的土地都是我们的。法官是站在章胜汉立场上说话的,仪风严正,侃侃为判曰:“许、张把章胜汉投入的资金用于购买公司,没有用于购买土地,构成诈骗!”

明镜高悬的匾额之下,一位昏官,摇动冕翅,得意地判决道:“章氏让你买桃,你给他买了一棵结满桃子的桃树,大胆刁民,大堂之上,还敢赖称不是诈骗!”

于是,湘省两级法院都只看见桃树而没看见桃树上的桃子,最终认定许、张购买了华城公司而没有购买土地,判处许、张二人无期徒刑,一人送入郴州监狱,一人送入赤山监狱。章胜汉兴冲冲地收获胜利果实,向长沙中院(一审法院)递交执行申请:申请执行的恰是许、张购并的华城公司的土地。长沙中院大惊,你说许、张无地,我们按无地判处他们无期徒刑,刚送监狱,你申请执行他们土地,这不是要摘我们顶上乌纱帽吗?

章胜汉运用神手,使动上峰,湖南高院指定慈利县法院执行——且不说长沙中院的职权移到与财产毫不沾边的县级法院执行多么于法不合,只说执行的后续细节。慈利执行庭查得如下事实,许、张遭受无地的指控,刑事审判正在进行之时,芙蓉区政府以他们属下良民许、张的名义把许张的土地卖给一家名为“佳天”的开发公司,卖地契约上卖方名下(许、张名下)签上堂堂政府的公章。——这又是一奇:美国政府擅自卖比尔。盖茨的财产,买卖契约上盖上美国政府的大印,若何?——慈利法院制作裁定书,称:“芙蓉区政府无权出卖许、张的土地,故查封并执行佳天公司非法占有的本属许、张的土地,给章胜汉所有!”其后,又演绎出种种奇异,章胜汉终未得到土地,含恨而死。尽管章胜汉未得到土地,但慈利县法院后来的文书中两次、三次地肯定那些土地是许、张的公司的土地,这是不争的事实。

红色中国奇事太多,这通通不是我要说的。我要说的是,许、张闻事之后,委托律师持慈利法院执行他们土地的裁定书作为翻案证据,向湖南省高院提起申诉。湖南高院驳回申诉,称:“你们证明有地,仍然否定不了诈骗!”

这是人类思维天空的雷暴:天塌了,地陷了,有也是有,无也是有,黑也是黑,白也是黑。《杨乃武与小白菜》中的昏官自愧弗如,层层罗织,层层论断,真是太费事了。有湖南高院的高招,一切证明不要(虚伪的证明也不要),一切论证(胡扯八道的论证也不要)不要,只用说:“尽管你们证明没有杀人,但你们仍然否定不了你们是杀人犯!”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