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奥兰多惨案和奥巴马责任

2016-6-18 09:39 作者: 曹长青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6年06月18日讯】佛州奥兰多惨案震撼全美,也成为世界新闻,因为这是911事件后,美国最大规模的恐怖屠杀,49人丧生,53人受伤。 

之所以定性为恐怖屠杀,因事发前行凶者给警方打电话,直言是为伊斯兰而战,清晰表明这次屠杀是所谓“圣战”的一部分。 

奥兰多惨案,当然杀人者是元凶,极端伊斯兰是根源,但奥巴马总统是负有相当责任的,起码体现在这几个方面: 

第一,模糊焦点,仍强调枪枝管制。 

奥巴马在第一时间发表讲话,仍大谈美国人买枪太容易,所以造成如此犯罪。但这次恐怖袭击,跟去年加州那对伊斯兰夫妇屠杀14名美国人的行为一样,根本不是枪枝造成,而是“极端伊斯兰”在杀人!那对夫妇还准备了炸弹,即使没有枪枝,他们照样可用自制炸弹杀人。就像2013年波士顿那对伊斯兰兄弟,没有任何枪枝,只用很简单就可以自制的炸弹,来制造大众死亡的惨剧!所以美国这几起恐怖杀人行为的关键,都不是枪枝问题,而是怎样制止、铲除“极端伊斯兰”的问题。 

第二,不懂“树倒猢狲散”的道理。 

奥兰多惨案的凶手跟洛杉矶那对伊斯兰夫妻一样,跟伊斯兰国没有直接的组织关系,只是散兵游勇式的信徒,效忠极端伊斯兰。奥兰多惨案后,很多媒体谈到今后如何防范。我在以往文章中多次谈到,一味防范,不能根本解决问题,因为这是“防不胜防”,难道今后进入每一个咖啡馆、夜总会都要像机场那样检查背包、甚至搜身吗?如果恐怖分子在街头开车扫射呢?你总不能把每部上街的车都事先检查吧? 

所以对待这种恐怖主义,根本措施必须是“釜底抽薪”,铲除ISIS(伊斯兰国)那颗大树。这个仗不是打不打的问题,只是战场的选择,你不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打,就得在奥兰多打,在洛杉矶打,在纽约打,在美国本土的任何一个地方打! 

伊斯兰国对世界各地的狂热信徒具有“旗帜”的意义,只有砍倒那棵邪恶之树,才能树倒猢狲散。 

伊斯兰国的存在对散落世界的暴徒具有感召、呼唤、振奋的作用,更不要说它本身就用血腥野蛮来展现所谓实力。摧毁这个旗帜,砍倒这个大树,对制约遏阻世界各地的极端伊斯兰分子,具决定性意义。 

了解中国历史的人可能知道,当年蒋介石五次反围剿,就是要铲除毛泽东匪徒们的老巢“井冈山”。井冈山被攻陷,那面所谓的“旗帜”就倒了,那个吸引鼓励各地共匪的作用就大为降低。只是最后毛泽东们溃败到陕北(已剩残兵败将),蒋介石以为大功基本告成,把剩下的剿匪任务交给了无能、且通共匪的张学良而酿成大错。如果蒋能像第五次反围剿那样亲自全力剿共,就可能铲除中共,从而改变中国历史,而没有后来共产党的壮大和建政。 

所以,铲除邪恶者的“旗帜”,具有决定性意义。如同二战时,如果不攻进柏林的纳粹总部,不铲除东京的东条英机们,那二战就绝不会真正结束,世界各地的法西斯分子还会蠢蠢欲动,就因为他们的旗帜还在,大树还在,精神支柱还在,各地的猢狲们就不会完全散去。对极端意识形态的、绝不怕死的极端伊斯兰恐怖分子,这种“精神支柱”的力量超出以往任何反人类的邪恶势力。 

第三,有牛刀却不去杀鸡。 

二战的惨烈,还在于当时反法西斯的盟国和纳粹轴心国的军事实力、科技能力等不差上下,势均力敌。而今天则完全不同,美国是世界唯一超强,军费开支是排在其后的世界14国(包括英法德日意加中印等)的总和!另外还有美国领衔的囊括全球28国的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军事集团北约(占全球军费开支70%)! 

二战时,美国首先要打败日本海军,拿到海域权。以色列的六五战争,首先是炸毁阿拉伯军的机场(飞机),赢得制空权。第一次海湾战争,美国也是先干掉了萨达姆的所有飞机。然后才有地面战斗的绝对安全保障(和胜利)。 

而当今的伊斯兰国,没有一艘军舰、没有任何空军,甚至连地对空导弹都没有,只有土匪民兵式的武装。 

另外伊拉克的地理条件,更绝对有利美军,因为它没有越战时的那种高山丛林,而是沙漠地带的一马平川,绝对有利于空中轰炸。在第一次海湾战争时,萨达姆的一百万共和国卫队,就被美军战机炸得人仰马翻,如果不是当时的鲍威尔将军愚蠢的下令停止(他说这像屠杀了),就完全可能不需要第二次海湾战争,因为那次就可把萨达姆的共和国卫队彻底摧毁。 

但具有陆海空一切绝对优势条件的美国,在奥巴马这样一个“三军统帅”下,却毫无动作,只是派飞机做样子般地扔几颗炸弹(每天的次数只是布什总统领导的海湾战争时的千分之一)。而从以往战争的历史来看,仅靠轰炸,根本不能打赢战争,更何况是奥巴马的“样子轰炸”。 

第四,奥巴马的怯懦不是偶然。

面对极端伊斯兰的攻击,奥巴马总统展示出来的软弱,缺乏领导能力,不是偶然的。
 
在去年法国遭到恐怖袭击时(127人遇难),当时巴黎举行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抗议恐怖主义的游行(130万人),全球有50国首脑参加,但却没有美国总统奥巴马!美国前国会议长金瑞契(Newt Gingrich)当时愤怒地说,“50个世界领袖在巴黎展示团结,但奥巴马拒绝参加,令人痛心。他的怯懦在继续。”奥巴马当时在做什么?他在白宫接见NBA的马刺篮球队! 

在美国记者被ISIS砍头那天,奥巴马在打高尔夫球。听到消息后,只是中间休息时出来见一下记者讲几句话,然后又回去继续打球了。 

对这次奥兰多惨案,奥巴马又是一如既往地强调跟枪枝管制有关,说这是“国内仇恨犯罪”,是受到“网络上的极端宣传”(extremist propaganda online),而绝口不提“极端伊斯兰”(radical Islam),气得共和党总统参选人川普(特朗普)发声明说,“奥巴马总统在他今天的讲话中甚至可耻地拒绝提到‘极端伊斯兰’这个说法。仅仅出于这个原因,他就应该下台。” 

奥巴马不会因此自愿下台。但今年11月初美国将选出新的总统。不管是希拉里还是川普,他们会认真吸取上述的教训,明白这些常识般的道理,而真的去全力反恐,铲除伊斯兰国吗?一个令人恐怖的未知数。 

2016年6月14日于美国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