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光寄托何种愿景于《资治通鉴》里?(图)

2016-06-28 01:00 作者: 澎湃新闻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资治通鉴》是一部编年体的史学巨著。(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接续〈为什么《资治通鉴》是“皇帝教科书”?〉一文。

澎湃新闻:司马光在政治斗争中落败以后写《资治通鉴》,他寄托的政治愿景是什么?

姜鹏:《资治通鉴》为什么不可复制?因为司马光的经历不可复制,他既是大学者,又是大政治家。一个政治家的黄金时期往往在参政,没时间写书。妙就妙在司马光该参政的时候没有参政,政治斗争失败以后到洛阳,安心地写《资治通鉴》。

虽然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保持沉默,但后来有一次大旱,宋神宗下罪己诏求直言,司马光立刻写了一道奏章,大意是看到陛下幡然悔悟了老臣声泪俱下然后再把自己的理念重新说一遍。这说明什么呢?其实司马光闭口不言是一种反对的姿态,但一旦抓住有机会他还是要讲话。所以其实他一直对开封政局非常关心。

关于司马光的立场,主要是两个问题。一是变法。晋元帝司马睿南渡的时候,很多人要重新立法、搞一套新制度,但你看司马光对王导的重点描述,就是说要安静,不要随便改制。

二是对外问题。我举过郝灵荃的例子。突厥领袖默啜一直是边疆大患,后来被卫兵所杀,有个唐朝军官郝灵荃路过,从卫兵那里拿到了默啜的首级。郝灵荃将首级交给朝廷,整天想着这是不世之功、朝廷必有重赏。结果宰相宋璟把这事压了一年,才授了他一个郎将,好比从一个副科级干部升成一个科级干部,郝灵荃最后痛哭而死。司马光就说,宋璟真是一个好宰相。为什么要压制郝灵荃?怕边将为了自己的功名富贵,故意挑起边境战事,以杀死少数民族领袖的方式来邀功,所以宋璟是有远见卓识的。

但后来胡三省反驳说司马光不对,因为郝灵荃那是臆想,事实上杀默啜的功劳不在他,所以宋璟只是实事求是而已。其实胡三省的考虑是更加贴近事实的,只是他没有理解司马光为什么这样写。司马光不是为了讲这个事情本身,而是要告诉大家王安石不是一个好宰相,宋璟这样才是好宰相。王安石变法的两个目的,富国强兵,富国的目的最终还是强兵,要开边,争夺燕云十六州,宋神宗从一开始就是要打仗的。而司马光最反对轻易发动战争。

所以总的来说,司马光一是反对国家聚敛,二是反对轻易开动战争机器。

澎湃新闻:关于宋朝的误解有哪些需要纠正呢?

姜鹏:宋朝是一个急需翻案的王朝。以前说它“积贫积弱”,现在我们知道“积贫”简直是瞎扯,中国历史上简直没有比它更富有的朝代(以人均享有财富和领先于世界的身位而言)。“积弱”的问题是,对皇帝而言,外敌是敌,内敌也是敌。所以强干弱枝、削弱兵权不是没有道理的,从宋代以后整个国家基本没有因为军阀的原因导致政治动荡,这非常成功。而且宋朝其实“重文不轻武”,好几个皇后都是将门之后。

对澶渊之盟的评价也需要新的认识。中学教科书说那是宋朝无能腐败,前线将士英勇打了胜仗,还要给人家钱。要知道,每年只花30万两银和绢买了120年的和平,这是以很小的代价换来了最奢侈的东西。宋真宗时代一年的收入就上亿,而且边境开了榷场互市贸易以后,最保守的估计,30万岁币至少有60%是回流的;而乐观的估计则是,宋朝通过榷场挣到的钱是30万的2.5倍。因为停止战争,宋真宗允许河北的农民两年不交税,就这样,因为河北停止战争而增加的税收都有300多万,那就已经够支付10年了。

另外契丹人作为一个游牧民族,它的经济结构这么简单,不靠抢夺维持经济是不可能的。在这种情况下应该理性地去认识这个时代:给这点钱换得边境安宁,120年老百姓不知道什么叫做打仗,不是很好的事情吗?更何况宋朝是在有力量打仗的情况下做了让步。

最后宋真宗有个谈判底线,不能谈领土问题,所以他不是弱者懦夫。我们后来为了夸大寇准的形象,尤其在戏曲当中需要矛盾冲突,把寇准塑造成英雄人物,宋真宗就很不幸地被打扮成懦夫。

寇准可以毫无顾忌地让宋真宗到澶渊,一定要上北城。他寇准牺牲了,是个大忠臣,可以名扬千古;如果宋真宗死在那里,国家就完蛋了。所以皇帝要考虑的问题非常复杂,不在其位者难以想像,我们不能一腔义愤站在现在的民族主义立场去看待这段历史。

另外北宋南宋初期有不少出色的皇帝,在一般的历史叙述中往往被否定,比如宋真宗、宋高宗,以及大家都认为他很平庸的仁宗,都是值得肯定的。而大家都认为很厉害的神宗,需要再考虑。当然南宋后来的皇帝比较平庸这也是事实。

澎湃新闻:您曾在微博上说,《资治通鉴》也需要像《二十四史》一样,再做点校,并表示愿意担任陈尚君老师的助手。那么《资治通鉴》的点校在哪几方面存在较大的疏漏?

姜鹏:疏漏是不可避免的。问题陈尚君先生讲得很清楚,它的校法是以底本为主的,很多底本的错误明明校出来了也不去改,不是择优而从的整理法。还有一点,其实可以把更多研究成果吸收进来,比如现在修订《二十四史》有很多新的研究成果可以用。

举个例子,汉景帝时代结束,《资治通鉴》引了一段《史记•平准书》,讲汉初经济情况的内容,那段文字现在中华书局的标点本作为正文来处理,其实不对,我看了很多以前的版本,这段文字应作为评论来处理,往下降两格。

澎湃新闻:“通鉴学”是一门大学问,《资治通鉴》从诞生以来就在不断地被研读和研究。今天的研究有何新意?趋势和走向是?

姜鹏: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需要和读法。从学术研究的角度去挖掘《资治通鉴》,单单是把每一段记载和过去的史书比对,考证史源,并结合宋代的历史背景理解司马光的思想,就已经是非常庞大的任务。因为它的部头太大,历时跨度很长。

问题是,它的编纂定位是“帝王教科书”,套用今天的学科名词来类比,它是一种“应用史学”。《资治通鉴》是求应用的,这是司马光本身的立场。所以当我面对非专业的读者,比如在《百家讲坛》,就会讲用人术、人际关系、政治策略,告诉他们日光底下并无新事,要学习古人智慧,这本书是巨大的宝藏。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