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怎样看待军事政变(图)

2016-7-27 09:30 作者: 曹长青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土耳其(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6年07月27日讯】土耳其最近发生的军事政变以失败告终。土耳其是民选国家,又是北约成员,在民主国家发生军事政变,一般都会遭到谴责。但土耳其的这场政变,却在美国等西方舆论上得到相当的同情,甚至支持。美国福克斯电视网就有评论认为,这场政变的失败,代表着“土耳其最后希望的破灭”,调子明显是肯定政变、惋惜失败的结局。

那么应该怎样看待军事政变?从最近土耳其的政变,还有2013年的埃及军事政变,更早的1973年智利皮诺切特(Pinochet)将军的政变等,以“两害相权取其轻”的考量,在三组军事政变模式中,有两组是应该支持的,一组是应该谴责的:

第一组模式是:在政教合一的政权和军政府之间,宁可选择军政府;

第二组模式是:在共产政权和军人执政之间,宁可选择军人掌权。

第三组模式是:在世俗民主选举和军政府之间,当然选择世俗宪政民主。

目前在土耳其发生的军事政变,之前埃及的军事政变,都属于第一组模式中的选择,在政教合一和军人政变之间,宁可选择后者。

现任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是个伊斯兰主义者,在当选总统之前,他做过两届总理,掌权十多年来,明显要把土耳其带向伊斯兰主义。以往土耳其出现这种情况时,都是军队出面干预,甚至推翻伊斯兰化的政府,使国家重回世俗化轨道。这是土耳其的建国原则。1923年凯末尔将军创建土耳其共和国时,确立了三原则:西方化,世俗化,现代化;同时全面杜绝和防止伊斯兰化。

在六十年代,土耳其青年女性的着装等,已世俗化(现代化)到跟英美法德的女性差不多程度。但现在,不少土耳其女性,甚至国会女议员,开始倒退到戴黑头巾,穿黑色长衣,甚至有的戴面罩的程度。埃尔多安总统明显热衷这种伊斯兰化的倒退。

在过去半个世纪以来,土耳其军方曾成功发动过三次军事政变,推翻了伊斯兰化的民选政府,支持世俗化领袖,举行全国大选(军队并没有自己掌权),第四次只是施压,迫使伊斯兰倾向的总理辞职下台。

但这次军人的努力却失败了。从埃尔多安的秋后算帐、全面清洗镇压(世俗派和其它宗教势力)来看,这场军事政变也是必要的,只可惜没有成功,令人对土国的前途甚为担忧。

2013年埃及的军事政变更是这种性质和背景,当时穆巴拉克政府被推翻后,埃及首次民选,伊斯兰的“穆斯林兄弟会”首领穆尔西以微弱多数当选总统。结果穆尔西要把埃及带向伊斯兰主义,引起民众大规模示威抗议,最后军方出面,推翻了穆尔西政府。随后全国大选,世俗派赢得总统府和国会多数。

上述土耳其和埃及的军事政变,都是推翻民选政府,为什么被国际社会允许甚至赞美?就是因为,军人的目的不是要掌权,而是阻止国家走向政教合一。在穆斯林世界的毛拉统治和军人执政之间,人们宁可选择军政府,也不要政教合一。因为政教合一远比世俗军人政府更可怕,后果更严重,更糟糕。

所以对土耳其结束伊斯兰政府的军事政变,以及埃及军人推翻穆尔西总统,西方有识之士基本都是默许,甚至暗中叫好。

在第二组模式中,即使民选政府,如果要走向共产主义,那么发生军事政变,也有应该支持的理由。例如1973年智利皮诺切特将军发动的军事政变,就是这种性质和背景。

当时智利总统阿连德虽是通过选票上台的,但因当时有三人竞争,阿连德只获得三分之一强的选票(36.3%)。但这位公开的马克思主义者,虽然事先签署了一定按宪法行事的保证书,承诺不违反宪法,但他上台后就要把国家带向共产主义,公开跟红色苏联结盟,推行社会主义和国有化,像当年中共“土改”和“工商改造”那样,强行没收私人土地,把企业全面国有化。

苏联见猎心喜,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全面支持阿连德。后来解密的苏联档案显示,早在竞选总统期间,阿连德就得到克格勃40万美金的竞选经费和5万美元的个人补贴。阿连德当选后去莫斯科访问,获得苏联“列宁和平奖”(之前叫“斯大林和平奖”,中共文人郭沫若曾得过)。古巴的共党领袖卡斯特罗访问智利后得出结论,“智利的社会主义之路最终会把智利引向古巴式的社会主义!”

阿连德要把智利变成“第二个古巴”,而且强力推行国有化和社会主义政策,导致经济陷入灾难,民怨沸腾,当时智利国会通过一项决议,谴责阿连德总统违宪滥权,呼吁智利军队介入,解决宪政危机。智利最高法院也通过决议,谴责阿连德政府拒绝执行司法裁决(当法院的判决与政府的政策相抵触时,阿连德政府拒绝让警察执行法院的判决)。所以,在国家处于危难、国会呼吁之下,智利陆军司令皮诺切特将军挺身而出,发动军事政变,推翻了阿连德政府。

皮诺切特将军领导的政变,广受西方左派的痛恨和谴责,因为他结束了左派们心仪向往的社会主义。但这位勇敢的将军挽救了智利。在军政府下,智利被阻止了走向社会主义,更拒绝了古巴化和苏联化。

皮诺切特执政后,在镇压共产分子的同时,大力推行市场经济,邀请美国自由经济学派领袖弗里德曼和他的弟子们(智利到芝加哥留学的青年经济学者)指导经济。当时哈耶克也撰文支持皮诺切特所走自由经济之路。结果智利经济不仅摆脱了阿连德时代的困境,而且出现腾飞——从80年代中期开始到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智利经济年增长率高达7.2%,成为拉美国家中的一枝独秀!今天,智利经济仍是拉美国家中最有活力的,主要就是靠皮诺切特奠定的自由经济基础。

后来皮诺切特还政于民,制定宪法,全国大选,实行宪政民主。所以即使晚年西方左派要起诉皮诺切特,英国前首相,被英国人民票选为二十世纪英国伟大领袖第一名的撒切尔夫人(第二名是丘吉尔)在伦敦拜会晚年的皮诺切特时说,“我知道我们欠你的有多少”,“我也很清楚是你给智利带来民主,你确立了适合民主的宪法,你使之生效,进而组织了大选,根据选举结果,你离开了权力。”

从土耳其、埃及到智利,都可看出,军政府比“政教合一”以及“共产专制”更容易放弃权力,或者说更可能走向民主。在埃及,推翻伊斯兰政府的塞西将军,在全国大选中,以96.9的高票当选总统!目前还有缅甸的军政府,最后也接受了民选制度和选举结果,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季实际上已掌权。

再看以往的军事强人政权,即使相当独裁和腐败的,像南韩的李承晚政权、菲律宾的马科斯政权,以及台湾的两蒋政权,都已经转型成为民主国家。

所以当今世界,最反动、最顽固的,一是政教合一;二是共产国家。其实两者的本质都是政教合一。共产主义虽不信天上的神,却把人间的暴君当神来拜,其宣传洗脑的手段、做法跟宗教政权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在这两种国家,军事政变是能促进、推动世俗的宪政民主制度的。

在目前的军政府中,最坏的是泰国军人,这就是第三组军政府模式。他们推翻民选政府之后,实行集权统治。当然泰国的情况比较特殊,因为军政府的背后是泰国国王,其实是泰王为了保持皇权而支持军方肆虐。可惜很多信奉王室的泰国民众没有看清这一点。但泰国军政府也不会长久,毕竟那个国家有过民选,人民尝过投票的滋味。

所以对军事政变,不能一概而论,而应具体分析。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