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之德!《周易》中的十种美德(一)

2016-08-21 18:30 作者: 连劭名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一、盛德

周易•系辞上》云:“盛德大业至矣哉!富有之谓之业,日新之谓盛德。”盛德如日,《释名•释天》云:“日,实也,光明盛实也。”《礼记•大学》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又日新,日日新。康诰曰:作新民。《诗》曰: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是故君子无所不用其极。”

“日新”是时间运行的最新阶段。时间运行,日日维新,君子修身,与时俱行,不可间断。《论语•子罕》云:“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朱熹《集注》引程子曰:“此道体也,天运而不已,日往则月来,寒往则暑来,水流而不息,物生而不穷,皆与道为体,运乎昼夜,未尝已也,是以君子法之,自强不息,及其至也,纯亦不已焉。”“日新”亦为“成德”,《周易•干•文言》云:

成德与天命

君子以成德为行,日可见之行也。潜之为言也,隐而未见,行而未成,是以君子弗用也。

今按:“成德”指一日之德,故曰“日可见之行也”。《逸周书•命训》云:“大命有常,小命日成,成则敬,有常则广,广以敬命,则度至于极。”由此知“成德”即“盛德”,《考工记•匠人》云:“白盛”。郑玄注:“盛之言成也。”

成德与天命相合,《诗经•文王》云:“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有盛德者得天命,《周易•系辞上》云:“易之兴也,其当殷之末世,周之盛德邪”。盛德即大业,《荀子•臣道》云:“明主尚贤使能而飨其盛。”杨倞注:“盛谓大业。”《释名•释言语》云:“业,捷也,事捷乃有功业也”。《小尔雅•广语》云:“捷,及也。”又云:“捷,疾也。”疾同急,《释名•释言语》云:“急,及也,操切之使相逮及也”。《周易•干•文言》云:“九三曰: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何谓也?子曰:君子进德修业,忠信所以进德也。修辞立其诚,所以居业也。知至至之,可与言几也,知终终之,可与存义也。是故居上位而不骄,在下位而不忧,故乾乾因其时而惕,虽危无咎矣......君子进德修业欲及时也,故无咎。”

修身之道

“富有”如同“大有”,《孟子•尽心下》云:“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庄子•天地》云:“不同同之之谓大。”《周易•大有•象》云:“大有,君子以遏恶扬善,顺天休命。”富、有同义,《列子•说符》云:“羡施氏之有。”张湛注:“有犹富也。”《说文》云:“富备也。一曰厚也。”可知“富有”即《孟子•尽心上》所云:“孟子曰:万物皆备于我矣,反身而诚,乐莫大焉。强恕而行,求仁莫近焉”。

《周易•干•象》云:“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盛同强,《吕氏春秋•悔过》云:“此其备必已盛矣。”高诱注:“盛,强。”马王堆帛书《经法•论》云:

[强生威,威]生惠,惠生正,[正]生静,静则平,平则宁,宁则素,素则精,精则神,至神之极,[见]知不惑。帝王者,执此道也,是以守天地之极,与天俱见。

“自强不息”是“修身”之道,《礼记•大学》云:“自天子以至于庶人,一是皆以修身为本。”郭店楚简《成之闻之》云:“是故君子之于言也,非从末流者之贵,穷言反本者之贵,苟不从其由,不反其本,虽强之弗入矣。”故“盛德”如“厚德”,《春秋繁露•仁义法》云:“求诸已谓之厚”。《周易•系辞上》云:“劳谦,君子终吉。子曰:劳而不伐,有功而不德,厚之至也。语以其功下人者也,德言盛,礼言恭,谦也者,致恭以存其位者也。”

《国语•越语》云:“盛而不骄。”韦昭注:“盛元气广大时也。”《孟子•公孙丑上》云:“曰:我知言,我善养吾浩然之气。敢问何谓浩然之气?曰:难言也。其为气也,至大且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其为气也,配义与道;无是,馁也。”《诗经•定之方中》云:“匪直也人,秉心塞渊。”郑玄笺:“塞,充满也。”《礼记•孔子闲居》云:“志气塞乎天地。”郑玄注:“塞,满也。”塞即满,义同盛,志气不充塞于天地,不可谓“盛德”,《素问•脉要精微论》云:“上盛则气高,下盛则气服。”王注:“盛,谓盛满。”

《周易•系辞下》云:“穷神知化,德之盛也。”《孔子家语•颜回》云:“颜回问于孔子曰:成人之行若何?子曰:达于情性之理,通于物类之变,知幽明之故,睹游气之原,若此可谓成人之行也。若乃穷神知化,德之盛也。”成人之行是达于盛德的途径。成人又作成身、成性、成名等,《周易•系辞上》云:“天地设位而易行乎其中矣,成性存存,道义之门。”《孔子家语•颜回》云:“古之为政,爱人为大,不能爱人,不能有其身,不能有其身,不能安土,不能安土,不能乐天,不能乐天,不能成身。公问曰:敢问何谓成身。孔子对曰:不过乎物。”《论语•宪问》云:“子路问成人。子曰:若臧武仲之知,公孙绰之不欲,卞庄子之勇,冉求之艺,文之以礼乐,亦可以为成人矣。曰:今之成人者何必然?见利思义,见危受命,久要不忘平生之言,亦可以为成人矣。”

二、至德

《周易•系辞上》云:“易简之善配至德。”易简当指乾坤,《周易•系辞上》云:“干以易知,坤以简能,易则易知,简则易从,易知则有亲,易从则有功,有亲则可久,有功则可大,可久则贤人之德,可大则贤人之业,易简而天下之理得矣。天下之理得,而易成位乎其中矣。”

《逸周书•諡法》云:“一德不解曰简。”解读为懈。《礼记•王制》云:“有旨无简不听。”郑玄注:“简,诚也。”《礼记•中庸》云:“故至诚无息,不息则久,久则征,征则悠远,悠远则博厚,博厚则高明。博厚所以载物也,高明所以覆物也,悠久所以成物也。博厚配地,高明配天,悠久无疆。如此者,不见而章,不动而变,无为而成。天地之道,可一言而尽也,其为物不二,则其生物不测。”

“易简之善”是“至善”,《礼记•大学》云:“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又云:“《诗》云:穆穆文王,于缉熙敬止!为人君,止于仁;为人臣,止于敬;为人子,止于孝;为人父,止于慈;与国人交,止于信。”亦同于老子所说的“上善”,《老子•道经》第八章云:“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居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矣。”

“至德”即“中和”,《周礼•师氏》云:“以三德教国子,一曰至德,以为道本。”郑玄注:“至德,中和之德,覆焘持载,含容者也。孔子曰:中庸之为德,其至矣乎。”中和之德,本于天地,《礼记•中庸》云:“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又云:“《诗》云:鸢飞戾天,鱼跃于渊。言其上下察也。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及其至也,察乎天地。”

三、文德与懿德

《周易•小畜•象》云:“风行天上,小畜,君子以懿文德。”文德指礼,《白虎通•情性》云:“礼者履也,履道成文也。”《尚书大传》云:“周人之教以文。”郑玄注:“文谓尊卑之差。”《礼记•乐记》云:“礼由外作,故文。”

《周易•坤》六二云:“含章可贞,或从王事,无成有终。”《象》云:“含章可贞,以时发也,或从王事,知光大也。”含章即文德,《诗经•裳裳者华》云:“维其有章矣。”郑玄笺:“章,礼文也。”含章即含德,马王堆帛书《老子》乙本云:“含德之厚者,比于赤子。”《孟子•离娄下》云:“孟子曰: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大人即文德之人,《诗经•椒聊》云:“硕大无朋。”郑玄笺云:“大谓德美广博。”《礼记•中庸》云:“致广大而尽精微。”郑玄注:“广大谓博厚也。”《孟子•尽心下》云:“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故文德当为文明之德,亦可称为“明德”,《周易•干•文言》云:“见龙在田,天下文明。”《周易•晋•象》云:“君子以自昭明德。”

《说文》云:“懿,专久而美者也。”专为一,久为恒,《礼记•中庸》云:“故至诚无息,不息则久。”《左传•文公十八年》云:“忠肃恭懿。”孔颖达《正义》云:“懿者美也,保己精粹,立行纯厚也。”中和为美,《论语•学而》云:“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懿德之美主要指内心,《周易•坤•文言》云:“君子黄中通理,正位居体,美在其中而畅于四支,发于事业,美之至也。”屈原《楚辞•离骚》云:“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修能如同“专久”,《论语•里仁》云:“里仁为美,择不处仁,焉得知。”旧注以为“里”是“乡里”,大误。“内美”即“里仁为美”。

《周易•小畜》下干上巽,乾为天,巽为礼,《彖》云:“小畜,柔得位而上下应之,曰小畜,健而巽,刚中而志行,乃亨。”与此相近的卦像是《大有》下干上离,离亦为礼,故《彖》云:“大有,柔得尊位,大中而上下应之,曰大有,其德刚健而文明,应乎天而时行,是以元亨。”

(待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