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把小孩照片发到社群网站前 先看看这篇(图)



by Lawrence Baterina(图片来源:创见)

最近这些日子里,每当Yalda T. Uhls想要将自己孩子的照片发布到社群网站上时,都会逼着自己先冷静一下,她自己也知道,这并不容易做到。

“一年前我15岁的女儿回家向我抱怨要我删除网上的照片,因为她觉得我把自己亲吻她的照片贴到Facebook上面让她很丢脸。我的第一反应是,‘我干嘛要这么做,这是我自己的照片,而且这多温馨啊。’但是在这之后我意识到了,她作为照片的主角之一,其实是有权利让我删除照片的,因此我就照做了。”

Uhls自己就是一名儿童心理学家,如果连她都可能会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对于孩子心理的影响,那么就更别提绝大多数的其他家长了。Uhls表示当父母的很少能够想到孩子在长大之后看到网上自己那么多的老照片有多尴尬。孩子们现在不仅从小的日程就被安排的满满,而且他们还经常处于被过多的拍照环境当中。

为了防止这种事情的发生,已经有一些父母为发布孩子的照片一事订下了清晰的规则,比如说只能分组可见或者是上传到非公开相簿。“我不会跟在我的孩子屁股后面拍个不停。”

Carly Sommerstein是一位在大型出版社工作的编辑,她有一个11岁的儿子,“我和他每天生活在一起,我知道他是什么样子,我不会把他的名字放到Facebook上面。我的Facebook页面已经锁住,而且照片也设置为不能分享。”除此之外,她还会尽量避免在家里使用手机。

“不是什么事情都应该拍照、拍影片,有一些美好的瞬间你放在心里就好了。我的儿子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我尊重他的自主权与隐私权。自恋这种心理长期存在于我们的文化当中,它是具有破坏性的,但是如今人们却乐于展示自己的自恋。”

有很多父母习惯于透过手机镜头来感受生活中欢乐的瞬间,而不是真正地用心体会:根据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有80%的成年人表示他们曾经见到有家长极力试图捕捉到孩子在玩乐时呈现出来的最完美的照片。“社群成瘾症:追求被赞胜过享受生活”这项研究针对1600名成人进行研究,该研究采访调查了人们的媒体使用习惯,比如说他们拥有多少粉丝、多常时间查看一次自己的社群帐号,并且让参与者填写了一个基于主观的幸福测量表。

该研究发现,那些在社群媒体中非常在意是否被按赞的人,更有可能判定自己现在并不幸福快乐。

其他的一些研究也已经显示现在做父母的大多都会过分狂热地晒出自己的孩子。在另一项针对2000名家长的关于网路安全与家长行为的调查中我们看到,在一个孩子5岁之前,其父母将会在网上晒出差不多1000张关于他的照片。

有超过一半的照片(53%)被贴在了Facebook上面,其他的照片则散布于Twitter、Instagram以及别的网站当中。

四分之一的家长表示他们在晒出照片之前从未征求过孩子的同意,将近五分之一的家长表示他们从来就没有对自己社群网站上的隐私选项进行设定。然而,在这次调查当中只有不到一半的家长曾经意识到这些发出去的照片当中通常包含了地点讯息。

家长在网上争相炫耀攀比自己孩子

越来越多的研究显示,那些喜欢在网上发布大量关于家庭生活细节的家长们,从表面上来看是想要给别的家长一些生活建议,其实只是当妈的或者当爸的想要通过晒出孩子不同寻常的举动在Facebook上获取更多的赞。

一位3岁男孩的母亲告诉研究人员:“我曾经要求儿子按规矩做事,他因此大发脾气,我觉得这很好玩,就再次命令他按规矩做,然后录下他生气的样子。当我把这段影片上传到Instagram的之后,我突然想到自己这都是在干嘛啊。”

另一个家长上传自己的孩子因为换牙掉牙而大哭的照片,当下他只想到要拍照,根本没想起去安慰这个小人儿。在很多情况下,当孩子们发现自己生气或者发火的一面父母被记录下来时,这只会让他们感到更加不开心。

家长们拍照与录影片的愿望如此的强烈,甚至已经影响到了他们在现实生活中享受孩子的美好瞬间。有一位父亲告诉研究者,他在女儿长达65分钟的学校舞蹈汇演中一直在录片,而不是简单地坐在台下欣赏女儿的舞姿。

“我的老婆一直让我不要再拍了,好好看当下的表演。”更气人的是,他牺牲了好好欣赏女儿表演换来的影片中80%的时间里都没有拍到女儿的镜头。“影片的声音很模糊,光线昏暗,根本就不能放出来看。”而对于那些一心想要在台上好好表演的孩们来说,那些在台下举着iPad的家长们让他们一点也没有感到作为表演者的自豪。研究人员表示学校在举行类似的活动中,或许应该禁止台下家长使用手机。

有一些家长已经意识到,要求孩子在镜头前强颜欢笑而不是真正地让他们感受到快乐是有问题的。在2014年针对570名家长进行的调查中显示,大多数使用社群媒体的家长(74%)表示他们觉得别的家长晒出了太多关于孩子的讯息,其中甚至包括一些孩子不愿意公开的尴尬时刻,或者是那些包含了孩子个人讯息 以及能够确认孩子具体位置的讯息。“家长们对于自己在社群媒体上晒出的孩子的讯息应该多加考虑。”密西根大学儿科科学家Sarah Clark表示出了自己的担忧。

有分享癖的家长会给孩子带来阴影

孩子们对于家长的行为会有样学样,尤其是那些坏榜样。哈佛大学心理学研究者Catherine Steiner-Adair说:“孩子会模仿大人的行为。孩子们对于家长是否能够将他们的照片晒到网上应该具有否决权。我们需要教会孩子保护自己的个人讯息与肖像权,在分享照片之前问问他们‘你同意我把这些照片传给爷爷奶奶吗?’”

这种在家人之间分享照片的文化能够带来愉快且亲密的体验,但是如果将这件事情做得过了头也会弄巧成拙,不是家长和孩子更亲密,而是在他们之间拉开了心理距离。

一名11岁的男孩告诉Steiner-Adair:“我特别讨厌我爸来看我打曲棍球,他一直在拍摄我打球的影片,在比赛结束后拿着影片向我展示我哪些地方做得不对。这难道不是教练才该做的事情吗?”Steiner-Adair问他到底希望爸爸怎么做,这个男孩回答道,“像个正常的爸爸那样,为我进球的时候欢呼加油就行。”这个男孩只想要他的爸爸能够投入到自己的比赛中来,至于赛后是得到表扬还是批评,他一点也不在意。

Steiner-Adair表示当孩子们发现家长没有投入到自己的活动中而只是拍照影片时,他们的心中就已经埋下了不满。

当家长们将过多的精力投入到社群媒体当中时,这会让孩子也变得过分关注社群媒体的反馈。这一点在校车上体现的尤其明显,一个孩子可能会将他同学睡觉或者流口水的照片拍下来,然后在班上传看只为取乐。

另一个社群媒体带来的副作用是当孩子们跟着父母去度假时,会非常看重自己的穿着打扮。“这一切会在青少年中形成激烈的竞争,当他们在社群媒体上看到了别人被约出去聚会了,而自己却被排除在外,心中就会充满被排挤的恐惧。”一个少年曾经告诉Steiner- Adair说:“当我在网上看到了每个人发出的光鲜亮丽的照片,我心里真的很难受。”

去夏令营也逃不开家长警惕的眼睛

在过去,孩子们去参加夏令营时将会与家长分开,家长在孩子们回家前无法知晓他们的消息。然而在今天,有成百上千个夏令营会将孩子每日活动的照片和影片发给家长,而这一行为被家长们大大赞赏鼓励。

“有些家长甚至会要求自己的孩子在照片中做出暗示,‘拉一下右耳表示你是否过得开心,拉一下左耳表示你是否想家’”。这种行为削弱了孩子们的独立性,因为他们一刻都不会离开家长警惕的眼睛。对于家长和孩子的来说,短暂的分离对两者都有好处。“在过去家长与孩子会彼此写信,而现在家长们则是每天下午6点钟翘首以盼收到影片。这些家长应该学会坦然地面对与孩子短时期分离的事情。”

作为夏令营的主办方将这些关于孩子们的网上相簿都加了密码,并且表示虽然关于夏令营的Facebook公开首页是公开浏览的,但是他们会尽量避免上传任何孩子的泳装照片。“有很多家长很高兴看到自己的孩子能上公开首页,他们以此为荣。不过如果有家长不希望看到自己孩子的照片出现在公开首页上,我们就会立马删除。”

在社群媒体当中成为一个童星会有哪些影响?

因为家长们总是在给自己的孩子拍照,这使得孩子们已经从小学会了在镜头前的情绪管理,只要一看到镜头就展露笑颜,即使他们正感到情绪低落。事实上,中小学生的形象价值已经成为了非常重要的课题,孩子们已经学会了要刻意维护自己的形象。

“孩子们透过成年人的行为学习到了展示自己的自拍照或者影片能够带来关注。”Uhls在她的研究中发现社群媒体带给孩子的这种对于出名的追求更胜过于电视。有不少孩子其实一开始并不有意要将自己的照片贴到网站,都是成年人通过言行影响他们去那么做的——钢琴老师晒出自己学生的演奏会,当爸爸的晒出自己儿子的足球比赛,甚至连牧师也会晒出自己的唱诗班。

这一切都教给了孩子们这样一件事:你要为自己寻找观众与关注。“青少年的心理是非常脆弱敏感的,因为他们此时正在寻找对于自己的身份认同,”Uhls进一步解释道,“如今他们会将自己一直置于与他人比较的情境当中,如果他们因此而感到脆弱不安,就会开始陷入苦恼当中。”

同理,智慧手机与Facebook存在不会自动将为人父母者变成名人或者教练,但是因为有了社群媒体的存在,家长会放大自己的虚荣,夸大自己的行为,这对于做父母的来说是一种不健康的心理,同样也会伤害到孩子的自尊。“即使没有智慧手机,有一部分家长们也很容易就陷入对于孩子的过分关注当中。这种父母会在每一次家长会上对于自己孩子的聪明优秀夸夸其谈,社群网站现在成为了一个新的重灾区,家长们在网上的话题总是围着孩子转并且试图透过孩子来表现自己。对于孩子来说,看到父母在网上对自己的大晒特晒并不让人开心。”

社群网路将人们联系到一起,但是使用要有度

在探讨了这么一轮过后,其实我们别忘了分享美好时刻也是很令人愉快的。老一辈们没有条件去用智慧手机记录孩子们的点点滴滴,也做不到短短几秒就和远在天边的家人们共同分享。

网路与智慧手机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拉的更近了。蹒跚学步的孩子,欢乐的生日宴会以及关于孩子各种有趣的瞬间都能够被记录下来,不被遗失在记忆中。“曾经我们依靠画质模糊的家庭影片来保存回忆,但是如今记录日常生活已经成为了一件人人参与的大生产运动。”

如果使用得当,社群媒体可以变成一个有用的工具。害羞的孩子与少年们可以使用像Facebook以及Instagram这样的网站去展示自己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Steiner-Adair表示:“合理的使用社群媒体可以帮助孩子们加强与同学的联系,如果他们通过社群媒体能够与同龄人待在一起,这会让他们感到开心。”但是Steiner- Adair也强调了孩子们不能过多地依赖于社群网络中寻求慰藉,在电脑萤幕前花费太多时间将会让人与外部世界隔绝:研究证实人们花费越多的时间去浏览他人照片,就越是会感到嫉妒与抑郁,对自己的生活愈加不满。

现在的家长们所做的事情和他们的父母曾经做过的并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老一辈们是在左邻右舍串门中夸耀自己孩子,新一代家长将网络变成晒娃阵地。

“很多人与自己的亲人朋友相隔甚远,社交媒体是一种让亲朋好友关注孩子成长的好方法。如果有人在底下评论道‘多可爱的孩子啊’,这会让做父母的感觉自豪,即使这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也会让做家长的自信心爆棚。”为人父母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社群媒体给他们提供了一个管道去骄傲地分享孩子取得的成绩,对于其他被年幼孩子弄得筋疲力尽的家长提供支持,展示自己家庭和谐美好的一面有助于家长们在漫长的一天里恢复精神。

根据Steiner-Adair的说法,在社群网站上晒出孩子照片会让家长们感到自己为此的辛苦付出都是值得的。

其实家长们可以找到网上晒娃的合理尺度。Lisa Tierney-Keogh是一位在纽约工作的编剧,她就很注意去保护自己2岁女儿的隐私。“我不知道孩子们长大后对于这些事情有何看法,也许他们会说‘我都被你放到网上展览了20年了,我可没同意你这么做’。

我也不希望大肆地发布孩子照片惹人厌烦,变成那种到处跟人说‘快来看看我的宝贝孩子’的人。”她对于自己在网上晒出的孩子照片很有讲究:不能在孩子洗澡的时候拍照,孩子也不能直面镜头。

“我这种做法并不是因为过分担心孩子被外界伤害,只是一种对于隐私的敏感和对孩子的保护。在美国养育孩子并非简单的事情,孩子的生活中到处充满了竞争,被展现出来的总是孩子最好的一面以及最完美的家庭时刻。”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