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1,从中国东北的丹东市可以看到尚未完工、残破桥梁末端的朝鲜城镇“新义州”(后方)中的建筑物。(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6年11月15日讯】(许家栋编译/综合报导)据英国《卫报》报道,丹东(Dandong)是位于朝鲜边境、距离朝鲜最近的中国最大城市。这个隐士王国只需要经过短暂旅行,或者是经过短途的游泳就可以到达。在夏天,中国游泳者跳入鸭绿江,只需要游泳400米就能够到达对面江岸。在朝鲜江岸上,站在绿松色的守卫塔上、全副武装的朝鲜士兵监视着那些沿着泥泞江岸洗衣服的朝鲜妇女。朝鲜人一般不敢在那里游泳。

一位在江岸附近游泳的老年中国妇女说:“朝鲜士兵会藏在长长的草丛中。如果你太靠近,他们会抓住你并收取赎金。”

这里是一个长期共产主义联盟、关系恶化变糟的前线。拥有180万人的丹东看起来像任何其它二级中国城市一样:那里有着肯德基和麦当劳、30层公寓楼、被宝马和路虎(Range Rovers)等车辆堵塞、绿树成荫的街道。

但这里也是朝鲜所谓的主要“脐带”(物资供应点)。通过丹东的主要通道,你可以看到江对岸破旧的两层楼房屋。在晚上,朝鲜城市“新义州”(city of Sinuiju,人口25万)则完全笼罩在黑暗中。在这个孤立封闭的国家中,所有进出的贸易至少有70%发生在这两个城市之间。丹东工作有2万多名朝鲜人,许多店面都使用中文和韩文双语。

直到最近,中国还在大力投资,并认为经济刺激可以劝服朝鲜顽固的领导人遵守国际规范,而丹东是他们的“胡萝卜”之一。中共向该城市投入了数十亿美元来鼓励贸易:在一个被称为“新区”(New District)的地区至少投资了30亿英镑,建设灯光明亮的公寓和商场,在江中的岛屿上建有两个特别经济区,并在跨越鸭绿江的一座新桥上投资了2.5亿英镑。

中朝关系恶化 大桥停建

但是似乎就在这几个月中,双边关系已经开始恶化了。今年1月份,朝鲜完成了第四次核试验;2月份,一名朝鲜驻丹东的外交官在醉酒时驾车开车,撞死了两个中国人;3月份,习近平支持更严厉的联合国对朝鲜的制裁措施;9月份,朝鲜进行了又一次核试验。

“莫斯科国立大学”(Moscow State University)中韩关系研究员奥列格.基里亚诺夫(Oleg Kiriyanov)说:“这是中国和朝鲜双边关系历史上最糟糕的时期之一。”

更糟糕的是,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处决了他的姑父张成泽(Jang Song-thaek)。据说,这个人是丹东经济合作项目的推动人物,包括新建的跨江大桥。

那座桥梁现在是这两个盟友之间事情出现问题的有力象征。它本来计划在2014年开放,但今天,这座桥梁在朝鲜方距离地面5米处突然嘎然而止:一个未完成、也没有完成迹象的梯子悬停在朝鲜地面的上方。

丹东房市恶化

有了桥梁才能带来贸易。“新区”的塔楼、购物中心和贸易区大部分都是空空荡荡的,里面只停放有几辆汽车。在丹东中部一片小区内几座空荡荡的商品房建筑中,一套两卧室的单元只能卖出一半左右的价格。

事实上,两国关系的恶化使丹东成为了中国最糟糕房地产生意的萧条地区:去年丹东被记录为中国70个主要城市中表现最差的住宅市场。投资者(其中许多是韩国人)已经开始逃离那里。

在丹东的朝鲜人

丹东是朝鲜人硬通货的宝贵来源:这2万名工人中的大多数在丹东和邻近城镇的服装、机械和鱼加工厂工作,通常每天工作13小时。在丹东火车站几个街区内有十几家朝鲜餐馆,如“高丽酒店”(Gaoli Hotel),穿着粉红色和黄色朝鲜服装的朝鲜女服务员在那里接待客人,并且演奏传统的朝鲜竖琴和售卖平壤啤酒。生活条件非常艰难:移动电话被禁止使用,并且在必须遵守一连串的规定下,女服务员只能三个一组地在当地上街,但这是少数的几个朝鲜人在国外工作的机会。

同时,平壤的贸易官员每年可能要支付高达235,000英镑在丹东居住和赚钱,并留下一个家庭成员以防他们不会叛逃。许多人将他们的孩子送到“辽东大学”(East Liaoning University),在那里他们可以使用智能手机,在一座可以俯瞰其贫困国家的高层教师大楼中上网。

由美国“基督复临安息日会”(American adventists)管理的丹东新区“鹰桥国际学校”(Eaglebridge International School)于2012年10月开业,他们希望利用朝鲜新义州和丹东之间的生产性新经济关系来运营。

该学校执行委员会主任Robert Christensen说,他们希望有300名学生,但现在只有200人开始了这个新学年,他们中约有四分之一是朝鲜人。

现在,这两座城市之间只有一条日本在1943年建造、崎岖的单行线桥相连,这里是北京到平壤夜班火车穿越边境的地方。火车交通的方向是交替更换的。丹东居民几乎很少打听这座造价昂贵的新桥将在某个时间开放,但也没有人知道在新桥开放之前会对房屋市场、贸易和两个城市之间关系造成多大的损害。与此同时,丹东和新义州仍然越来越缺乏相互的联系。

维基百科条目:

“中朝鸭绿江界河公路大桥”,俗称“新鸭绿江大桥”,是一座高速公路桥,用以连接中国辽宁省丹东市和朝鲜新义州,位于鸭绿江大桥下游12公里处,主桥为主跨636m的双塔双索面钢箱梁斜拉桥。建设工程于2010年12月31日开工,2013年完成主桥合龙工作,预计2014年竣工通车。桥宽28.5米,双向4车道,桥体长3.026公里,包括联络公路总长预计为20.4公里。但是朝鲜侧的连接引道并没有开工,因此大桥从未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