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后的贵族 真正的大小姐是她们(组图)


大小姐一词原本是指旧时贵族、大户人家、名门望族的未出嫁的女儿。她们优雅美丽,博学多才,开阔大气,意志坚韧。本文例举的几位真正“大小姐”中,被称为是中国最后的贵族。

真正的大小姐——郭婉莹


郭婉莹,永安公司郭氏家族的四小姐,有人说她是“最后的贵族”。

郭婉莹,又名戴西,上海永安百货的四小姐。6岁那年,父亲应孙中山的邀请,来到上海开办当时最新潮的百货公司:永安公司(49年后改名“中百十店”,现在又叫“华联商厦”)。戴西随父母举家迁回上海落户。

自幼喝牛奶咖啡说英文,在伦敦生长,回国就读于基督教会中学、燕京大学。无论是做富商的千金、尊贵的少奶奶,还是““文革””中家里所有的东西悉数充工、连结婚礼服都不剩下的时候,她永远不变地讲究与优雅。

她穿着旗袍去清洗马桶,穿着皮鞋站在菜场里卖咸蛋。当她独自从劳改农场回家,听法院的人来宣读对她冤屈去世的丈夫的判决书时,她平静地听着,不闹也不号啕,泪水只在心中流。

她晚年时,有外国记者问起她在那些劳改岁月,为何能好好地活下来,她优雅地挺直背:那些劳动,有助于她保持身材的苗条。

她在86岁的时候,与三个年轻女子外出,在一起走了几分钟,那三个子女都感到,像是陪一个美女去餐馆,而不是陪一个老太太。

严幼韵:穿了一辈子高跟鞋,习惯了


中国真正的大小姐严幼韵。

严幼韵,浙江慈溪人,1905年生于天津。祖父严信厚乃清季大吏李鸿章幕僚,为上海钜富。父亲为著名实业家严子均。1925年,入读沪江大学,1927年转入复旦大学商科,成为复旦首届女毕业生。后嫁清华大学教授杨光泩。

1930年,杨光泩任国民政府驻菲律宾领事,严幼韵相随出洋。1942年初,日军攻占马尼拉,杨光泩遭拘禁,4月17日遇害。太平洋战争结束,严幼韵携三女杨蕾孟、杨雪兰及杨葸恩前往纽约。应聘联合国礼宾司招礼宾官,以流利纯正的英语、优雅大方的气质从几百人中胜出,工作到65岁退休。

在她百岁生日的派对上,她身着宝蓝底、红玫瑰花的旗袍,与孙子翩翩起舞。主持人曹可凡问:严女士,你穿着高跟鞋累吗?她嫣然一笑:“我一辈子穿高跟鞋,习惯了。”

中国的“最后贵族”——郑念


被称为中国最后贵族,一代名媛——郑念。 (以上皆为网络图片)

以《上海生与死》一书闻名于英美文坛的华人女作家郑念,原名姚念谖,出生于中国北京。其父曾任北洋政府高官,早年毕业于燕京大学,她和丈夫均留学英国,丈夫是国民党政府的高级外交官,她过着外交官夫人的优渥生活,风姿绰约,极显个人魅力。丈夫病逝后,出任英国亚细亚石油公司上海分公司总经理助理,是聪慧干练的职业女性。

然而,随着“文革”的到来,郑念的家庭如同许许多多家庭一样陷入了可怕的灾难中。先是家庭遭到红卫兵的洗劫和摧毁,然后郑念被捕入狱,狱外的女儿著名演员郑梅萍被人活活打死。

郑念身陷绝境,却绝不接受任何强加的罪行,她奋力讲道理、摆事实,为自己抗辩。看守所认定,没有一个犯人像她那样“顽固和好斗”。在丈夫亡故、女儿被杀、身陷囹囵的情形下,郑念四面楚歌,孑然一身,却保留着良知与勇气,这内在的美丽,穿越了“文革”时代的严酷黑夜。

80几岁的她,身着蓝调祺袍,头发花白微卷,面庞清柔,姿态极为优雅。虽是高龄暮色,眼神却一点不混浊!被称为“一代名媛”、“最后的贵族”。

虽然去美时已65岁,但郑念很快使自己适应新的生活方式和环境:诸如高速公路上的驾驶、超市购物及银行自动提存款机……当然,她不否认“……当落日渐渐西沉,一种惆怅有失及阵阵乡愁会袭上心头”,但她仍“次日清晨准时起床,乐观又精力充沛地迎接上帝赐给我的新一天”。

当《上海生死劫》一书的中文翻译程乃珊在华盛顿首次与郑念零距离接触时,已经74岁的郑念开着一辆白色的日本车,穿着一身藕色胸前有飘带的真丝衬衫和灰色丝质长裤,黑平跟尖头皮鞋,一头银发,很上海……以致程乃珊感叹:“她是那样漂亮,特别那双眼睛,虽历经风侵霜蚀,目光仍明亮敏锐,只是眼袋很沉幽,那是负载着往事悲情的遗痕吧!”

而离开上海后,郑念也再没有回过中国。2009年11月,郑念病逝于美国华盛顿家中,享年94岁。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