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查看大圖
当代中国可谓“野鸡文凭大国”。(网络图片)

当代中国可谓“野鸡文凭大国”。“野鸡文凭”发展成为庞大产业链,全世界除了中国,绝无仅有,也算是一个中国特色。

野鸡飞舞,一地鸡毛。一是国产。媒体披露中国210所“野鸡大学”名单,遍布大部分省市。权力最集中的地方,野鸡最猖獗。北京“野鸡大学”达83所,仰仗各种权力树荫,或投机各种空子,招摇过市。最讲斯文的地方,野鸡也疯狂,孔孟之乡山东紧随京城,洋洋洒洒拥有12所。“野鸡”一直活蹦乱跳。雷厉风行的维稳力量,从未在“野鸡”身上显威。二是进口。美国“野鸡大学”泛滥,中国是美国“野鸡”定制服务对象。三是造假。假文凭成为城市牛皮癣广告的主力。假文凭市场生猛,丑闻不绝于耳。四是特供。党校文凭,给官员晋升一纸“知识化”通行证。虽然中国教育部门一直诟病党校文凭的含金量,党校文凭在世界行不通,但丝毫不影响在权力场的神采奕奕。

在中国社会,80%的人不同程度崇拜文凭。在职场是一块敲门砖和跳槽撑杆,在情场是一道光环,在社交场是一张金名片,在名利场是一种牛逼的显摆。官场和国企的文凭崇拜更甚。有的体制内人才,尽管非常优秀,因为无高文凭,每次晋级、评职、提干都没门;有的人事部门设立招聘门槛,“非211不要”,就业歧视堂而皇之;有的单位招聘物业管理员、打字员,都要求有硕士、博士头衔;有的地方竞聘干部,自学成才的考区状元被拒之门外;官场一夜之间,研究生、博士生文凭俯拾皆是,比中学文凭多几倍。事业单位文凭挂帅,职称为王。一个著名作家,因无大学文凭而落实不了待遇,研究他作品的人都有了高级职称,他只好去寒窗苦读,而教材里有他的作品。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一个文凭崇拜的年代。那时的文凭崇拜,是知识分子尊严的复活,是大众对知识价值和人文精神的崇拜,是革命暴风骤雨后的人性复苏。那时大学教育不像今天敷衍塞责,大学毕业基本是人才,靠混日子毕业和真能靠混日子毕业的寥寥无几。九十年代开始,社会风气日益败坏,流行“关系网”,投机钻营,权钱交易成明规则。高等教育庸俗化、势利化、犬儒化日益明显,校长院长摇身一变成老板,各种生财之道如火如荼,大学精神灰头土脸。如今的文凭比牛皮圣旨还有用,其实是基于权力和名利的崇拜。

古代文凭是科举功名,如今文凭进化成学位,但官味并没减退。文凭崇拜的产生,源自官本位社会的权力崇拜。状元是科举时代最高文凭,“学而优则仕”成了文凭权力化捷径,也成了底层百姓以功名跃龙门的机会。

近乎荒唐的文凭崇拜,不仅仅源自科举制度,源自现实趋利,更浸淫于前苏联革命对中国教育的深刻影响。反右运动到文革,权力对教育文化的践踏,比苏联斯大林时期更恶劣。斯大林政治高压不亚于中国文革,清洗、流放和枪决的艺术家不在少数,但苏联知识分子哪怕流落他乡,也不放弃独立的艺术立场和追求,依然产生世界级文学大师和科学大师。而中国知识分子在反右运动后纷纷缴械投降,随之而来的是文革“既可杀又可辱”境遇。前苏联政治审查虽然严酷,但毕竟和欧洲处于同一文明圈,知识分子骨子里抱持追求终极真理的信仰。而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终极追求,是修身治国平天下,忠君思想刻骨铭心。虽然不乏像顾准这样“点燃自己照破黑暗”并“在地狱里思考”的人,不乏有像林昭、张志新这样“舍身求法”的人,但是伟大领袖一挥手,祖国山河一片红,要革文化的命,文化奴才立马遍布神州。

知识分子的批判精神和独立风骨,消失在一场场政治运动的铁蹄和硝烟中。从某种意义上看,文革撕毁一切文凭,是权力疯狂,是文明灾难,而当下中国的文凭崇拜,则是人格在权力面前的习惯性恐惧、驯服和沦丧。

随着现代教育发展,科举制度成了昨日黄花,但官本位、革命特质依然徘徊,没有消遁。文凭崇拜仍奉为圭臬的精神堡垒,成为大众趋之若鹜的价值取向。在习惯中庸、灵活变通而又饱受风暴的古老国度,在有钱而无灵魂的物欲时代,权钱崇拜成为社会主流,文凭崇拜就不可避免地成为社会风尚,“野鸡飞舞”就自然成为社会特色。

有人把“文凭崇拜”定了四宗罪。第一是将人最具创造性的大好年华耗在了文凭上,在最具创造性的峰值年龄,为一张薄薄的纸片拼搏。第二是扼杀了人的创造性才华。文凭崇拜的教育体系,就是考考考,是填鸭应试,死记硬背。第三是使人懈怠。高文凭和低文凭者都有了托辞,应了民谚“扁担没爪,两头失塌!”第四是浪费大量财力,造成文化大国的繁荣假象。

古往今来,许多思想大师和科学大师都是低文凭,在学问上广采博纳,博大精深,学究天人,影响一个国家、甚至人类的文明进程。在中国,低学历大师辈出,辉耀中华文明星空。在工商界,低学历的巨子比比皆是,以商业思想改变世界。文凭不代表水平,学历不证明能力。谁也不会因为大师学历低,而怀疑他们的造诣和成就。大师的大,是学问及人格上的高度。

中国教育沉疴与弊端,备受有识之士批判。易中天说:“不原谅中国教育,最不拿人当人。今日之中国,学校是工厂,院系是库房,班级是车间,学生则是流水线上批量生产的齿轮和螺丝钉,只不过有的镀金,有的镀铜,有的压了塑料膜。”陈丹青也痛批:“从幼儿园开始,孩子长期受的就是伪教育,都是装出来的开心、装出来的惊喜、装出来的激动,而且一装就是一辈子。”

钱学森临死之问:“中国教育为何不能培养出一流人才?”答案在易中天和陈丹青的批判里。不让人自由发展,用一个模式培养人,热衷制造“全能机器人”。因为机器人听话,因为害怕怀疑精神、批判精神、分析精神和实证精神。

美国成为当今世界第一强国,不仅仅是经济军事,首先是思想文化,是文明引领。美国教育有三个基本理念。第一,国家不能缺失独立人格的教育。第二,智力有时是天生的,但优秀是教出来的。第三,不论出身,每一个人必须接受公民教育,树立公平、公正的观念。美国中小学是不能开除学籍的,但大学生多次撒谎则可开除,诚实是做人的道德底线。美国教育彰显学生独立自由、实践能力和创新精神,并有一个不成文的校训:不许把人作为偶像崇拜。

中国许多悲剧,总能看见谎言和崇拜的魔影。文凭崇拜,涂红的是时代胭脂,牺牲的是几代人的创造力。中国虽然成了文凭大国、论文大国、博士大国和官员博士大国,但领先世界的科技发明依然寥若晨星,引领人类进步的思想贡献依然缺失。野鸡再扑腾,终究不是天鹅,也不是凤凰。一个进步的文明社会,必须崇尚知识,但不会让一纸文凭替代了人的思考力和创造力,更不会把人当做驯化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