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国2017年1月11日讯】近日,中国知名经济学家、中欧国际商学院教授许小年公开演讲时表示,2017年中国经济已经到了临界点。

据凤凰财经1月10日报导,许小年认为,外部风险并不大。“现在大家对美国的政治、对美联储的利率政策过度关注,其实没有那么大的风险。”

许小年说,“特朗普是商人、企业家,他知道应该做什么能搞好美国经济,只有搞好经济,他才可以再次当选。第二,美国的制度下不大可能出现希特勒那样的人,经过几百年的制度演化,对权力的制衡现在已相当完善。特朗普就是想胡来也干不成,国会制约他,媒体制约他,方方面面都在制约他。第三,特朗普上台后的经济政策对中国会有影响,为了兑现竞选承诺,他可能找几个产品制造些贸易摩擦,但全面的贸易战不大可能。如果他把关税拉得太高,或者退出全球化,美国消费者要为此埋单,成本增加,美国的大企业也不干。”

许小年强调,应该关注的是中国国内经济的基本面。过去国家经济增长、企业的发展很大程度上靠银行贷款、股市融资,或者自身的积累来投资扩张。这样的增长模式已经走到尽头了,因为资本的边际收益递减,并且政府和很多企业的资源已经用到了极限。

什么是“边际收益递减”?以农业为例,假设农民种一块地,只用人力时亩产400斤,如果给农民投资配置一台拖拉机,增产200斤,再配第二台拖拉机,亩产还会增加,但只增100斤。第三台拖拉机的增产效果呢?可能就等于零了。

同样的道理,政府可以通过投资拉动来增加GDP,但是每单位投资带来的新增GDP越来越低,到投资收益为零时,经济就落到“中等收入陷阱”里了,再增加投资也没用。

“中国的经济是不是已经到了资本边际收益为零的临界点了呢?我认为是的。为什么央行放水,资金就是不进实体经济呢?因为实体经济中的投资收益接近零,甚至是负的,赚不到钱,谁愿意投呢?”

许小年表示,资本积累是有限度的,投资资金来自于老百姓的储蓄和企业的储蓄也就是利润,社会储蓄是有限的。央行印钞票不是真储蓄,只不过把老百姓的储蓄稀释了而已,企业和老百姓有限的储蓄决定了投资驱动经济增长的做法是不可持续的。

货币、贷款超发造成了系统性风险,由于多年来采用刺激性政策,借债来创造投资需求,使得中国经济的总体负债率达到一个危险的水平。去年一年,政府提出的最重要任务就是“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但行政化去产能的效果并不好,不是优胜劣汰,而是相反。去杠杆的效果也不佳,有些地方仅仅是转移杠杆,有些地方甚至在加杠杆。行政化的去产能、去杠杆增加了民营企业的经营困难。

http://cn.secretchina.com/news/gb/2017/01/11/8099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