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会带来“革命”吗?(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7年1月11日讯】新年放假,原本想回北京过年。老妈在微信上说“快别回来,今年北京雾霾特大,机场延误,高速封路,空气呛嗓子,回来活受罪!还是在台湾过年好,起码那边有蓝天白云。过年前后,我跟你爸去台湾看你,我们也想躲躲这讨厌的雾霾。”

问几位大陆同学,他们家人也这么说。于是,我们都打消回家念头,相约去垦丁旅游散心。唉!台湾呀台湾,庆幸你给我们保留了一块躲避雾霾的人间净土。

好奇心驱使下,我赶紧上网,搜索大陆雾霾信息。恶补两天之后,眼前豁然开朗:好像大陆正面临一场无法避免的“雾霾革命”。为何突发奇想?听我细细道来。

“雾霾革命”,并非耸人听闻

这里说的“雾霾革命”,不同于毛左们对“革命”二字的教条理解。在毛左看来,所谓“革命”,就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力行动”,好像不流血不杀人,就不是革命。但是在我心目中,革命就是事物发生根本性的质变,跟暴力没有必然联系。相反,不少流血杀人的暴力革命,比方农民起义,只不过改朝换代,没有改变王朝性质,甚至比原来的旧王朝更糟。因此,只能叫“折腾”,或者“反革命”,不能叫“革命”。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再来探讨即将来临的“雾霾革命”。

“雾霾革命”可以定义吗?当然可以。如果我的定义不科学,请网络高手指点。我给它的定义是:因为雾霾肆虐已经令各阶层均无法忍受,所以社会必然要爆发一场围绕净化空气的社会运动,规模之大,动员之广,行动之力,前所未有。它将遵循法制轨道,和平理性非暴力。但会碶而不舍,坚持始终,直到重见蓝天白云。因此,这个运动也可以叫“空气革命”“口罩革命”,或者“蓝天运动”。

“雾霾革命”的必要性如何?这个问题似乎多余,但也不妨画蛇添足说几句。简单说,连自由呼吸都做不到了,难道还不需要改变吗?当然,大富大贵之人可以选择国际移民(这个过程已经开始),中富中贵之人可以选择国内迁居(这个过程也在进行,东南沿海和云贵高原有吸引力),那剩下的绝大多数小富小贵和不富不贵之人怎么办?自己的生意不要了?孩子的学校不念了?不可能吧!再说了,只要政府不塌台,各级当官的,还要原地坚守岗位吧?就算他们办公室里都装上高级空气净化器,那就能避免上街?不去室外?要是街头游行示威怎么办?不亲临现场能压得住吗?我猜想,那些身穿盔甲,手拿武器盾牌的镇爆警察,肺里吸进的毒素比老百姓更多,闹不好个个短命。所以他们内心深处,其实比老百姓更渴望蓝天白云。

“雾霾革命”临近,实有迹象可循

雾霾革命的可能性又如何?我认为不仅是可能的,而且是难以阻挡的。最近有四个迹象,可以说明雾霾引发的社会张力,已经紧绷到什么程度。

第一个迹象:12月中旬,成都发生雾霾镇压。因为彭州石化废气排放,导致成都出现中度雾霾。富有造反传统的成都市民,相约戴口罩去广场静坐示威,遭警方驱离。政府还下令不许戴口罩,也不允许小学教室安装空气净化器,理由是“噪音影响学习”。

第二个迹象:1月5号,成都的禁令话音未落,北京市教育局发出通知:要求各中小学普遍安装空气净化器,理由是“维护儿童健康第一重要”。北京的通知不啻给了成都一个响亮的嘴巴。都在一党治下,这种互扇嘴巴,难道不是党国神经错乱的表现?

第三个迹象:针对雾霾肆虐和政府不作为,除了零星的自发抗争之外,维权律师开始有组织行动。北京律师程海、余文生,河北律师卢廷阁、李威达,天津律师马卫,分别于2016年12月19日和20日通过特快专递方式,向京、津、冀有管辖权的中法院级起诉三地政府,要求确认三地政府不正确履行防治责任属于违法、并责令其限期治理至平均良好状态,还为此提出国家赔偿请求。

第四个迹象:体制内有识之士,也开始打破沉默,揭露他们所了解的雾霾黑幕。先有网名“英达姐姐”2014年的一篇旧博文,透露大陆每年廉价进口上千万顿“欧美堆放都嫌有毒”的“高硫石油焦”,燃烧后向大气释放30-50万吨硫磺,成为雾霾主因。因今年雾霾更趋严重,网民开始炒作旧文,发出怒吼。比方署名“蓝天白云终可期”者,发表《雾霾的真相:一个环保部门公务员的稽首自白》列举大量数据,指出“因为环境监管体制存在各式各样的漏洞,企业节省成本,燃煤、工业排放、机动车等废气污染治理设施停止运行(尤其是夜间的偷排、直排),导致实际排放量与理论排放量比较,成十倍几十倍的增加,大大超过了环境的自我净化和扩散能力”,颇有说服力。最近更有金梓老师(广州证券北京首席投资顾问微博资深股评师)真名实姓,在新浪微博发文《面对雾霾锁国,国务院必须给14亿人民一个正式回应!》,直接向高层叫板。

金文提出一连串尖锐问题:第一:所谓“英达姐姐”的传言到底是不是谣言?第二:清洁能源受到污染能源的打压,风电要给火电补贴,为的是火电企业保GDP,这事是否属实?第三,污染企业的“偷排”到底有多严重?等等。文章还提出具体建议:(1)把犯罪企业的各层相关负责人直接判刑,直至枪毙!以防后期打击报复!(2)提成高额罚款的50%给举报人!(3)有正义感的举报者:可以全家落户北京(如果愿意来的话),提供一套北京住房!安排到“全国政协或者信访办”工作!“绝对比现在当差的称职!”等等。除此之外,母亲们也跃跃欲试,用微信串联,要采取行动,为孩子们争口新鲜空气!

别忘了,上世纪五十年代,洛杉矶治理雾霾的社会运动,声势浩大,最终迫使政府和大企业让步,率先通过严禁排放废气的“加州标准”,就是从妈妈们开始行动,逐步酝酿起来的。母爱伟大,力量无穷!

毛左们的“革命导师”列宁曾经说过:“只有在统治者不能照旧统治下去,人民群众也不能照旧生活下去的时候,革命才会发生。”中国因雾霾每小时致死183人,每天4300人,每年160多万人。就凭这种死人速度,我看官员已经不能照旧统治下去,百姓也不能照旧生活下去了。“雾霾革命”此时不爆发,更待何时?

赫然回首,革命“却在灯火阑珊处”

有人说,历史发展有规律可循。也有人说胡扯,根本没什么规律。观察中国社会演变的人们,可能持两种观点的都有。我在台湾学的是理科,对历史缺乏研究,但冥冥之中,有个模糊感觉,好像一场深刻的社会革命,正以人们不经意的方式发生。记得六四屠杀刚过,许多人预言中国即将爆发民主革命,几年之内,几月之内,甚至几天之内。后来又有人策动各种各样的“颜色革命”,“文化衫革命”,等等,结果都没有发生。不少鼓吹革命的人,要么流亡海外,要么身居牢笼,要么华丽转身,成为权贵的帮凶和食客。

就在大家都绝望透顶,认为中国永远没救的时候,谁也不会料到,人算不如天算,老天爷出来帮忙。连续昏天黑地,祸及全国,无论富贵贫贱,也不分城市乡村,大家都无法呼吸,非得改弦更张不可了,这不是“苍天有眼”是什么!网上说,大陆首富马云公开说过,他为北京的雾霾高兴,因为那东西不长眼,对所有人公平。只有上层过不下去的时候,才能认真考虑从严治理。我看马云这小子有头脑,要不怎么成了首富呢。

也许有人说,共产党由“特殊材料”制成,没有办不成的事情,只要中央一声令下,死命减排,恢复蓝天白云不难。以前不是就有过“奥运蓝”“APEC蓝”什么的吗?以后无非加大力度,让蓝天范围扩大,时间延长,不就行了?跟“雾霾革命”能扯上什么关系!我也这么想过,但细细琢磨,不那么简单。凡事有个“度”,超过度就不好办。你想想,临时熄火关机停产几天,最多十天半月,财政给点补贴,再用“国家脸面”为借口动员一下,人们或许勉强接受。假如让你成年累月停工停产,下岗失业,那投资怎么办?饭碗怎么办?国家财政赔得起?失业人口背得动?恐怕不行吧。

再说了,恢复全国的蓝天白云,不是小事,是牵一发动全身的大事,没有政治、经济、社会跟文化政策的全面调整根本做不到。当务之急,需要解决如下六条:

首先,媒体宣传要改变,不能再像从前那样,欺上瞒下,假话连篇,老是报喜不报忧了。无论怎么吹嘘“崛起”,再做多少“美梦”,不能自由呼吸,一切都白费;

其次,政绩标准要修改,粗放的“鸡的屁”需放弃,改用“幸福指数”和百姓满意度(选票)为主要考核指标,生态环保的权重必须大大提高;

第三,决策机制要理顺,不能再像以往,官员拍脑门,不顾科学论证;

第四,问责机制要健全,污染恶化到今天,根源很可能在前任,不能仅仅用“交学费”敷衍搪塞,必须追究所有责任者的罪过;

第五,还要建全合理的赔偿机制,有些污染企业是地方政府鼓励下上马,甚至强迫上马,如今要关停,应该对受害的业主和群众给予适当赔偿,有助于他们另谋生路,减少社会震荡;

第六,对于以前因抗议污染而受到镇压的人士,应该平反昭雪,给予补偿,表彰他们的正义行为。而对迫害镇压他们的责任者,要绳之以法,以儆效尤。

总之,2017年将是个绕不过去的坎儿。如不能做到上述六条,结果将非常严重:不但雾霾更趋恶化,经济持续下滑,社会动荡也会此起彼伏,中国从此进入多事之秋。也许只有“党将不党时”,“国才能继续成为那个国”。

最后,想起南宋词人辛弃疾的名句:“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如稍加修改,就成“众里寻它千百度,蓦然回首,革命却在,雾霾迷茫处”,听起来是否“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http://cn.secretchina.com/news/gb/2017/01/11/8100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