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连德——中国人都该永远铭记的医学斗士(图)



伍连德像。(网络图片)

雾霾,已经成为时下中国社会,最大的烦恼之一。近日,中国各地持续雾霾,尤其是北京,成了“重灾区”。碰到雾霾天该怎么办?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戴口罩。口罩已经成了中国人“自保”的重要工具。

你知道口罩很有用,但是你知道是谁,设计了中国第一个口罩吗?你知道是谁,推广用口罩预防传染病吗?看到他的简历你会吓一大跳!!

他是第一个获得剑桥大学医学博士学位的华人;他是日本的首位“中国交换教授”;他是世界知名公共卫生学家,中国检疫、防疫事业的先驱;他在中国主持兴办了20多所著名的医院和医学院校:北京协和医学院;北京协和医院;北京中央医院(现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东北陆军总医院(现中国人民解放军202医院);哈尔滨医学专门学校(哈尔滨医科大学的前身)……

他还先后发起成立了中华医学会和中国防痨协会;他主持并主办了中国史上第一次国际学术会议;他曾是离诺贝尔奖最近的华人;他设计了中国第一个口罩并进行推广;还发明了中式餐桌上必不可少的“旋转餐台”;他在中国干过最惊天动地的大事是:在百年前临危受命,力挽狂澜,拯救了中国大地无数的生命!

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他,就是伍连德。一个不该被历史遗忘的人!

他的父亲伍祺是广州人,16岁,带着一张草席和一个枕头,就独自跑到马来西亚的槟榔屿闯荡,后来和本地建筑商的长女林彩繁成婚。

两人共生了15个孩子,存活下来的却只有11个,伍连德,是他们的第4个儿子,在1879年3月10日出生,取名伍连德,意为兼备五种美德。

从小,伍连德就显露出超乎常人的勇气和决心。1886年,7岁的他进入大英义塾就读。这所学校主要用英语教学,家里并没有给他提供好条件和环境,有的只是他日复一日的自强不息。家里没有专门供他学习的房间,他就哪里空就在哪里学。他家只有一盏煤油灯可以照明,为了不影响家里的其他人,他每次都等到家人入睡后,才点燃起碗里的小椰油灯,在摇晃不定的烛光下苦读,在他的努力下,他不仅成为同龄人中成绩最好的,而且还超过了许多高年级学生。

有一次,他放学回家后就病倒了,他的母亲急忙去请中医,医生说是小风寒,休息几天就没事了。可是一个多星期过去了,病情丝毫不见好转。他的父亲又急忙去请镇里最好的西医。西医看完后,只能摇摇头。之后请了很多医生,都表示无能为力。

三个星期过去了,大家都绝望了,打算给他准备后事,没想到,他的病竟奇迹般地好转了!从这以后,原本想当一名翻译的他,最终选择了医学作为职业。

17岁时,他就考取了英国女皇奖学金,留学英国剑桥大学意曼纽学院学医。在剑桥读书的五年零三个月里,几乎囊括了学校所有的奖项。

1899年6月,获得剑桥大学文学学士学位,并考取圣玛丽医院奖学金,成为该院的第一个中国实习生。

1902年,取得剑桥大学医学士学位,先后在英国利物浦热带病学院、德国哈勒大学卫生学院,法国巴斯德研究所进修与研究。曾得到英国生理学家兼医史学家福斯特、脑神经生理学家谢林顿等著名学者的指导。

1903年,年仅24岁的他,就被剑桥大学授予医学博士学位。

1904年底,他回到槟榔屿,在珠烈街开设私人诊所,并积极参加华侨社会服务,致力于社会改革,如反对吸毒和赌博。

1907年,胸怀报国理想的他,接受了清政府直隶总督袁世凯的邀聘,回国任天津陆军军医学堂,副监督(副校长职)。

到天津一上任他便请教师学习中文,很快就学会了用普通话讲课。他在与梁启超、辜鸿铭、胡适等人的交往中,对中国古籍也逐步有了了解,加深了对祖国历史的认识。

1910年冬,西伯利亚与中国东北哈尔滨一带肺鼠疫流行,疫情扩散迅速,一路南下,直逼京畿,每日死亡人数以百计,当时日俄以保护侨民为由,威胁清政府,如果不能有效控制疫情,将不准中国人进入参与防疫,进而控制东北三省。晚清风雨飘摇,列强虎视眈眈,鼠疫又是可怕无比的大疫,情况真是恶劣到不能再恶劣。

正在天津主持中国第一所现代医学院——天津陆军医学堂的伍连德,临危受命,辞别妻儿,年仅31岁的他,只带着一个助手就抵达哈尔滨。义无反顾地直扑一线,出任清廷特派全权总医官。

疫情远比他预料的要严重得多,一个英国制的中型的显微镜,及研究细菌工作的必需品:酒精、试管、剪刀、钳子。在这场战争中,这些便是伍连德所有的工具,剩下的就是勇气和决心。他要以一己之力,对抗肆虐人间的妖魔。

不畏生死,只为救人!这是作为一名医者对职业操守的坚持,对工作负责任的态度。他说:“我觉得一个人,择定了他的工作后,就应该认真去做。千万不可敷衍因循,如果是本着良心做事,便不可怕负责任。”

在当时的医学界,以日本细菌学家北里柴三郎为首的科学家们,普遍认为鼠疫是由鼠传染给人的,对抗鼠疫的方法也非常简单:灭鼠。

伍连德却不这么认为,他认为是可以通过人和人之间传播的。他仔细地调查研究,发现此次烈性呼吸性传染病病源来自于一种草原上的旱獭,捕杀旱獭的猎人和皮货商是第一批感染者,最初感染死亡率几近百分之百。并立即组织力量,采取果断隔离措施,灭杀病源。分设了“疑似病院”和已罹患者病院。他在世界上第一次提出了“肺鼠疫”的概念。

为搞清病因病理,他在疫区,不顾政府和其他医生的反对,亲手实施了中国医史上第一例疫尸病理解剖。

当时人们并不了解肺鼠疫,是可以通过人与人之间经呼吸传染的。医生护士也都不戴口罩。为使救助人员免受感染,伍连德发明并命令赶制了大批口罩——一种特殊的加厚口罩。

这种口罩的制作方式简单,每个只需国币二分半,价廉物美,此为后人称作“伍氏口罩”。老百姓们都纷纷戴上了口罩,死亡率大大地降低。

1911年4月,奉天召开的“万国鼠疫研究会”上,这种方便实用的口罩,受到各国专家的赞赏:“伍连德发明之面具,式样简单,制造费轻,但服之效力,亦颇佳善。”

防治鼠疫期间,他发现,中国传统的饮食习惯,大家共食很容易互相感染病菌。从卫生角度来看,应该采用西方的分食制。可是分食制很难被中国老百姓所接受,他想到“双筷制”,即为每位用餐者准备两副筷子,一副取食,一副入口。

卫生问题解决了,但取食很不方便。经过反复考虑,他发明了一种介于共食和分食的方法。就是今天我们中式餐桌上,不可缺少的“旋转餐台”。用餐时在每道菜肴旁放一勺或筷,作为公用,用以把菜取到自己的碗碟中。这种方法既解决了共食传播传染病的问题,又照顾了中国人的用餐习惯。只是很少有人知道,这是伍连德发明的。

他的一系列措施开始实行一个月后,到了1911年3月1日,死亡人数就已经下降为零。令人闻之色变的鼠疫,他仅仅用了67天,就控制住了!伍连德从此名扬天下。如果没有他,这场鼠疫夺走的中国百姓生命绝不只是6万,而是十倍、甚至百倍。

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通过隔离等办法,应对城市发生的传染病疫情。直到今天,世界各国,用于防治非典等传染病的紧急措施,许多都是从他这里沿用而来的。

当时他的知名度如日中天,传遍世界各地!英国《泰晤士报》驻北京的记者,莫理循1911年7月9日,写给他的信中提到:“由于您在控制最近的鼠疫流行中的功绩,您的名字在欧洲特别是英国家喻户晓。”

1911年4月3日至28日,“万国鼠疫研究会”在奉天(沈阳)召开,来自英、美、法等11个国家的,34位医学代表参加大会,日本细菌学家北里柴三郎,企图压服中国医生接受他做会议的领导者。而另外11国的专家公推伍连德为大会主席。在这次会议上,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有人被誉为“鼠疫斗士”。如今一百年过去了,除了伍连德,再也没有谁敢用这个称号,这也是近代在中国本土举办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世界学术会议。

1913年,他的文章发布在医学顶级杂志柳叶刀《Lancet》上,成为中国史上首位在国际顶级学术期刊上发表文章的人。

梁启超曾写过这样一段话:“科学输入垂五十年,国中能以学者资格与世界相见者,伍星联博士一人而已!”

这一场东北鼠疫的战争结束了,但是还有更多的战争在未来打响,凭借着自己的研究和经验,他先后两次杜绝了哈尔滨霍乱的大流行,杜绝了上海爆发的中国最大的霍乱的流行。

大多数人都说,伍连德是中国人吗,应该是华侨吧,这样的华侨太多了,他们很厉害,但他们是外国人,也没有什么值得好自豪骄傲的。但这个华侨不一样,无论他身处满清,国民党,英伦剑桥,还是在南阳(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他都说自己是中国人。

他出生在国外,却有着强烈的民族自尊心与爱国思想。 他专注于中国医学的发展,是中华医学会的创始人,1914年,伍连德提出在北京建一所现代化医学院和医院的建议被采纳——这便是后来的北京协和医学院及医院。

1918年1月,伍连德提议,建立一所大型医院的建议,被政府批准。在为该院筹款过程中,他自己捐了2500元。同时他全权负责总管筹建:在他主持下建成的北京中央医院,成为中国人建立的第一所现代医院,也就是今天的北京大学人民医院。

1924年,他在沈阳建成了东北陆军医院,这是当时中国规模最大、设备最好的医院。1926年,创办了哈尔滨医学专科学校,为当地培养医学人才,这个学校就是哈尔滨医科大学的前身。 

他前前后后在中国主持兴办了20多所医院和医学院校,为中国培养了众多医学人才。

他为中国做的事情远不止此。中国海港检疫始于1873年,但半个世纪中海港检疫权,与海关主权一并控制在帝国主义者手中,专门只为外国人服务。他力争收回海港检疫主权并促其实现。他负责成立全国海港检疫事务管理处,中国海港检疫事业能够收回主权、统一号令、开展业务,与他坚持不懈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1916年前后,他读到美国医史学家,加里森所著《医学史》,全书有关中国医学的内容介绍,短到连一页都没有,且有谬误。他致函作者质询,作者复函说,既然中国医学有很多有价值的东西,为何中国人自己不向人们宣传介绍?

他震动很大,深深地感受到,必须研究中国医学史,并将中国在医学方面历代的,发明创造向中外广为介绍。于是他与王吉民合作,用英文著成了《中国医史》。该书于1932年出版,并再版多次,成为早期介绍中国传统医学的英文著作,受到国外医学家的重视。

鸦片误国误民,他一生致力于中国的禁毒事业,1919年,他代表外交部,到上海监督焚烧鸦片1200箱。

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本人早闻他的大名,想要他参与对中国的细菌战,他誓死不与日本人合作。从哈尔滨赴大连途中,他被日军诬为间谍拘留并关入地牢。沦为日本人阶下囚三天两夜后,经英国驻沈阳总领事伊思特斯营救,才侥幸脱险。

1937年,日本侵华战争全面爆发在上海主持防疫工作的他,才知道他在上海的家也被日军炸毁了,自己最爱的妻子也去世了。

他被迫离开了中国,回到故乡马来西亚的槟城。与家人离开中国在故乡他开了一个小诊所,成为了一位普通的医生。当地显贵多次劝说他出任政府职务,他都以年迈为由谢绝。老人经常悠闲地在街头漫步,并偶尔用广东话劝小贩们“不要抽烟喝酒,多运动”。终其一生,他再也没有回到过他为之付出了青春与热血,服务了20年的东北。

他曾说过:“我曾经将我的大半生奉献给古老的中国,从清朝末年到民国建立,直到国民党统治崩溃,那一切在许多人的脑海里记忆犹新,中国是个有五千年历史的伟大文明古国,历经世世代代的兴衰荣辱,才取得了今天的地位,我衷心的希望她能更加繁荣昌盛。” “赤诚爱国,自强创业”这是他坚持的精神,今天,这八个大字为他创建的,哈尔滨医科大学奉为校训。

他用自己的学识,为自己的祖国做出了奉献,即使有一天自己无法再为祖国效力,他的学生们也能够为祖国干大事出成绩,中国的未来,就是靠这样一代代人的不懈努力。大概这也是他创办医院、学校的真正原因。

1960年1月21日,在槟榔屿邹新庆律39号,一位伟大的医生因心脏病而离世了。1月27日,《泰晤士报》写道:“伍连德是“流行病的英勇斗士”,伍连德的逝世使医学界,失去了一位传奇式的人物,他的毕生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我们无以回报,我们将永远感激他。”

他生前还有一项更大的荣誉,那就是被提名为1935年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候选人。因为候选人的保密期为50年,这个消息直到2007年,才被正式公开。他是第一位获此殊荣的华人,是曾离诺贝尔奖最近的华人。

因为他晚年隐居海外,在历史的巨变中,他的名字如无根之萍,随波沉浮,淹没在中国各处厚厚的典籍杂文中。而在国外,关于他的论文和研究却从未间断。

1959年,晚年的他在写就了650页的英文自传,自豪而坦然地题写了书名:《鼠疫斗士:一个中国医生的自传》此书由剑桥大学出版。

在伍连德的心中,他一直是一个中国人。在外国人眼里,他的确是一个爱国的中国人,而有些中国人,却擅自把他开除了“国籍”。

直到后来,一本《国士无双伍连德》的书面世,一些中国人,才认识了这位当年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拯救万千中国老百姓的英雄。

有许多事情难免容易被遗忘。但有些事情,有些人,我们却应当刻骨铭心,永志不忘。

他是一位真正的医者,于患者头顶被死神悬刃之际,不顾一切,冒死救助黎民百姓;他是一位真正的中国人,于国家生死存亡大厦倾倒之际,燃烧自我,挽救民族危机。

人如其名,伍连德,兼备五种美德:温和、善良、恭敬、节俭、忍让。

作为中国人,我们不应该忘记这样一位,曾为中国医学发展,呕心沥血的伟大人物。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永远铭记他。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