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赞扬赤壁英雄 诸葛亮有没有份儿?(图)

2017-01-14 10:00 作者: 郑楚雄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你想过没有,苏轼所写的“羽扇纶巾”,究竟是指谁?(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非常传颂,但不少人对苏轼所赞扬的人物是谁仍是搞不清。词中有“羽扇纶巾”一个词汇,因而有些人认为赞扬的对象应及于诸葛亮。

“羽扇纶巾”指诸葛亮

举个例子,刘永济的《唐五代两宋词简析》指:

“后半阕更从‘多少豪杰’中独提出最典型之周瑜及诸葛亮二人……写诸葛亮则以‘羽扇纶巾’显示其气象雍容,而以‘谈笑间’三字结合周瑜,言二人共谋御敌时有如此闲暇之情状……将曹操之败写得十分狼狈,更以见周瑜、诸葛亮之军事才能为不可及,使二人之典型性特别突出。”

这段说法,我是不敢苟同的。首先,“羽扇纶巾”这个诸葛亮的“注册商标”,只是后来小说流行以后的定型,原先不是这样的。《太平御览》卷七零二引晋裴启《语林》:

“诸葛武侯与宣王(按指司马懿)在渭滨将战,武侯乘素舆,葛巾,白羽扇,指挥三军。”

又《类说》卷四九引《殷芸小说》:

“武侯与宣王泊兵,将战,宣王戎服位事,使人密见武侯,乃乘素舆葛巾,自持白羽扇指麾,三军随其进止。宣王叹曰:‘真名士也’。”

这两段文献,牵涉了“素舆”、“葛巾”、“白羽扇”几个共同形象,和后来的“羽扇纶巾”的概括已有所不同。而且,即使“羽扇纶巾”,也未必只能为诸葛亮所独有。比如裴松之注引《三国志》里蒋干拜访周瑜时指其“布衣葛巾”,用这来形容一般文士打扮是很普遍的。

“羽扇纶巾”是“遥想公瑾当年”的接续

我们看看《念奴娇》(赤壁怀古),由“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开始,到“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为止,都单写周瑜,没有理由因加上“羽扇纶巾”一句,平白添了一个诸葛亮在其中。

而且,苏轼写这首词,除了歌颂历史英雄人物的事迹之外,也透过作品来抒发年华老去,一事无成的悲哀。词的后半写“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多情”是他妻子的代称,应笑他太早长出花白的头发了。苏轼老而无成,正好对比周瑜年纪轻轻,便打胜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而“多情应笑我”这种夫妻间互相戏谑之语,又比对前面“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这类人物关系的描写。诸葛亮若出现当中,应是很古怪的事情。

再说,三国时候的赤壁之战,导致曹操仓皇北走,“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这个功勋,周瑜应记首功。我们看看周瑜和诸葛亮的传记,两人在赤壁战役筹谋的功劳是不同的。《三国志・周瑜传》:

“请为将军筹之:今使北土已安,操无内忧,能旷日持久,来争疆场,又能与我校胜负于船楫,(可)乎?今北土既未平安,加马超、韩遂尚在关西,为操后患。且舍鞍马,仗舟揖,与吴越争衡,本非中国所长。又今盛寒,马无蒿草。驱中国士众远涉江湖之间,不习水土,必生疾病。此数四者,用兵之患也,而操皆冒行之。将军擒操,宜在今日。瑜请得精兵三万人,进住夏口,保为将军破之。”

“羽扇纶巾”非关诸葛亮

相关事情在《三国志・诸葛亮传》的记述是:

“曹操之众,远来疲弊,闻追豫州,轻骑一日一夜行三百余里,此所谓:‘强驽之末,势不能穿鲁缟’者也。故兵法忌之,曰‘必蹶上将军’。且北方之人,不习水战;又荆州之民附操者,逼兵势耳,非心服也。今将军诚能命猛将统兵数万,与豫州协规同力,破操军必矣。”

两段说话,不论从整体战况分析或言谈的果敢肯定,都是周瑜优胜,何况孙吴是主,(刘备)“遣诸葛亮诣权”才能抒述己见,主客之势不同也。

所以,《念奴娇》(赤壁怀古)一词中应该完全将诸葛亮的想像抹去,通篇只说一个周瑜而已。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