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英雄榜】大唐宗室名将─河间王李孝恭(组图)

凌烟阁二十四位功臣历史系列文章之十二

2017-01-14 00:10 作者: 云中君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大唐明君贤臣,流芳百世。(绘图:看中国)

李孝恭(591年-640年),唐高祖李渊的从侄,大唐宗室名将。其曾祖父李虎(第三子李昞即唐高祖之父,第七子李蔚即李孝恭祖父),是北周八柱国之一;父亲李安,曾是隋朝领军大将军。李渊在太原起兵之后,李孝恭负责经略巴蜀。他得到了有“军神”之称的李靖之助,灭萧铣、辅公佑,长江以南均受其统领。在李世民登基为帝之后,他淡出权力中心,以歌舞自娱。他为人宽恕、礼让,从不居功自傲。虽贵为皇室宗亲,但却为人谦恭,深受时人所敬仰,堪为宗室王的楷模。唐贞观十四年,暴病身亡。

唐武德三年(620年),李孝恭听从李靖的建议,向李渊献计进攻萧铣的割据政权,李渊非常欣赏他的计策,任命其为信州总管,并让李靖为其长史,出兵消灭萧铣。武德四年(公元621年),李孝恭被任命为荆湘道行军总管,统率水陆十二支军队从夷陵出发,击破萧铣二镇之兵。萧铣自思救兵难于急至,于是亲自巡城下令投降。李孝恭把萧铣用囚车送至京师。李孝恭平灭萧铣后,被拜为荆州大总管,岭南四十九州皆望风而降,李渊大喜,任命他为荆州大总管,下诏画工图其击破萧铣之状以呈进朝廷。李孝恭治理荆州有方,大力开置屯田,创设铜冶,以便利百姓。不久迁任襄州道行台左仆射。那时岭表地区还未平定,他便分别派遣使者抚慰,其投诚归附者有四十九州,使朝廷号令畅通于南海之滨。

唐武德六年(623年),杜伏威的部将辅公祏反唐、杀王雄诞、率部占领湖州。李孝恭率兵前往九江,李靖、李勣、黄君汉、张镇州、卢祖尚全都受他指挥。出发之前,大飨将士,杯中之水忽变为血,在座者脸色尽变。李孝恭举止自如,从容不迫地开导说:“祸福无门,惟人所招!我没做什么负心事,诸位不必为我如此忧心。辅公祏恶贯满盈,如今依仗朝廷威灵以问罪致讨,杯中之血,乃是贼臣授首的征兆而已!”一口饮尽,众心遂安。(注1)辅公祏部将冯惠亮等人守险邀战,孝恭坚守壁垒而不出战,派出奇兵断绝贼寇粮道,贼众渐饥,夜逼其营挑战,李孝恭坚卧不动。第二天,派出羸弱兵卒前往贼营挑战,令卢祖尚挑选精骑严阵以待。不一会儿羸兵退却,贼寇追击败卒甚为嚣张,与祖尚之军相遇,交战一场,大败其众。惠亮退守梁山,孝恭乘胜攻破梁山别镇,贼众赴水死者数以千计。唐武德七年三月二十八日(624年4月21日),辅公祏穷蹙,放弃丹阳逃走,孝恭派出骑兵穷追,俘获辅公祏于武康。二十九日,李孝恭杀越州都督阚棱,江南平定。拜扬州大都督,江淮及岭南诸州都归他所统摄。

自隋灭动乱开始,李氏家族除李世民带兵纵横天下之外,宗室中只有李孝恭一人能独当一面,并立有大功。李孝恭两次击破大寇,北起淮河,东包长江,越岭而南,尽归他统管。因而想以威名夸示远俗,便修筑宅第于石头城中,设立哨所往来巡察以护卫自己。有人诬告他谋反,因此被召还京师,颇受有关部门追究盘问,既无证据,便被赦免为宗正卿。赐予实封一千二百户。历任凉州都督、晋州刺史。贞观初年,迁任礼部尚书,改封为河间郡王。

李孝恭性情豪爽,待人宽恕谦让,没有骄矜自得之色,故而李渊、李世民都对他十分亲待。功成名就之后,这位王爷不喜反悲,对左右说:“我住的大宅子真是太宏丽了些,应该卖掉再买座小院子,能住就可以了。我死之后,诸子有才,守此足矣。如果这些犬子不才,也免得这么好的大宅子便宜了别人。”(注2)唐武德九年八月初八,唐高祖李渊退位。初九日,李世民即皇帝位。十月,即位不久的李世民就大封功臣,李孝恭食实封一千二百户。贞观十四年,李孝恭“中饮暴薨”,太宗李世民亲自举哀,“哭之甚恸”。追赠他为司空、扬州都督,陪葬献陵,諡曰元,配享高祖庙庭。唐贞观十七年(643年)二月二十八日,唐太宗命人画二十四功臣图于凌烟阁,李孝恭名列第二,仅次于长孙无忌。而此时他已经去世三年了。


大唐宗室名将──李孝恭。(网络图片)

攻取山南西定巴蜀 出奇制胜击灭萧铣

隋朝末年,天下大乱,全国各地的农民起义军风起云涌。隋炀帝被困江都,不能返回京城长安。隋炀帝大业十三年(617年),时任太原(今山西太原)留守的李渊乘机起兵,同年十一月攻下长安,立隋炀帝之孙代王杨侑(时为长安留守)为帝,进而控制了关中地区。这一年,李孝恭二十七岁,被李渊封为左光禄大夫。不久,李渊又任命李孝恭为山南道(即秦岭之南,包括今陕南、川东、豫西南、鄂西北、鄂西等地区)招抚大使。

当初李渊在思虑如何夺取天下时,秦王李世民曾进言“请同汉祖,以观时变”。最后,李渊定下入关之策,效仿汉高祖刘邦,分三步争夺天下:乘虚入关,巩固关中;据险养威,积蓄力量;东出中原,南定江淮。自秦汉以来,巴蜀地区一直是全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并始终都是建都关中平原的诸王朝的战略后方,而秦(秦岭)巴(巴山)山区既是关中地区的南部门户,又是巴蜀的前大门。所以李渊在夺取长安以后的首要军事行动就是派李孝恭掠取山南之地,可见对秦巴山区战略位置的重视。李孝恭能担此重任,也充分表明李渊对他的信任和器重。

李孝恭率唐军南下,翻过秦岭,进入汉水流域,在冠军(今河南邓县西北)击败了由朱粲领导的农民起义军。朱粲所率领的农民军原来有近二万人,他们在汉水、淮河之间剽掠,迁徙没有规律,每攻破一个州县,还未吃尽该地积聚的粮食,就又转移,临走之际又将该地其余的物资全部焚毁。这支农民武装不重视发展农业,致使饿死的老百姓堆积如山。朱粲见没有可掠夺的了,就教士兵烧煮妇女、小孩充饥,还说:“没有比人肉更好吃的了,只要其他的城镇里还有人,何必为挨饿发愁呢?”隋朝的著作佐郎陆从典、通事舍人颜愍楚,被贬官住在南阳(今河南南阳),朱粲起初都请他们来作宾客,后来朱粲断粮,竟将他们全家都吃了!如此一支丧尽天良、惨绝人寰的土匪武装,人人得而诛之。淮安(今江苏淮安)当地的土豪杨士林等人起兵将其击败,朱粲等率残部逃往菊潭(今河南内乡)。

李孝恭领兵出巡巴蜀地区,随后进击朱粲。大破其阵,俘获其众,诸将都说:“朱粲之徒杀食活人,是凶恶之贼,请将他们坑杀。”孝恭说:“不能这样。如今列城尽在寇境,如获敌则杀,以后还有谁归降呢?”全都赦罪释放。由此缘故,传檄所至之处,相继归附。(注3)李孝恭传檄四方,以礼招抚。这种政策收到了惊人的效果,自金川(今陕西安康)至巴蜀地区,相继降附三十余州,李孝恭率军到达信州(今重庆奉节东)驻守。

唐武德元年(618年)五月,隋炀帝在江都(今江苏扬州)被宇文化及害死。消息传到长安后李渊废掉杨侑,改国号为唐,是为唐高祖。高祖即位后即任命李孝恭为信州总管,经略江南地区。当时盘踞在两湖的割据势力是萧铣。萧铣是后梁宣帝萧詧的曾孙,在隋炀帝大业初年任罗(今湖南汩罗北)县令。萧铣对隋朝消灭后梁早就怀恨在心,隋大业十三年(617年)十月,萧铣趁天下大乱之际,起兵割据,自称梁王。义宁二年(618年)四月,萧铣即帝位,建国号梁。随后,他攻占南郡(今湖北荆州江陵),迁都江陵(今湖北荆州),控制了北达汉水,南至交趾(今越南北部),西起三峡,东抵巴陵(今湖南岳阳)的广大地区,兵力达到四十余万人,成为长江中游实力最强大的一支割据势力。后来,萧铣还占领了并州(今四川开县)等地,企图渡过三峡,夺取巴蜀。

李孝恭数次上书唐高祖,献灭萧铣计策,甚得高祖赏识。李孝恭率军西上,被依附于萧铣的开州少数民族酋长冉肇则击败。不久,名将李靖到达信州,出奇兵打败冉肇则,李孝恭乘胜击败萧铣的东平王萧阇提,占领开、通(今四川达县)两州。由此,信州以西地区全部成为唐朝的掌控范围。武德三年,唐高祖封李孝恭为赵郡王。(注4)

唐武德四年(621年)二月,李靖向李孝恭提出讨伐萧铣十策,李孝恭当即送往长安,得到唐高祖极力赞赏。唐高祖决定大举讨伐萧铣,改信州为夔州,以李孝恭为夔州总管,担负起讨伐萧铣的重任。这时,唐高祖考虑到李孝恭没有带兵打过大仗,缺乏实战经验,就任命以文才武略著称的李靖为行军总管,兼李孝恭长史(相当于近代的参谋长),主持军务。

李孝恭令将士制造船舰,训练水军。由于北方来的唐军不习水战,水师多以巴蜀人充任。李孝恭采纳了李靖的意见,把巴蜀大地主和部落酋长子弟征召到军中,量才选用,安置在身边,既充实了兵力,又团结了当地的豪强势力。八月,唐高祖下令以李孝恭为荆湘道行军总管,发兵讨伐萧铣。李孝恭统帅十二总管,以李靖为行军长史,自夔州顺江东下,与庐江王李瑗等率领的另外三路大军由西、北、南合击江陵萧铣。当时,江水猛涨,众将要求等到江水退落之时再出师。李孝恭力排众议,采纳了李靖兵贵神速、出奇制胜的正确意见,亲率大军乘坐二千余艘战舰,自夔州出发,飞流急下,出其不意,渡过三峡,进抵夷陵(今湖北宜昌)。萧铣大将文士弘率精兵数万屯驻清江(今湖北清江)迎战,企图阻止李孝恭继续东下。

李孝恭初战失利,再战获胜,大败文士弘,俘获敌舰三百余艘,歼敌万余人,一直追袭到百里洲,文士弘逃到北江,唐军据守南江。李孝恭未听李靖劝告,决定乘胜出击,结果战斗失利,只得退回南岸。但萧铣的军队没有乘胜追击,却纷纷弃舟登岸,争抢唐军丢下的军资,阵势大乱。留营守卫的李靖乘机纵兵奋击,大获全胜,文士弘率残军又急忙东撤。这时,萧铣的江州(今湖北长阳西)总管盖彦举以所属五州之地投降李孝恭。萧铣的西部防线全部崩溃,百里洲以西之地尽为唐军所占。于是,李孝恭率大军浩浩荡荡直逼萧铣老巢江陵。

萧铣在江陵听到文士弘战败的消息,十分震惊,急忙把城里的全部军队调出抵抗,又派人仓促征兵。但由于所征之兵都在长江、五岭以南,道路遥远,援兵不能迅速到达。李孝恭乘机指挥唐军攻城,很快就进入外廓,又攻占了水城,缴获了大批战船。李孝恭下令将缴获的战船全部丢弃江中,诸将对此很不理解,都说:“这批船舰是从敌人手里缴获来的战利品,应当充分利用,怎么能够弃之不用而去资助敌人呢?”李孝恭耐心地开导部众说:“萧铣的地盘,南到五岭以南,东到洞庭湖,地域广阔。我们孤军深入,如果攻城不下,敌方援军从四方赶来,我军就会腹背受敌,进退维谷,虽有船舰,又有何用?现在必须抛弃船舰,让它们堵满长江顺流而下,敌方援军见到,必定以为江陵失守,就会犹豫徘徊,不敢轻进。待他们滞留十天半个月,我军必定攻克江陵。”下游的萧铣援军看见蔽江而来的船舰,果然误认为江陵已被攻陷,不敢前进。(注5)萧铣的交趾郡(治所在今越南河内)太守丘和、长史高士廉、司马杜之松等准备前往江陵朝见萧铣,走到半路,得知萧铣兵败,也都投降了李孝恭。

李孝恭率军包围江陵,萧铣内外隔绝。萧铣的中书侍郎岑文本建议萧铣投降,萧铣听从了建议,决定降唐。李孝恭率大军进城后,各位将领想大肆掠夺财物。岑文本劝李孝恭说:“江南的百姓,自隋末以来,尝尽了暴政的苦难,再加上群雄争斗,如今生存下来的,都是死里逃生的人。他们都翘首以待明君来解救,萧氏君臣、江陵父老所以决定归顺,是以为也许从此能够安定了。如果纵兵掳掠,恐怕从此以后江陵以南的广大地区,不会再有归顺之心了。”李孝恭认为言之有理,立即下令禁止抢掠。部将又建议没收因顽固抵抗而被唐军斩杀的萧梁将领的家产,李靖又加以禁止。于是,江陵城内井然有序,唐军秋毫无犯。李孝恭所采取的这一系列措施,深得民心拥护,萧铣所辖的南方州县闻讯,相继归降。萧铣投降几日后,援军先后抵达江陵的有十几万,听说江陵已经陷落,全部缴械投降。击灭萧铣的胜利消息传到长安,唐高祖特别高兴,提升李孝恭为荆州大总管,并下令将消灭萧铣的经过绘图呈报朝廷,以表彰将士功绩。萧铣被押送到长安后,高祖李渊下诏将其斩首。

攻坚取胜奋战博望山 统一江淮俘获辅公祏

唐武德六年(623年),李孝恭升任襄州(今湖北襄樊)道行台尚书左仆射。八月,淮南道行台仆射辅公祏在丹阳(今江苏南京)起兵反叛。当初,由杜伏威和辅公祏领导的江淮起义军是隋末三支农民起义军的主力部队之一。杜伏威出身于贫苦家庭,自幼为生活所迫,常翻墙入室为盗。后来,他与辅公祏结为兄弟,聚众为草莽。隋大业九年(613年),他们听说王薄在长白山(今山东邹平、淄博与章丘之间)一带起义的消息后,率众投奔。不久,二人又率部南下,在淮南一带抢掠,多次击败隋军,占据了高邮(今江苏高邮)、历阳(今安徽和县历阳镇)等地,势力渐增,成为江淮之间兵力最强的一支农民起义军。武德二年(619年)九月,杜伏威率军归附唐高祖李渊,被授予淮南安抚使、和州(今安徽和县)总管。同年年底,杜伏威又派兵击败了占据毗陵郡(今江苏常州)的李子通,夺取江西之地,由历阳迁到丹阳。

武德四年(621年)正月,杜伏威派兵助唐攻打王世充。同年十一月,杜伏威派部将王雄诞击灭李子通,占据了全部淮南、江东地区,南到岭南,东到大海。武德五年(622年)七月,当唐军早已平定王世充、窦建德等两大割据势力,刘黑闼也已被击败,秦王李世民正在率军攻打兖州(今山东兖州)徐圆朗之时,杜伏威恐惧,上书高祖请求入朝。当月,杜伏威即与部将阚棱一起来到京城长安。唐高祖封他为太子太保,仍兼任行台尚书令,留在长安,上朝位置在齐王李元吉之前,表示对他的恩宠,又封阚棱为左领军将军。武德六年(623年)正月,唐高祖又授吴王杜伏威为太保。

杜伏威与辅公祏虽然是“刎颈之交”,但是辅公祏年纪大,杜伏威以兄相称,军中士卒亦称辅公祏为伯父,故地位与杜伏威相等。这逐渐引起杜伏威的猜忌。行台设置后,杜伏威任命自己的养子阚棱为左将军,王雄诞为右将军,而以辅公祏为仆射,外示尊崇,实则夺其兵权。辅公祏知道后,怏怏不平,就向老朋友左游仙学习道法和辟谷术以掩饰自己。杜伏威入朝前,留辅公祏守卫丹阳,命王雄诞掌握军队作辅公祏的副手,私下对王雄诞说:“我到了长安,假如没有失去职位,千万不要让辅公祏发生变故。”杜伏威入朝降唐一年以后,左游仙劝辅公祏反叛,但是王雄诞掌握兵权,他无法动手。于是,辅公祏假称收到杜伏威来信,怀疑王雄诞有二心,王雄诞很是不悦,声称有病,不再理事。辅公祏乘机夺得兵权,又派心腹告诉王雄诞起兵反唐计划。王雄诞这才醒悟,懊悔不已,坚决反对。辅公祏遂将其缢杀。接着,他又假称杜伏威已在长安被捕,送来书信令其起兵,于是大肆装备兵器,储运粮草。随后,辅公祏在丹阳叛唐称帝,建国号宋,设置百官,搬到陈朝的旧宫殿居住。

武德六年(623年)八月下旬,唐军在平定了刘黑闼、徐圆朗诸部后,高祖李渊下诏命李孝恭率水军由江陵开赴江州,岭南道大使李靖率交(今越南河内)、泉(今福建福州)、广(今广东广州)、桂(今广西桂林)等州兵力开赴宣州(今安徽宣州),总管黄君汉率部由亳州(今安徽亳州)南下,齐州(今山东济南)总管李绩率部由泗水渡淮河南下,由南、北、东三面合攻辅公祏,诸路兵马都受李靖指挥。

大军出发前夕,李孝恭设宴招待众将领,鼓舞士气。酒席之间,他命人取水倒入特制的玉杯之中。稍候降温,当他伸手去端杯时,却发现刚才清澈的一杯水竟然变成了鲜红的血!同桌的将领也看到了杯中之物,大惊失色,刚才的欢乐气氛荡然无存。一种不祥之感袭上众人心头,有人长叹一声跌坐在地。李孝恭镇定自若,安慰大家说:“人的祸福无常规,都是自己招引而来。我们没有做过违心之事,有什么可怕的?辅公祏恶贯满盈,如今我们奉诏前去惩处,符合天意民意。这杯中之血,正是斩杀辅公祏的先兆。”说完,举起杯来一饮而尽。在座的各位将领为他的气魄和豪情所感染,又举杯痛饮,军心安定。

辅公祏得知唐军大举进攻丹阳的消息后,立即派兵北渡淮河,进攻海州(今江苏连云港)和寿阳(今安徽寿县),企图阻挡唐军南下。武德七年(624年)正月,李孝恭的前锋部队攻占枞阳(今安徽枞阳),接着顺流而下,进据鹊头镇(今安徽铜陵北长江东岸),于三月上旬抵达芜湖(今安徽芜湖)。李孝恭指挥主力向芜湖发起猛攻,辅公祏的部队一触即溃,唐军一举占领芜湖,乘胜攻克梁山(今安徽和县南七十里)。芜湖之战失败后,辅公祏迅速收缩兵力,在当涂(今安徽当涂)一线布置重兵抵抗唐军。他派部将冯慧亮、陈正通率领三万水军驻守博望山(位于今安徽当涂西南三十里长江东岸,与西岸梁山夹江对峙,亦称天门山、东梁山),并在博望山与梁山之间连接铁链,切断江中航道,又在梁山修筑月城,绵延十多里,阻击沿江东下的唐军。同时,又派部将陈正通和徐绍宗率领三万步兵驻守青林山(今安徽当涂东南),构筑工事,阻击从猷州(今安徽石台)北上的唐军。此时,李绩已经渡过淮河,占领寿阳,兵临峡石(今安徽寿县西北)。李靖也已率部与李孝恭在舒州(今安徽潜山)会合,率领水军抵达博望山,与冯慧亮、陈正通等隔岸对峙。尽管唐军多次出兵挑战,冯慧亮等只是凭借有利地形,坚壁不出。

李孝恭派骑兵切断了敌军的粮草供应通道。不久,敌军发生粮荒,趁夜派兵出城,一是想抢些粮草,二是想侦察一下唐军虚实,却见唐军将士都在安稳歇息,李孝恭坚持不出战。次日,李孝恭召集诸将商议对策,各位将领都说:“冯慧亮等人兵力强大,占据水陆两方面的险要,不肯与我军交战。其工事坚固,我军若进攻则不能很快奏效。不如直逼丹阳,出其不意袭击辅公祏的老巢。攻占丹阳,冯慧亮等自会投降。”李孝恭拟采纳此建议,绕过当涂,直取丹阳。李靖马上表示反对,他说:“辅公祏的精锐部队虽然近在眼前,但他身边的军队也甚勇猛。如今连博望的各个敌营尚不能攻克,辅公祏凭借石头城自保,又岂是容易攻克的!如果攻取丹阳,旬月不下,冯慧亮等尾随我军之后,救援丹阳,我军将腹背受敌,那就非常危险了。冯慧亮、陈正通等人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将,并非他们不想出战,而是辅公祏授意他们慎重从事,据险固守,借以拖延时间,使我军师老兵疲。如果我军前往挑战,把冯慧亮等的军队引出城来,就可一举破敌!”

李孝恭反复比较两种意见,最后采纳了李靖的计策,于是派一部分老弱残兵去攻打敌军营寨,亲率精兵在后严阵以待。老弱残兵急攻冯慧亮的营寨,不胜后退,冯慧亮、陈正通等率军追击,赶了数里路,正遇李孝恭大军。李孝恭挥师出战,大败敌军。这时,已被授予左领军将军的原杜伏威的部将阚棱,也奉唐高祖之命来到李孝恭军营参战。只见他摘掉头盔,对着冯慧亮、陈正通的士卒大喊:“你们不认识我吗?怎么敢来与我交战?”这些士卒大多是阚棱的老部下,都丧失了斗志,有的甚至下马迎拜,冯慧亮、陈正通因而溃败。李孝恭、李靖乘胜追击逃敌,转战百余里,攻占了博望山、青林山等险要之地。冯慧亮、陈正通等人逃回丹阳,被唐军杀伤及淹死的敌军达万余人。

不久,李靖率先头部队抵达丹阳。随后,李孝恭及李绩也率部相继到达。辅公祏尚有精兵数万,但无险可守,只好弃城东逃,准备退保会稽(今浙江绍兴),投靠左游仙。李孝恭派遣李绩日夜兼程,尾随追击。辅公祏的队伍一路溃散,逃到句容(今江苏句容)时,随从士卒由数万减至五百。夜宿常州(今江苏常州)时,其部将吴骚等人计划将其逮捕送给唐军。辅公祏觉察到吴骚等人的意图,丢下妻儿,独自带领数十名心腹,冲破关卡逃走。到达武康(今浙江德清西进康镇)时,又遭到当地武装民团的袭击,辅公祏被俘获,押送到丹阳,李孝恭下令就地处死。唐军继续搜捕辅公祏的余党,全部处决,江南地区全部平定。

伴随着李孝恭平定辅公祏之战的胜利结束,唐王朝完成了全国统一大业。唐高祖闻听喜讯,非常高兴,下诏任命李孝恭为东南道行台左仆射,废除行台后建大都督府,又任命他为扬州大都督。

建丰功镇守扬州 遭诬告宠辱不惊

李孝恭所任职的扬州大都督府是东南重镇,辖地广阔。早在公元前486年,吴王夫差就在此建筑城池,称为邗城。隋开皇九年(589年),隋文帝杨坚在广陵设置扬州总管府,隋炀帝大业元年(605年),废除扬州总管府,改设江都郡,扩建城池,并征调淮南一带的壮丁十几万人,一举将邗沟开挖成贯通南北的大运河,水面宽阔达四十步,河道旁修有御道,路旁种着柳树,后人称之为“淮南运河”。隋炀帝接着又在今河南、安徽境内开凿广济渠(即汴河)与永济渠;在今江苏、浙江境内开凿江南运河,从而形成了沟通江、淮、河、海的南北大运河。这条大运河自隋代以后,历时一千几百年,一直是中国历代王朝交通的命脉,也是扬州得以繁荣的首要条件。大运河的通航促进了黄河流域与长江流域经济文化的交流,扬州真正意义上的繁华由此开始。

当时的扬州,地临邗沟、滨长江,又接衔大海,位于长江的出海口。“海上丝绸之路”的开辟和发展,促进了中国东南沿海港口城市的繁荣。扬州是直接参与“海上丝绸之路”的港口,也随着海外贸易的发展而繁荣,成为中国古代城市发展中的佼佼者。隋唐时期的扬州已经取代了六朝时期建康(今江苏南京)的地位,成为江淮地区最大的政治中心。

扬州地处江淮,在隋唐统一的新版图中,位于南北交流要地,临长江,滨大海,衔运河。自三国以来三百六十多年的南北分裂,把淮河流域分割为对峙的两大部分,有时甚至是多方割据对峙。隋唐统一后,迫切需要加强对南方的统治。南北交流的政治经济形势给扬州的发展提供了历史机遇。扬州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港口,是通向沿海地区和海内外经济、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隋炀帝即位前曾任扬州总管,即帝位后,曾三次巡幸至此。隋炀帝在位十四年(604─618年),在扬州前后住了两年多,营建了江都宫,并提高江都太守的品秩,与长安、洛阳的京兆尹、河南尹相同。李孝恭出任扬州大都督,足显唐高祖对他的信任。

李孝恭成为北起淮水、南至岭南广大地区的一方统领。他想以威名震慑边远地区,就建造了一座高大的住宅,宅前设置非常森严的防卫设施。不料,有人就此借机诬告李孝恭要谋反,唐高祖召他到长安,经查无据,就把他留在京城,担任宗正卿。(注6)宗正卿是宗正寺的最高长官,负责处理宗室事务。大唐宗室是唐代社会显赫的勋贵阶层,为了加强宗室管理,充分发挥宗室藩屏皇权的作用,唐王朝设立了相应的管理机构。唐初依隋制设立了宗正寺,宗正寺为唐朝九寺之一,主要负责宗室事务,是唐代中央专职宗室管理机构。唐王朝十分注重宗正的人选,尤其是宗正卿和宗正少卿多由德高望重、戚属尊贵的宗室担任。

李孝恭后来又担任过梁州都督、晋州(今山西太原)刺史。唐太宗李世民即位后,授予李孝恭礼部尚书之职,改封为河间郡王。唐贞观十四年(640年),李孝恭在一次宴会上,饮酒过量,不幸去世,享年五十岁。李孝恭逝世后,唐太宗为之痛哭,亲自穿上素服为他举哀,下诏赠司空、扬州大都督,陪葬于唐高祖的献陵。(注7)李孝恭的后人也为巩固大唐王朝立下了汗马功勋。其长子李崇义袭爵为谯国公,曾任益州大都督长史,甚有威名,后来卒于宗正卿任上。(注8)其次子李晦,曾任营州都督,善理政事而闻名,深受唐高宗器重。一次,唐高宗准备巡视洛阳,令李晦留守,行前对他说:“关中之事,全部托付给你了。相机治事,不必事事请示。”武则天执政后,李晦又担任户部尚书,死后赠幽州都督。

结语

李孝恭是宗室诸王中统一江南的主帅,功列第一,德才兼备。他的指挥才能和为人作风,有以下三点足以为后人典范:

一、长于谋略,善采众议。

李孝恭奉命南下,抵达汉水流域时,击败盘踞于此的农民军武装。他从战略全局出发,力排众议,释放俘虏,为唐军迅速平定巴蜀地区奠定了基础。在攻萧铣之战中,他又下令将缴获的大批战船全部放入江中,以造成唐军已攻占萧梁首府的假象,达到了预期效果,顺利占领江陵。在指挥大军作战过程中,李孝恭常召集诸位将领议事,多次采纳大家的正确建议,几乎是战无不胜。在担任扬州大都督之后,针对扬州地域广阔,政治、经济、军事地位举足轻重的形势,他修建威武官府,以震慑四方。至于后来因此被人诬告,则是他始料未及的。

二、平易近人,礼贤下士。

李孝恭虽然贵为王室宗亲,但他为人谦恭,平等待人,与士卒同甘共苦。在平定萧铣之战中,唐高祖安排李靖任李孝恭的行军长史,实际上将剿灭萧铣的军政指挥大权交给李靖来担负。这一安排具有较大风险,稍有不慎,就会引起主帅与长史争权,难能可贵的是李孝恭宽宏大量,李靖谦让,两人都不贪权争功,所以同心同德,配合默契。平定江南后,李孝恭声名甚盛,但他能宽恕退让,没有骄矜自伐之色。因而,唐太宗待他也较宗室诸王亲近,无人能比。

三、居安思危,善始善终。

李孝恭居功不骄,宠辱不惊,对爵位、官职、财产看得很轻。他深知自己功高望重,容易受到猜忌,引起祸端,所以就纵情游宴,后房有歌姬舞女多达百余人,企图借饮宴歌舞,以表示自己无争夺名位之心。他对住地京城高祖赐予的豪华宅第,常心中不安,曾对亲人说:“我所居住的宅第壮丽非凡,但这本不是我内心所追求的东西。我想把它卖掉,另建一座简易朴实的宅第,大致够用就行了。我死以后,儿子们如果有才干的话,自然可以另立功业,守住这样的产业也就够了,如果无才败家,他人也不会算计这普通宅第。”

注1.《旧唐书 李孝恭传》:孝恭举止自若,徐谕之曰:“祸福无门,唯人所召。自顾无负于物,诸公何见忧之深!公祏恶积祸盈,今承庙算以致讨,碗中之血,乃公祏授首之后征。”遂尽饮而罢。时人服其识度而能安众。

注2.《新唐书 卷七十八 列传第三》:尝谓人曰:“吾所居颇壮丽,非吾心也。当别营一区,令粗足充事而已。吾殁后,子也才,易以守;不才,不为他人所利。”

注3.《新唐书 卷七十八 列传第三》:徇巴蜀,下三十余州。进击朱粲,破之,俘其众,诸将曰:“粲徒食人,挚贼也,请坑之。”孝恭曰:“不然,今列城皆吾寇,若获之则杀,后渠有降者乎?”悉纵之。繇是腾檄所至辄下。

注4.《旧唐书 李孝恭传》:武德二年,授信州总管,承制拜假。萧铣据江陵,孝恭献平铣之策,高祖嘉纳之。三年,进爵为王。

注5.《旧唐书 李孝恭传》:孝恭曰:“不然,萧铣伪境,南极岭外,东至洞庭。若攻城未拔,援兵复到,我则内外受敌,进退不可,虽有舟楫,何所用之?今铣缘江州镇忽见船舸乱下,必知铣败,未敢进兵,来去觇伺,动淹旬月,用缓其救,克之必矣。”铣救兵至巴陵,见船被江而下,果狐疑不敢轻进。

注6.《新唐书 卷七十八 列传第三》:欲以威重夸远俗,乃筑第石头城,陈庐徼自卫。或诬其反,召还,颇为宪司镌诘,既无状,赦为宗正卿。

注7.《新唐书 卷七十八 列传第三》:帝哭之恸,赠司空、扬州都督及谥,陪葬献陵。

注8.《新唐书 卷七十八 列传第三》:崇义嗣王,降封谯国公,历蒲、同二州刺史、益州都督府长史,有威名。终宗正卿。

 

主要参考文献:

刘昫等,《旧唐书》,后晋

吴兢,《贞观政要》,唐

欧阳脩等,《新唐书》,宋

司马光等编,《资治通鉴》,宋

董诰等编,《全唐文》,清

王寿男,《隋唐史》,现代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