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10500年的古文明秘密(组图)


公元前10500年是一个神秘的年份。在埃及、柬埔寨的古代遗迹中,特别是重要的宫殿、建筑中都处处透露出有关这个年份的信息。在埃及和柬埔寨人心目中,天空都是神圣的,他们力图令自己的建筑与天上的星座相呼应,成为“天空之镜”。


金字塔连起来看,便可发现,它们与猎户座刚好对称。(网络图片)

埃及的金字塔一向都被认为是法老王的墓地,事实果真是这样吗?当我们来到安放皇后棺材的最大的“墓室”时,可以看到一个方形的洞,一直穿向远处。经计算发现,通过这个洞的细长隧道直指天上的天狼星。而天狼星在埃及神话中是代表诸神的母亲。另外,将三个主要的金字塔连起来看,便可发现,它们与猎户座刚好对称。猎户座在神话中也是一个最为重要的神——相传法王便是猎户座的儿子,死后会回到天上与诸神相会。由此可以推测,金字塔并不是坟墓,至少不仅仅是坟墓,它们极有可能是法老王在地下学习,为以后升天作的准备……


吴哥神殿。(网络图片)

比起埃及的文明,东南亚的柬埔寨的历史就显得没有那么远古。而在吴哥的神殿中,却有着世界上最古老的、最长的石刻画,里面记载了一个传说:一群善良的神与一群邪恶的神在合力搅动一支“巨棒”,从而令“银河海洋”不断转动。众所周知,从地球上看,所有的星座都在围绕地轴转动,假设速度变快,明显地,地轴并不是垂直的,而是像陀螺一样有一定的倾斜度。这个巨型的“陀螺”每个周期为25920年,即每72年转一度,每54年转四分三度,这就是著名的进动定理。在这个建筑中到处可见这些有关“进动系数”。如整个建筑的中轴线偏离正北四分三度,这意味着建筑上的人可以提早三天预见到冬至的到来。

最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整个柬埔寨的古建筑对应着天龙座。但星座是不断移动的,按实际建筑年代看,当年应该看不到天龙座。而用计算机推算出,天龙座出现在天空最低点的年代恰好是公元前10500年。


吴哥窟是天龙星座的翻版。(网络图片)

吴哥金字塔建筑型为“曼陀罗”(图中带方的图形)。有人曾说:吴哥窟是天龙星座的翻版,将天龙星座的星体连成一线,在将至少15个吴哥主要金字塔状四秒相连,两者的线条走位实在太过相似。这般复杂又细密的近似形态,若说这是侥幸,那也未免太神奇了。当天龙星座和吴哥寺庙皆朝向北面时,天龙星座不但坐落于吴哥正上方,就连星体之间的距离也几乎和地面相对应点间的距离完全相同。而在了解到当时所使用的并非详细的星座照片,而是人工所绘制的地图时,更会感到确实相当精确。

在加入了时间因素之后,整个天地对照形态更为一目了然:一边是吴哥——天龙星座,另一边则是金字塔——猎户星座,二着皆出现完美的对应。并在公元前10500年春分日出时刻隔着子午线遥遥相对。就在这一刻,观察者可以发现已于东方高挂的狮子星座与人面狮身像,恰呈现在同一方位。

猎户星座和天龙星座,二者因为岁差运动的关系,有如跷跷板的两端呈现一上一下的相对位置。电脑模拟告诉我们,两个星座的反向运动位为等速。当天龙星座达最底点时,猎户星座正好位于最高点,接着二者又开始分别稳定上升与下降。其各自上(或下降)一次损耗时将近13000年,如此永久休止地循环下去。

更奇妙的是,吴哥和埃及基沙金字塔分别成功捕捉到位于最高点的天龙星座和位于最底点的猎户星座——正好是半个循环的结束点。我们也知道当时正好是公元前10500的春分清晨。

自公元前10500年至今,两个星座又已历经了完整的半个循环。现在的天龙星座正接近它的最底点,而猎户星座则接近它的最高点。也就是说天龙星座与猎户星座又准备开始反转运动了。

埃及金字塔与吴哥金字塔的相似点:

天:模仿同一时期的天空(公元前10500年)。

地:透过玄妙的天文线索彼此相关。

时间:以后慢的岁差循环运动衡量。

灵魂:万物归一,寻求永生。

吴哥壁雕传说中的魔与神可以对照埃及的“荷罗斯神“和”塞特神“。猎户星座/欧西里斯传说与古埃及的男女狮神神话。(全都与时间循环有关)

我们将视线重新投向埃及,在这里除了金字塔外还有另一世界奇迹——狮身人面像。如果说金字塔是“墓室”,那狮身人面又有什么用呢?为什么是“狮”而不是其它动物?我们相信这也与天文现象有关。我们试将星象图重置于公元前10500年,发现出现在地平线上的刚好是狮子座,并正对着狮子像的眼睛。两个外貌相差十万八千里、时间上也相差上千年的建筑,却同样指向10500年的星座。

公元前10500年,的确是一个神秘的年份。在古老国度中,北有柬埔寨吴哥殿正对天龙座,南有埃及的狮身人面正对狮子座,东有金字塔正对猎户座,以此类推,西面也必定有着同样的古迹。

据日本的那国岛研究表明,海底的确有一座神秘的城市,共有六层楼高,其底边长与金字塔一样。城市朝南而建,中有一条六七十米的窄道自西向东伸延,两个巨大的柱敦,似乎刚好能放下英国巨石阵的石柱。如此看来,整个地球上有许多古迹似乎都与天文现象有着密切关联。

在埃及金字塔中,进入到最隐蔽的石室中,便可发现这里刻划着法老胡夫的名字,这是整座金字塔中唯一有胡夫名字的地方,这也是“金字塔不是墓室”推论的重要证明。但尽管如此,它还是有其独特之处,这一石室所在的金字塔刚好建在北纬30度,中轴对准了正北。埃及人以灵魂学、天文学、数学结合在此埋藏着不死的契机。石棺以100块砖彻成,长宽比为2:1(长为20尺,宽为10尺),斜面的三角形也符合“黄金分割”,而“黄金分割”定理却在此后的上百年才由希腊科学家发现。

明显地,埃及人民在此之前已经有这一概念。 墨西哥尤卡坦岛上的方顶塔,在正东、南、西、北各有一条楼梯,每条有91级,四条合共同364级,再加顶点的一级,共365级,正好是一个太阳年周期。夏至和冬至两天在东、西两条轴线上便可看到日出。建造它的玛雅人的日历比今天的还要精确,它甚至可以推算出1000年后——1991年的日食现象。

在150年前,在方尖塔上每年都有两天可以看到太阳出现在头顶。如果用一种特别的计量单位测量便发现,整座塔的体积刚好是地球的十万分之一。专家认为,古人以线代表平面,平面代表空间,空间则代表了时间(公转时间)。


秘鲁巨型石图。(网络图片)

在秘鲁,有着令无数科学家难以解释的巨型石图。它的全貌只能从飞机上才能看清,然而在数千年前兴建时,根本没有这样的交通工具,这样连绵数千万平方米的图形究竟有何用处呢?有人说是外星人兴建用作“降落跑道”,也有人说是古人求雨的用具。根据分析,我们发现其中的巨型蜘蛛竟是记载猎户座长期以来的运行轨道。

七大洲中最后来到欧洲,这里到处可见有着5000年历史的圆石阵,而且每个都有与天文学有着密切关系。排成圆形的石阵,前面一块有一个看似无意之作的缺口与后面的石柱刚好形成一个小窗口,每年最长的日子透过这个窗口便可以看到日出。

而且每隔19年月亮下山时便会落在圆石阵的正中央。其中的巨石阵是一个著名的圆石阵,在四个方向上各有一个观星点,南北向的两个观星点所形成的直道也是可以看到一万年前的月亮降落。

英格兰尤菲顿的白马像和秘鲁的巨型蜘蛛一样也是记载星座轨迹——5000年前的金牛座,牛头正对马头,牛角则在尤菲顿山上缓缓升起。传说在一万到一万三千年前在法国的卡纳有一个古国,冰河时期被水淹没,在同一地点的小岛上的圆石阵可以证明这一传说。

那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圆石阵,其形状蕴藏着地球的圆周、经纬等数据。岛上的锥形土墓下有一个石室,墙壁上刻划着奇怪的图案,那是代表着冬至当天的日出轨迹,因为古人相信在冬至这天时空将出现裂痕,亡灵可以由此过渡至圣山。

墨西哥的拉维达,3500年前奥梅克人在这里孕育了灿烂的文化,这种文化与整个美洲文化紧密联系。那里遍布石像,有的甚至重达60吨。按一向的常识,美洲人应该是由冰河时期从白令海峡过来的亚洲人的后裔,但这里的石像却是明显的是非洲人,并且多是坐着小船四处漂流的留大胡子的神,带羽毛的蛇也经常出现。

因为相传是飞蛇将建筑术带到中美洲。那么究竟是哪个失落的民族将他们的文明向世界各地撒播,令各地都有着相似的建筑、相似的天文意念?太平洋复活节岛上的石像是解开这个迷的关键。这里的布局与其它地方一样,记载着日出与星象在11000—13000年前的位置。

太平洋的庞柏拉岛上有一个古庙“南马杜”,相传是两兄弟看到海底之城后建造的,四条巨柱对准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在世界上各式各样的文明当中,有600多个曾记载着同样的神话:一次特大洪水令世上一切文明毁灭,只有航海家幸存下来,他们乘坐船只流浪到世界各地,也将先进的文化带到各地……

埃及的吉萨、柬埔寨吴哥、庞柏拉、复活岛这四个地方绝非随意选择,根据前面提及到的“岁进”——所有的星象每72年转一度,而吉萨与吴哥刚好相差72度,庞柏拉与吴哥还有复活岛则相差144度,而且三个地方都有“世界中心”之称。

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些地方都是古人观测天象的网络站。而且古人明显已经测量过地球的大小,并以一定的比例尺寸重现在建筑中。牛顿在十八世纪测量地球体积时,参考了埃及人的方法,用金字塔的影子去估算,而这种办法很可能在上千载前就被发现和应用。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