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离骚〉的全文翻译(中)(图)

2017-02-03 00:20 作者: 乙欣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屈原无奈生不逢时,君主无法体察他的心意,因而致使他无法实践理想。(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接续〈屈原〈离骚〉的全文翻译(上)〉一文。

原文:

悔相道之不察兮,延伫乎吾将反。回朕车以复路兮,及行迷之未远。步余马于兰皋兮,驰椒丘且焉止息。进不入以离尤兮,退将复脩吾初服。制芰荷以为衣兮,雧芙蓉以为裳。不吾知其亦已兮,苟余情其信芳。高余冠之岌岌兮,长余佩之陆离。芳与泽其杂糅兮,唯昭质其犹未亏。忽反顾以游目兮,将往观乎四荒。佩缤纷其繁饰兮,芳菲菲其弥章。民生各有所乐兮,余独好脩以为常。虽体解吾犹未变兮,岂余心之可惩。女嬃之婵媛兮,申申其詈予。曰:“鮌婞直以亡身兮,终然殀乎羽之野。汝何博謇而好脩兮,纷独有此姱节。薋菉葹以盈室兮,判独离而不服。众不可户说兮,孰云察余之中情。世并举而好朋兮,夫何茕独而不予听?”

译:

我后悔看路不曾观察清楚,延迟伫立后我又回过头来。

调转我的车子以重返原路,趁着行走在迷途上未远之际。

驾着我的马行走在长有兰草的水陆边,奔驰到长着椒木的山丘上才暂且歇息。

进仕入了朝廷却未受君主接纳,反而遭受怨咎,就退了回来,将我当初的旧服重新修饰。

我剪裁菱叶来做衣服,聚集芙蓉来做下身的衣裙。

不知道我也就罢了,假使我的情怀可靠芳馥馨香。

将我的帽子加得高高的,将我的佩带加得长长的。

芬芳与污垢会交错混杂,光明的质素仍是不会亏损。

我忽然回顾以放眼远眺,我将观望遥远的四方。

我佩戴着缤纷的繁华饰物,芳香的气味更加散漫开来。

人的天性本就各有喜好,我只是爱好修饰品德经久不变。

即使我的身体遭到肢解,我仍然不会改变,难道我的心得要警戒。

姊姊对我甚关切,反复不休地责骂着。

她说:“鲧凶狠刚强而失去自身,最终夭折于羽山荒野。

你何必博取謇谔而爱好修饰,众人中独你有着此美好节操。

聚集普通绿草充盈满屋室,你却分辨开来而不肯佩带。

众人不可能挨家挨户说明,谁会说要来探查藏于心中的思想情感。

世人彼此推举且喜好成群结伙,你何必孤独无依而不肯听劝呢?”

 

原文:

依前圣以节中兮,喟凭心而历玆。济沅湘以南征兮,就重华而敶词:启《九辩》与《九歌》兮,夏康娱以自纵。不顾难以图后兮,五子用失乎家巷。羿淫游以佚畋兮,又好射夫封狐。固乱流其鲜终兮,浞又贪夫厥家。浇身被服强圉兮,纵欲而不忍。日康娱而自忘兮,厥首用夫颠陨。夏桀之常违兮,乃遂焉而逢殃。后辛之菹醢兮,殷宗用而不长。汤禹俨而祗敬兮,周论道而莫差。举贤而授能兮,循绳墨而不颇。皇天无私阿兮,览民德焉错辅。夫维圣哲以茂行兮,苟得用此下土。瞻前而顾后兮,相观民之计极。夫孰非义而可用兮,孰非善而可服。阽余身而危死兮,览余初其犹未悔。不量凿而正枘兮,固前脩以菹醢。曾歔欷余郁邑兮,哀朕时之不当。揽茹蕙以掩涕兮,沾余襟之浪浪。

译:

我遵循先圣来节制内在,感叹愤懑至今无法平息。

我渡过沅水与湘水以抵达南方,我要向重华(虞舜)陈述我的心声。

夏启从上天那儿得到了《九辩》与《九歌》,他却寻欢作乐,恣意放纵。

不顾危难也不考虑将来,因此五观(武观)得以酿成内乱。

后羿沉迷游猎,放荡于打猎中,且喜好射杀大狐狸。

原本淫乱之徒就鲜少善结,像寒浞就夺取了后羿的妻子。

寒浇自恃强武有力,纵欲而不加抑制。

日日丰足地作乐而忘却自身,他的头最终坠落。

夏桀违背常规,于是最终遭逢祸秧。

殷纣王那将人杀害后剁成肉酱的酷刑,殷朝施行了,朝代却也为时不久。

汤禹的态度严肃而恭敬,周代的文、武王讲究道理,正确而不出偏差。

他们选拔贤能且任命有才能之人,遵循规矩法则而没有偏颇。

上天公正无私啊!眺望有德者而给予辅助。

只有古代圣哲的高超才德,才能够享有天下。

缜密的前后瞻望,彼此审视为人最根本的方法。

一般人哪里会有不义之事可施行,哪里有不善之事可承担。

我面临危险正濒临死亡,看顾我最初志向依然不会后悔。

不度量凿眼就削正榫头,所以前代贤人遭到菹醢的酷刑。

这令人愈加歔欷,郁闷忧愁啊!哀叹我时运不当啊!

我揽着柔软的蕙草来遮掩涕泣,无法止息的热泪沾湿了我的衣襟。

 

原文:

跪敷衽以陈辞兮,耿吾既得此中正;驷玉虬以椉鹥兮,溘埃风余上征。朝发轫于苍梧兮,夕余至乎县圃;欲少留此灵琐兮,日忽忽其将暮。吾令羲和弭节兮,望崦嵫而勿迫。路曼曼其脩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饮余马于咸池兮,总余辔乎扶桑。折若木以拂日兮,聊逍遥以相羊。前望舒使先驱兮,后飞廉使奔属。鸾皇为余先戒兮,雷师告余以未具。吾令凤鸟飞腾兮,继之以日夜。飘风屯其相离兮,帅云霓而来御。纷緫緫其离合兮,斑陆离其上下。吾令帝阍开关兮,倚阊合而望予。时暧暧其将罢兮,结幽兰而延伫。世溷浊而不分兮,好蔽美而嫉妒。

译:

铺展衣襟跪着来诉说啊!我既然获得正道,内心已感到明亮。

驾着玉虬以乘凤,掩乘着埃风,我朝天上飞行。

早晨从苍梧出发,傍晚我就到达了昆仑山顶。

我本来想在灵琐稍作停留,时间很快就要日落黄昏了。

我命令羲和停鞭缓行啊!朝向崦嵫山但切勿迫近。

路漫漫且长又远,我将上至天庭下至人间寻求理想。

我让马匹在咸池饮水,把我的缰绳系结在扶桑树上。

我折下若木以遮挡太阳,暂且不受拘束的漫游。

让前方的望舒为先驱啊!让飞廉在后方奔随。

鸾与凰为我在前方戒备,雷公告诉我尚未备妥。

我命令凤鸟向上飞翔,日以继夜不停歇。

分离的旋转风彼此拢附聚集,率领云霓来驾驭。

聚集的云霓忽分忽合,斑斓色彩参差分散的上下变化。

我命令守天门人打开关闭之门,他却倚靠天门望着我。

时日已昏暗不明,人将要疲乏了,我勾结着生长在幽谷的兰花而久立。

世道混浊而明暗善恶不分,人们喜爱遮蔽美好德行而妒嫉着。

 

原文:

朝吾将济于白水兮,登阆风而緤马。忽反顾以流涕兮,哀高丘之无女。溘吾游此春宫兮,折琼枝以继佩。及荣华之未落兮,相下女之可诒。吾令丰隆椉云兮,求宓妃之所在。解佩纕以结言兮,吾令蹇脩以为理。纷緫緫其离合兮,忽纬繣其难迁。夕归次于穷石兮,朝濯发乎洧盘。保厥美以骄傲兮,日康娱以淫游。虽信美而无礼兮,来违弃而改求。览相观于四极兮,周流乎天余乃下。望瑶台之偃蹇兮,见有娀之佚女。吾令鸩为媒兮,鸩告余以不好。雄鸠之鸣逝兮,余犹恶其佻巧。心犹豫而狐疑兮,欲自适而不可。凤皇既受诒兮,恐高辛之先我。欲远集而无所止兮,聊浮游以逍遥。及少康之未家兮,留有虞之二姚。理弱而媒拙兮,恐导言之不固。世溷浊而嫉贤兮,好蔽美而称恶。闺中既以邃远兮,哲王又不寤。怀朕情而不发兮,余焉能忍与此终古。

译:

早晨我将要渡过白水河,登阆风山来捆系马匹。

忽然回顾却悲伤落泪,哀悯高耸土丘没有美好女子。

倏忽间我游至东方春神的宫殿,折下玉树枝来承续配饰。

趁着枝上的花儿尚未凋落,挑寻能够赠与的人间美女。

我命令云神乘驾云儿,找寻宓妃之所在。

解开佩带以束结书信,我命令蹇脩来为媒。

聚集的云霓忽分忽合,瞬间乖戾不合难以更换。

晚上宓妃回到穷石,早上到洧盘水洗涤头发。

仗恃她的貌美而骄傲,整天沉迷于寻欢作乐中。

她虽然确实美丽却无礼,我要来离弃她并另外找寻。

向四方极尽处观望,遍及各地后我才从天而降。

我遥望高耸的瑶台啊!见到了有娀氏的美女。

我命令鸠鸟为媒,鸠鸟却告诉我说那个美女不好。

雄鸠的鸣叫逝去,我依旧憎恶它的轻佻取巧。

内心犹豫而狐疑啊!想要自行前往却又不可能。

凤凰既然接受了聘礼,恐怕高辛(帝喾)将先于我。

想到远方栖息却没有地方居住,姑且逍遥漫游。

趁少康尚未成家,还留著有虞氏的两个女儿。

媒人能力差又笨拙,恐怕传递的话语不稳固。

世间混浊而妒嫉贤者啊!喜爱遮蔽美好德行而赞颂恶事。

闺中女子既然深远的无法接近,贤明的君主又不醒悟。

我满怀着情感而不外露,我岂能长久忍耐下去!

(待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