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离骚〉的全文翻译(下)(图)

2017-02-04 00:30 作者: 乙欣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屈原在〈离骚〉中感叹,世人与国君皆无道,使得他无法创制美德善政。(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接续〈屈原〈离骚〉的全文翻译(中)〉一文。

原文:

索藑茅以筳篿兮,命灵氛为余占之。曰:“两美其必合兮,孰信脩而慕之?恖九州之博大兮,岂唯是其有女?”曰:“勉远逝而无狐疑兮,孰求美而释女?何所独无芳草兮,尔何怀乎故宇?世幽昧以昡曜兮,孰云察余之善恶。民好恶其不同兮,惟此党人其独异。户服艾以盈要兮,谓幽兰其不可佩。览察草木其犹未得兮,岂珵美之能当?苏粪壤以充帏兮,谓申椒其不芳!”

译:

我找来了可以占卜的灵草与小竹枝,请灵氛为我占卜。

说“双方美好必定能结合,看谁真正好修而会爱慕他,

想天下如此之广大,难道只有此地才有女子吗?”

说:“勉励你远离而切莫狐疑啊!难道求得美人者会舍弃你吗?”

什么地方单单没有芳草啊!你为何怀念昔日的故居?

世间阴暗欺惑了人啊!谁能明辨我们是善是恶。

人民的好恶本来就不同啊!只是这群朋比为奸之人更怪异。

人人都穿戴艾草,充盈满腰,说幽谷兰花不可以配戴。

观看、考核草木都还没有所获,难道对美玉就能做出适当评断?

取污秽之土填塞香囊,却说申地之椒没有芳香!

 

原文:

欲从灵氛之吉占兮,心犹豫而狐疑。巫咸将夕降兮,怀椒糈而要之。百神翳其备降兮,九疑缤其并迎。皇剡剡其扬灵兮,告余以吉故。曰:“勉升降以上下兮,求榘矱之所同。汤禹严而求合兮,挚咎繇而能调。苟中情其好脩兮,又何必用夫行媒。说操筑于傅岩兮,武丁用而不疑。吕望之鼓刀兮,遭周文而得举。甯戚之讴歌兮,齐桓闻以该辅。及年岁之未晏兮,时亦犹其未央。恐鹈鴂之先鸣兮,使夫百草为之不芳!”何琼佩之偃蹇兮,众薆然而蔽之。惟此党人之不谅兮,恐嫉妒而折之。时缤纷其变易兮,又何可以淹留。兰芷变而不芳兮,荃蕙化而为茅。何昔日之芳草兮,今直为此萧艾也。岂其有他故兮,莫好脩之害也。余以兰为可恃兮,羌无实而容长。委厥美以从俗兮,苟得列乎众芳。椒专佞以慢慆兮,樧又欲充夫佩帏。既干进而务入兮,又何芳之能祗。固时俗之流从兮,又孰能无变化。览椒兰其若玆兮,又况揭车与江离。惟玆佩之可贵兮,委厥美而历玆。芳菲菲而难亏兮,芬至今犹未沬。和调度以自娱兮,聊浮游而求女。及余饰之方壮兮,周流观乎上下。

译:

想要听从灵氛的吉祥的卜兆,内心却犹豫而狐疑。

听说神巫将于夜晚降临,我怀揣着香椒精米来邀约他。

众神灵遮天蔽日从上齐降,九疑山的众神一同迎接。

他们显现神灵的辉煌显赫,告诉我吉善之事。

说:“应勤奋上天下地啊!以寻求法度准则相合的同道。

汤、禹严肃端正而寻求志同道合之人,而得到伊尹、咎繇的协调与配合。

假使内心喜好美善,又何必需要媒人呢?

傅说持着擣土的木杵在傅岩筑城,武丁任用他而不猜疑。

姜太公曾操刀屠宰牲畜,遇上周文王而得到重用。

甯戚喂牛时扣击牛角而歌唱,齐桓公听到后,任命他为辅佐臣子。

趁着年岁未晚,时机亦犹未止尽。

只恐怕杜鹃提前鸣叫,使得百草因此不再芬芳。”

为何这样杰出的美玉,众人却掩蔽它。

想到这群奸小没有体察,恐怕是因妒嫉而毁损了它。

时事纷乱且变更无常,又有什么可以久留的。

兰芷转变得不再芳香,荃蕙变成了茅。

为何昔日的芳草,如今竟然成为萧、艾这样的杂草呢?

难道有其他的原由吗?这是不爱好洗涤所造成的祸患啊!

我以为兰草是最可靠的啊!却是徒有优秀外在而不实。

放弃善美以跟随世俗啊!不得当地排列入群芳中。

花椒专横善奉承又骄傲,茱萸又想要充当香草填装于香囊内。

他们既然如此谋取追求,又有什么能敬重的美好芳芬。

本来世俗风气即为随波逐流,又有谁能够没有变化。

看到花椒与兰草变成如此,又何况是揭车与江离呢?

唯有我的配饰可贵啊!持聚着善美直至现今。

花草的芳香难以减损啊!香气至今犹未消失。

我和谐地安排配置以自娱啊!姑且四处漫游来寻求女子。

趁我的配饰正盛美时,我要周游遍地,上天下地探查。

 

原文

灵氛既告余以吉占兮,历吉日乎吾将行。折琼枝以为羞兮,精琼爢以为粻。为余驾飞龙兮,杂瑶象以为车。何离心之可同兮,吾将远逝以自疏。邅吾道夫昆仑兮,路脩远以周流。扬云霓之晻蔼兮,鸣玉鸾之啾啾。朝发轫于天津兮,夕余至乎西极。凤皇翼其承旗兮,高翱翔之翼翼。忽吾行此流沙兮,遵赤水而容与。麾蛟龙使梁津兮,诏西皇使涉予。路脩远以多艰兮,腾众车使径待。路不周以左转兮,指西海以为期。屯余车其千乘兮,齐玉轪(附注2)而并驰。驾八龙之婉婉兮,载云旗之委蛇。抑志而弭节兮,神高驰之邈邈。奏〈九歌〉而舞〈韶〉兮,聊假日以媮乐。陟升皇之赫戏兮,忽临睨夫旧乡。仆夫悲余马怀兮,蜷局顾而不行。乱曰(附注3):已矣哉,国无人莫我知兮,又何怀乎故都?既莫足与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

灵氛既然告诉我已经卜得吉祥之兆,挑选个吉日我将要前往了。

摘折玉枝作为珍馐,凿碎玉石作为粮食。

为我驾驭飞龙啊!车上饰有美玉与象牙。

为何心志相违却可以聚合啊!我要自动离开以远逝。

转移我的路程前往昆仑啊!道路长远能周游各地。

飘扬的云霓掩蔽日光啊!系在车上的铃铛发出鸣响。

早晨从银河的渡口出发,傍晚我就到达了西方的极尽处。

凤凰展翅负载着旌旗,在空中高飞翱翔。

突然间我来到这个流沙之地,依循着赤水行走而犹豫不决着。

指挥蛟龙以役使他在渡口上搭架成桥,诏令西皇以差遣他来渡我。

路途遥远艰险多,驱使众车以差遣他们在道路上等待。

经过不周山再向左转,朝向西海,将它定为约定的目的地。

汇聚我数千辆的车子啊!对齐车轮并排疾行。

驾车而飞的八龙曲折蜿蜒地驰行,负载的云旗随风卷曲招展。

压抑志向而停车缓行,高昂的心神飞驰得遥远。

演奏着〈九歌〉而跳起〈韶〉之乐曲,暂时藉着大好时光求得欢愉。

皇天高登得如此光耀辉煌啊!忽然自居高处往下看到了我往昔的故乡。

驾驭马车的仆役感伤着,我的马儿也在感伤着,弯缩着身子回望而不肯前行。

尾声:罢了!

国内没有人了解我啊!又何必想念昔日国都?

既然不能够行美德善政,我将跟随彭咸前往至适当的位置。

附注2:轪,意指车轮或为车毂上圆环形的管状冒盖,或为六角形,亦称为“輨”。

附注3:古代乐曲的尾声,即最后合奏部分称为“乱”。因乐曲卒章,众音会集,故名曰“乱”,此为通常之解释。亦称诗赋或歌辞之卒章曰“乱”。此段“乱”之解释,皆引自“中华百科全书・典藏版”网页。

 

参考资料

一、书籍

屈原著﹔黄寿祺、梅桐生《楚辞》(台北:台湾书房,2008)

徐建华、金舒年译注﹔金开诚审阅《中国名著选译丛书15楚辞》(台北:锦绣,1993)

姜涛編著《中国文学欣赏精选集・第二册楚辞》(台北市:庄严,1992)

二、网页

离骚〉、《史记》、《楚辞章句》“《钦定四库全书》版本”(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乱曰〉(中华百科全书・典藏版)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